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最心酸的话:奶奶说“活一回啊,没意思”

作者:张兆杰

活了一回啊,没意思。

1,说话的人是我的奶奶

她现在仍然瘫在床上,八十多了,如果她去世,我会为她开心的,开心到流泪。

十几个孙子孙女里面,奶奶一视同仁,不过我从小机灵懂事,所以对我有些偏爱,常爱给我讲她过去的事情,她一生过的并不轰轰烈烈,尽是些琐碎,然而这却是一个老人的一生。

2,奶奶年轻时是当地有名的李家三小姐,家里开银楼,端庄貌美,十六岁便嫁给了年仅十四岁的爷爷,爷爷是大地主家的独子,一表人才。

奶奶从十七岁时开始生孩子,一连生了十个。

在那个年代,在一个小县城,能把十个孩子都养活,而且基本都是高中毕业,是件多不容易的事情,家里有长辈的可以问一下。

后来政府抄家收房批斗,偌大的家业瞬间化为乌有,截止到今天,仍然有两整套古院落没有收回来,大概是永远回不来了。

饥荒年代,奶奶把她私藏起来的首饰黄金,大约三十来斤,全部找人熔成像铁钉一样的小长条,偷偷拿来跟人换麦子和其它能吃的东西,因此我的父亲和叔叔们是幸运的,在那个人吃人的年代,不仅活了下来,而且不是太艰辛。

因为孩子多,每天奶奶早晨天微亮就起床,开始做饭,等孩子们一个个吃完饭上学,自己才会胡乱吃点,孩子多啊,当妈的总是舍不得吃。

然后休息不了一会,就开始做午饭,下午要喂鸡洗衣服收拾家里,忙完后就做晚饭……她差不多有二十多年,就是这么过来的,超级无聊。

八十年代,国家下来政策,原先没收的房子可以退了,于是,奶奶此后二十年的基调也定了下来,用方言叫:闹房!

就是不断的上访,找领导,写材料,做报告,好把属于自己的房产拿回来,奶奶在这点上,算是女中丈夫,组织带领很多人活动。

一边闹房,一边还要想尽办法,给六个儿子娶媳妇,个中辛苦不必多讲,因为讲了没经历过也还是想象不到。

3,直接跳到最后吧。

爷爷去世,奶奶中风偏瘫,躺在床上四年了,过的猪狗不如,除了我的父亲和一个叔叔照顾的还算周到外,别的叔叔伯伯,呵呵。

儿子们是轮流照顾老人的,每人一天,晚上应该陪睡,但除了父亲和大爷,其它人基本都不陪睡,嫌脏嫌臭吧。

轮到我家时,妈妈会做些好入口的东西,肉菜都有。轮到别家,两个冷馒头,一碗米汤,经常是连个菜都没有,就是奶奶一天的食粮。

去年冬天,本来不轮父亲值班,但父亲平时没事,都会回去看看,坐会,那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奶奶看见父亲,抹着眼泪说她饿,父亲问早上没吃东西吗,奶奶说咬不动,然后父亲看见叔叔送来的馒头,是隔夜的硬馒头,能砸得死人。

父亲暴怒,先出去买了早点给奶奶,然后去找叔叔,狠狠地痛骂一顿,差点动手,回来后,父亲给我们讲起,竟然不知不觉流下眼泪。

从小到大,父亲始终是我心目中的男子汉,一身热血,善良正直,同人打架头破血流好多次,有次差点死掉,没见他流过泪,但这一次,他流泪了。

那一瞬间,我什么感觉呢?

一个强大的男人哭了。

4,前年奶奶家的一套房收了回来,直接卖掉了,每家分了二十万,给奶奶留了五万块,父亲提议将奶奶送往养老院,能过的舒服点。

结果是遭到大伙的反对,表面上是说嫌丢人,这么多儿女,还让老娘住养老院,暗地里,是怕花钱,因为养老院,一个月要1500块,而奶奶的那几万块钱,是留着平时买药的,而且他们大概是把死了以后的出殡费用也计算在里面了。

