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情最怕三个字

  他和她相恋,成为公司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她的甜美,他的俊朗,所谓金童玉女,也不过如此吧? 

  喜欢她的人很多,不能如愿征服美人,他们只好送去祝福。有一个人却不,他是他们的上司,不明白凭自己雄厚的经济实力,怎么会输给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

  于是,上司约了他吃饭,以工作的名义。席间,上司装作无意中说,她人挺好,只是有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那就是每逢周六都会急匆匆出城,好像是去赴什么约会。不信,你试试,如果周六约她出来玩,一定会被拒绝。 

  他本来不相信上司的话,却抱着好玩的态度,拨通了电话:“朋友给了我两张电影票,周六我们一起去看吧。” 

  “周六?对不起,我没时间啊。”她的声音那么清晰,却字字如刀,不经意间就扎痛了他的心。 

  “真不巧。”他尴尬地对上司笑笑,端起桌上的酒,一连饮了好几杯。 

  又一个周末,他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早早跑来找她:“我想吃你做的红烧肉了,明天我买菜去你家,可以吗?”她伸出手,刮了一下他的额头:“馋猫!明天我还有事呢,周日你来吧!” 

  他的神色一变:“又有什么事?搞得那么神秘!”她笑笑,没说话,低头继续整理手里的文件。 

  那夜,他辗转难眠,终于想出一个办法:跟踪她。 

  上午9点,看到她出门。知道她母亲在家,他故意拨打家里的座机找她。“最近,她每个周六都要加班,你们在一个公司,难道不知道吗?”她的母亲语气里有几分惊讶。 

  “哦,我忘了。”挂断电话,他的心里开始下雨。 

  兜兜转转,她换了好几趟公交车,终于来到郊外的一幢房子前,轻轻按响门铃。一位年轻男子来开门,她匆匆进去。门,无声无息掩住。等待的过程,漫长而煎熬。良久,她终于出来,男子送,直到公交站牌下。车来了,他们轻轻拥抱了一下,他抬手,好像在为她拭泪,难舍难分。 

  他强忍怒火回到家中,正想着如何向她摊牌,她的电话却抢先打了过来:“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公司里有个女孩追他已经好久,闪电般,他和那个女孩结了婚。给同事发请柬时,她眼中那一抹不易觉察的悲伤,让他的心痛了一下,却又有着报复的小小快感。 

  多年后,他们早已离开原来的公司,多少恩怨,尽付风雨中。一次偶然,遇到从前的上司,他坏笑着对他说:“你小子真没福气,居然弄丢了那么好的她。可惜呀,我也没福气……” 

  他听出有些不对劲,追着问,醉酒的前上司终于吐出实情: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她每周去郊外,都是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她之所以对母亲撒谎,是怕老人家伤心。而那个年轻男子,其实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辗转要来她的电话,追着问:“当年,我们那样相爱,你究竟为什么那样绝情?”她沉吟良久,答:“那时,我早已从你的目光中,读出了三个字:不信任。对我来说,它是唯一能够打败爱情的武器……” 

  那晚,他醉得一塌糊涂。夜半,摇摇晃晃归去,一向儒雅的他,用力擂着防盗门,地动山摇一般,妻子慌忙开门,用十分怀疑的语气问:“这么晚,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他甩掉鞋子,走进卫生间,大声答道:“你应该信任我,必须……”抬起头来,他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搜索建议:爱情最怕三个字  三个字  三个字词条  爱情  爱情词条  爱情最怕三个字词条  
真情

 爹卖房,儿买房

为了在省城购置一套新房,我和未婚妻玉兰四下筹钱。借尽了所有朋友的钱,距首付款仍差一大截。玉兰说,找你爹吧,你老家不是有粮食、果树吗?找爹想想办法。我说就是把爹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