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散文朗诵《一生一信》

一生一信

      李娟/文   磊明/诵

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有一位白发的老婆婆,八九十岁了,她每天清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家门前,向着山下崎岖的小路张望着,等待着……只有村里人知道,她是在等丈夫回家,一等就是七十多年。

她的丈夫叫杨才连,他们结婚刚刚三天,他就参加红军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他走时,拉着她的手说,战争时期,通讯不便,要是有人说我死了,你不要相信,等着我,等我回来。

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情深意重。他临走,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去山下的县城买了一面镜子给妻子,也用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那面镜子,照见她年轻时的模样,如山上的桃花一样娇艳美丽。他身着戎装,戴着军帽,英姿飒爽。

以后的几十年,这面镜子,就成了她唯一的念想。她每天对着早已锈迹斑斑的镜子,洗漱打扮,梳理那一头乌黑的秀发。长发为君留,可是,他走了几十年,音讯全无。似水流年里,镜中照见的,还是他一身威武的戎装,俊朗的脸庞。然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镜子里的人却一天天的老了,花样容颜,在光阴的河流中,渐渐的枯萎、憔悴、凋零。

从青草到飞雪,从春花到秋霜,光阴是一把最无情的利剑,让多少青丝化为暮雪,让一对深深爱着的有情人,生死离散。

思君令人老,在无边无际的思念里,她的发如雪,鬓如霜。她孤独地守着一座老屋,守着几亩薄田,守着贫寒的家,也守着他们一生的诺言。

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部队的首长辗转千里,寻找到了这座小山村,找到了她,带给她的是杨才连烈士的烈士证书。

在破旧的小屋里,坐在小凳上的老人神情端然。因为她不识字,部队的首长念给她听,上面写着,杨才连同志于一九三五年在某场战役中壮烈牺牲,以身殉国。原来,她苦苦等了几十年的丈夫,早已战死疆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她听着,用一双苍老的手,一遍遍抚摸着烈士证书上的字迹,几乎抚摸着他英俊的脸庞。她并不哭,神情安然,回答道,他没有死。他说过:“要是有人告诉你,我死了,不要相信……”只因为,他是她的丈夫,谁的话都不可信,只有他的话,她信。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任岁月变迁,沧海桑田,只有他的话,是亘古不变的誓言。

在电视上,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忍不住潸然泪下。

原来,尘世间只有朴素真挚的情感,最是动人心魄。

想起少年时,读路遥的小说《人生》,书中有位白胡子的德顺爷爷,会唱一曲曲苍凉缠绵的信天游“只要和我那妹妹搭对对,铡刀剁头也不后悔”。德顺爷爷讲起他年轻时爱过的女子,那个女子已死了几十年了,他却说:“我死不了,她就活着,她一辈子都揣在我心里。”

是的,白发婆婆的心里也一辈子揣着他,她活着,他就永远活着。她还说:“我们俩人是同心,因为革命而同心。”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她用一颗炙热的心,将寒冷的尘世捂热。她为真情,守候了长长的一生,九十五岁时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去天上和他团聚了。

我忽然明白,有一种爱情,能超越时空与生死。

有一种爱情,是一生一信,也是天上人间。

搜索建议:散文朗诵《一生一信》  一信  一信词条  朗诵  朗诵词条  散文  散文词条  一生  一生词条  
真情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就发生在我的身边,发生在与我一起玩到大的伙伴身上,我们来自西部一个贫瘠的小县城。现在我想讲讲他的故事,一个关于伟大母爱的故事。我清楚地记得,...(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