父亲说,那就请个保姆吧,几乎是求着他们了。

然而还是反对,理由参考上面。

请不要问,既然我的父亲这么孝顺,为什么不把奶奶接出来,或者独自照顾这种问题。

人心的恶毒,有时候不仅仅超出了你的预期,也超出了你的想象。

5,现在奶奶每天都头晕眼花,没人扶的,坐都坐不起来,牙掉光了,吃什么都没味道,整天陪着她的,只有一台电视机,没人调的,永远是那一个台,不过奶奶也不懂电视里演的什么,只是有个人声在,显得不那么孤单。

每次回家乡,我都去看望奶奶,上一回给她买了许多纸尿裤,但她也不会用,除了父亲,其它人也不帮她用。

除此之外,只能默默地听她唠叨,她现在开始渐渐糊涂了,天天盼着死。她常常跟我说,想自杀,活的太难受了,可是又害怕街坊邻居笑话我的叔叔们,说这么多儿子,老太太竟然自杀了,怕给他们丢人。

然后,她叹了口气,慢悠悠地对我说了上面那句话:活了一回啊,没意思。

这是一个即将离去的老人,对匆匆一生的感叹。

我岂止是心酸?

目的并不是让大家围观一个老人的凄苦,而是让大家知道,你我也会有这一天,多对父母孝顺一些,你未必会收获福报,可是,你给子女做了一个好的榜样,你获得孝顺子女的概率,将会更高一些。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喜欢和孝顺的人交朋友,我认为一个人孝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在朋友中间,我也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他们不仅看到了一个人可以多么体贴认真的善待父母,还学到了那些简单易行的方式。

我很为父亲和母亲庆幸,能有这样一个特别的儿子,他可能天资一般,赚钱不多,也没什么成就,但用最苛刻的标准,也是万分之一的好儿子。

愿大家都尽力而为的善待父母,愿大家都拥有可爱孝顺的子女。

1,说句实在的,陪在奶奶身边,心里很难快乐起来,总是止不住的心酸和难受,当然这可能也与奶奶见了我,总是哭着说往事有关。

看见奶奶流泪,我才真正理解什么叫老泪横流,因为眼睛下面的皱纹太深了。

相比之下,陪爷爷的日子,就要好些,爷爷生性洒脱,风轻云淡,一生只钟爱他的鸽子。

爷爷生病住院的时候,他所有儿子陪他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我多。那时候我高三,已经休学,叔叔婶婶们风言风语,说我都不上学了,就应该多照顾老人,他们都是有工作的。呵呵,不过我打心底愿意多照顾爷爷,晚上都在病房里陪他睡。

爷爷是乐观豁达之人,面对生死坦然从容,虽然身上疼痛,但跟我聊天,却是谈笑风生,在他身边,我感觉蛮舒适,领悟了很多人生的道理,这是看书学不来的。

下面是爷爷的一件小事,在另个问题里答过,为避免影响阅读,附在最后了。

爷爷奶奶成分不好,一个是地主,一个是财主,偌大的家产,给政府收的收,坑的坑。

爷爷小时候少爷当惯了,为了养活十个儿女,却要当苦力。

有一回他买东西,找了张假50块,还是旧版那种50,不算什么大钱吧,但也是爷爷半个月的工资。

当时大伙围在一块给支招,什么趁半夜找老花眼买东西花掉啊,什么便宜卖给打麻将的云云。

爷爷笑笑,直接拿火柴点了,然后用来点了根烟。

别人说他傻,他也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

爷爷早去了,但至今想起这件事,我仍然觉得——酷毙了!

2,这种现状除非我飞黄腾达,大家都有求于我,才有可能回转,否则……

至于和大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尝试过很多次,大家听了也是蛮认可的嘛,都夸小冷是个好孩子,懂事……不过转个身,还是该干嘛干嘛。

毕竟恶人看悲剧,也常会感动流泪的,他们不会想到,电影里演的,就是他自己。

能想的办法,我都想过了,能做的,也都尽量的做了,然而,人力有所不能及。

前年我张罗着给奶奶买了个轮椅,因为她从偏瘫后,一直没下过床,当时我在北京见过好多奶奶这样的偏瘫老人,都是有人推着出来转悠的。

可是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青。

那还是个比较高端的轮椅,但从买来后,一共也没用过两次,都是父亲推的,别人看都不看,还怪我多管闲事,奶奶身重,父亲一个人抱不到轮椅上,奶奶也感觉吃力受罪,轮椅就荒废了。

3,荒谬的是,也不全是因为钱的问题。

叔叔们,虽然谈不上富贵,但小康是称得上的,有两位还算是有钱人,然而这又怎样呢?

大家心里想的都是,我一个人不出力,不是还有九个么,妈是大家的,又不是我一个的。

婶婶们也是一堆奇葩,中华民族的女人所有的缺点和劣性,都能在她们身上找到。

无法可形容!

现在把老家的古院一卖,起码是几百万的,家家户户一平分,都奔小康去了,但奶奶花点,就是没人愿意出。

至于说动用法律武器的,别想了,奶奶就不会同意,她太爱儿女了,她宁死也不会做任何伤害子女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她现在混成这样,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而这也是最让我心酸和无奈的地方。

4,其实很不愿意多写的,怕虐大家的心,但又有写出来的冲动。

人心可以有多恶?

奶奶还可以走路,但走不灵活的时候,大冬天的,婶婶在去往厕所的路上倒水,一会儿就会结成冰,至于她想干什么,我不知道,不过假如奶奶摔一跤,后果是什么呢?

因为奶奶还活着,老院是没法卖的,而奶奶一旦走了,老院一卖,几百万到手,每家可以分上百万,在这种小地方,相当于三四套房啊,大部分年青人一个月的工资才2000块不到。

100万什么概念?

5,爷爷在世前,没钱看病,让大家凑钱,凑不起来,奶奶一气之下,把一处房产的房契卖了,卖了几万块。

这可了不得,吵翻了天。婶婶们怂恿汉子们去闹,她们也不闲着,天天在院里一唱一和的骂大街,世上最难听的话,她们全掌握了。

那时候爸爸在外地,我也马上要去往北京。

临去北京前,爷爷说,有时候真不想听她们吵吵了,心烦,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在北京的第二个月,爷爷病危,和爸爸回来时才知道,爷爷几乎可以算是自杀的。

绝食五天而亡。

6,爷爷去世后,大家逼奶奶把另一处古院的房契拿出来,因为这是最后一张有效的能马上换钱的房契了,奶奶怕拿出来大家分不妥打闹,所以执意不拿,当然我估计也有一些害怕交出去自己的晚年生活会成问题的考虑。

然后,他们的行为再一次刷新了我的三观和对恶毒的认知。

半夜一点多,他们在院里用音响放歌,还是俗到爆的那种口水歌,就是为了吵得奶奶睡不了觉。

连其它院的邻居都看不下,过来说教了,没用。

那时弟弟快高考了,我气炸,冲出去和他们交涉了好几次,这才……把声音放的小了点!

有一次我差点把音响砸了,他们才收敛了一些。

最后,奶奶还是把房契交出来了。

于前年卖了不到二百万,一家二十万,含泪分了,分好后,大家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吃饭。

我执意不去,最后叫了我好多回,才去了,酒桌上,我喝了很多酒,恍恍惚惚,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神奇,这些人很神奇,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是怎样一步步从人进化为兽的?

他们欢声笑语,庆祝着银行卡上冒出的美丽数字,那时候,奶奶仍然独自坐在有味道的小屋,安静地像是死去。

7,也因此,我赚了点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爸妈买了新房,搬出了那个囚牢般的院子。

许多年前,我就不跟这帮亲戚打任何交道了,有时候显得太不近人情,连过年都不走动。

父亲劝我和大家多少保持些关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总是摇头。

开始亲戚们也不鸟我,后来我在当地做了些有影响力的事情,开始主动联系我了,然后我执意放弃好的工作和事业,做些他们看起来不靠谱,关键是不赚钱的事情,现在,他们又不鸟我了。

呵呵——这两个字还真是蛮有意思呢,完美地表达了我所有的感受。

对了,有人不理解为什么不把奶奶接到我家照顾,或者自己掏钱请个保姆之类的,本来不想说,但很多人不理解,还提出建议方案,非常感谢,我在这简单说说有哪些问题。

▲接到我家,大家不允许,事实上接到谁家,大家都不允许,因为大家认为奶奶可能藏有古董或金银首饰,怕给一家独吞,实际上是没有了,奶奶明确说过,但大家不信,因为古时的大户人家有在家里埋金藏银的习惯,前些年也挖出过刀剑铜钱之类,大家总觉着有。

▲请保姆,大家不允许,父亲提议过很多次。大家意思是,保姆没自己儿女伺候的到位,万一照顾不周出事了,谁负责。事实上请保姆根本花不着大家的钱,因为卖了房,奶奶名下是有好几万的,足够了。另外奶奶也不同意,她知道我父亲对她好,她不愿意父亲受大家刁难。

说个不雅的小事,奶奶每天拉到裤子里,只有父亲和大爷愿意为她清理,轮到父亲照顾时,会给她换新裤子,倒屎和尿,别的人连屎尿都不倒,就在那扔着。脏了的裤子,没一家给洗的,父亲要洗,母亲也有意见,不让用洗衣机,宁可戴上手套手洗,毕竟太那个了,于是我给家里买了个新洗衣机,旧洗衣机专门洗奶奶的裤子。看到有人说父亲怂之类的,我不爱听,搞出人命家破人亡就不怂了?但也不会删评论,人心如秤,你打的字,正是你的份量。

▲送养老院说过了,大部分都不同意,一是嫌花钱,二是嫌丢人,在我们这,只有没儿女的,或儿女不孝道的,才送养老院。我父亲强制送过去?根本不可能,我承认有些人是有万夫不挡之勇的,也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魄力,但父亲没有,这一来就等于自绝于兄弟和广大的街坊邻里,而且背后必定风言风语无数,无利不起早,父亲没企图干嘛这么拼?人言可畏,小地方不同于大城市。

▲我承认和父亲,做的不够好,但自问对得起良心,问心无愧,一言足矣,不再解释。

这些字是给好心提建议的知友打的,不是给居心叵测大言不惭的人说的,你们的质疑和嘲讽,我没有回应的必要。

能说的太多太多,但是就到这儿吧,负能量似乎太多了些,大概很多人也遇不上这种情况。

我活这么大,从来不看悲剧,因为身边处处是悲剧。

不过,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呢?

最有意思的,是小鱼儿出生在恶人谷,却是那么善良。

最有意思的,是我生活在这样灰暗肮脏的环境里,心却是干净的,我的笑容爽朗,我的心胸开阔,总是乐于助人,更懂怎样善待父母,也带出了善良优秀又真挚的弟弟。

所以大家不要劝我别灰心啦,我的心从未灰过,它是透明的。

8,看评论有感

同样是逛公园,有的人盯着花儿看,有的人盯着湖水上嬉戏的鸳鸯,也有的人盯着美女们微露的大腿,但有的人却是盯着鸽子的排泄物看,然后批判一番,怪鸽子没公德没良知,坏透了。

我向来支持言论自由,看到不善的回复,也就摇摇头,但有时候实在不能理解他们的逻辑和用意。

按他们的理论,做到最孝顺的儿子和最孝顺的孙子还是不够的,远远不够。

为什么你不拿刀砍了那帮孙子,要我早砍了,你就是个怂蛋!

——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了梁山,不过您的浩然正气还是很让在下佩服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用暴力就能解决的,尤其是涉及到利益纠纷,他们为了一点点钱,都能玩命,我没有这样的觉悟。来个痛快的,谁不愿意,但我这条船上,还有爸爸,妈妈,弟弟,还有未来的妻子和女儿,而我是船长。

你也就多做了一点点,却站在道德的最高点,可笑!

——好脾气不等于可以接受污蔑,我不止多做了一点点,我做的比你想象中要多,比你想象中要好,你做不到我做的那样,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有些人的思维永远停留在那几句似是而非逻辑混乱的口水话上,拿一坨屎甩人,没砸到别人还洋洋得意,拜托,你没戴手套哎。

9,人心?

奶奶最疼爱的一个叔叔,他媳妇明着欺负奶奶,回来还恶人先告状,叔叔二话不说,为媳妇出头,骂了奶奶一整夜,骂的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这是我们老张家的房子,滚回你李家去!

当时我高三,一天奶奶上厕所,这个婶婶正倒脏水,故意溅了奶奶一身,我看不过说了几句,隔着她十几米远,她忽然就哇地一声哭了,说我要打他,然后给他老公打电话:快回来吧,你侄子欺负我,我要给你侄子打死了……

我妈过去说:你欠了我们家十几年钱,有钱了也不还,人说话讲点良心吧。

后来叔叔回来,我心里是真害怕的,叔叔是个拼命三郎,且除了老婆六亲不认,没人敢惹他,真可能对我动手,最心酸的是,小时候,这个叔叔很疼我,最舍得给我买零食。

还算他剩了一点人性没泯灭,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也没说什么,这事不了了之。

当初他们家困难时,债主逼上门来不让过年,我爸冒着家里摊子资金链断掉的风险,借他们钱度过难关,呵呵。后来我家破产,跟他多少也有些关系。

我也时常会问自己,什么是人心。

10,不只一个

奶奶这样处境的老人,不只一个。

光我接触过的,就有好多,街坊邻居,朋友的爷爷奶奶,太多太多。

所以,这不是个例。

知友可能大多是在城市长大,或者家境不错的,我也是城里人,不过上学时,和村里孩子走的很近,听来的故事,至今想来,犹撼人心。

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自杀和变相自杀的爷爷奶奶

自杀是指跳井,上吊,跳山,喝老鼠药,钻水瓮(就是一头栽进大水缸),投河等。

变相自杀,是有病不治(这个太多了,也治不起),或者绝食而亡。

我曾看过一个有关农村老人的自杀报告,想必有些人也看过,触目惊心。

我一直很想致力于改善这个状况的工作,而在此之前,我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身边的人,爸爸妈妈还有弟弟,用自己的言行去影响身边的人,微薄之力,也许改善不了太多,然而总是好的,也会让这个世界更好一点点。

我做的也许不够好,但我一直在做。

11,姑姑们,在哪里?

有人问怎么没提到奶奶的女儿们啊,我这才想起来。

其实不为什么,因为她们太远了,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汾阳,一个在杏花村,在家乡的那个,本身身体也差劲的很,还需要别人照顾。

距离远了,再想孝顺也是有心无力,实话实说,姑姑们还是不错的,不过除了买个保健品,半年来看一次,也做不了太多,远水不解近火。

但整体上讲,就我所见,女儿大都要比儿子孝顺,哪怕那些不孝顺公婆的媳妇,对待其父母,多半也说得下去。

哈哈,所以生了女儿的,你们捡大便宜了,不要不开心啊,正所谓,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男个个都不孝,生女都是小棉袄。

另外当女儿的,就算不情愿,也多多理解下父母不愿意远嫁的心情吧,嫁的远了,真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别说从南嫁到北,就是从天津嫁到北京,等有了孩子,事务缠身,也就无暇照顾老人了,我在北京生活了这么久,接触无数人,见的多了。

姑姑的女儿嫁到了南方,现今是每年过年回来一次,一次住三四天,姑姑掐指头算了下,有生之年,恐怕能和女儿相处的日子,也就两三个月了。

听得我心酸。

不过将来我要生了女儿,也还是会放她远走高飞的,妈的,我现在似乎就有点儿想念她了。

12,论心理素质的重要性

分享些近两年我做过的尝试。

本来也是不跟那帮亲戚走动的,不过近两年心态平和许多,不再是个愤怒青年,于是也做了些和亲戚缓和的举动,比如回来时送他们些别人送我的礼品,我生性不喜欢这些东西(茶具,工艺品,酒之类),我书多,挑了许多不错的书送他们,然后顺便聊会天,聊天里还偷偷的装逼,想让他们感觉我现在混的不错,将来有可能用到我,所以现在对奶奶好些,我会记在心里。

装逼失败。

另外杏花村的姑姑每来探亲,都会提好多好多汾酒,山西人都知道的啦,汾酒不便宜,而姑姑拿的还是厂里的原浆,是好东西啊。每次都分发给叔叔们,说白了也是想让大家对奶奶好点。

大家明面儿上说的都挺好,放心啊,妈我们会伺候好的,但姑姑一走,呵呵,拿了人的手都不软,心理素质都很强啊。

13,尾声

奶奶一个人时,喜欢哼《宰相刘罗锅》里的主题曲。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就拿这个做结尾了,奶奶的故事已经走到了尽头,愿大家能有个好故事。

— THE END —

经作者授权发布,首发知乎

灼见

搜索建议:没意思  没意思词条  心酸  心酸词条  奶奶  奶奶词条  
真情

 当你老了,而我不在你身边

文:乘风丨壹心理原创达人坐在从波尔图返回法兰克福的机场里,同行的几个朋友去免税店看东西,我没有兴趣,就留在候机室里看着行李。我正在漫无目的地观察着来来往往匆匆忙...(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