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离婚不离家、割爱不割情的人间大爱

一位善良朴实的农村妇女,在丈夫高位截瘫七年多来,一直默默坚守,不抛弃,不放弃,精心照料丈夫的生活起居。为了更好地照顾丈夫和承担家庭责任,她与丈夫商量后,决定“招夫养夫”,演绎了一份离婚不离家、割爱不割情的人间大爱。

4月8日,渭源县法院巡回审理了这起特殊的离婚案,凤儿与小福在法官的主持下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在案外就小福的抚养及家庭责任承担等事宜签订协议,成就了这份感人肺腑的人间真情。

天降噩运  丈夫受伤瘫在床

今年35岁的小福是渭源县祁家庙乡露巴村人,凤儿是岷县人,小丈夫一岁。2002年3月,他们经人介绍相识并确定恋爱关系,后于2003年1月20日登记结婚。从此,凤儿便来到大山的深处深深扎下了根。婚后凤儿和小福与公公、婆婆共同生活,一直未生育子女,虽然家境贫寒,但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时间回溯到2006年2月6日,这是一个令凤儿痛彻心扉的日子。这天正值农历大年初九,凤儿与小福从岷县拜年探亲后返回渭源的途中,突然祸从天降,小福驾驶的摩托车不慎意外摔倒,造成二人受伤,后被送进岷县人民医院抢救。次日,小福因颈椎严重受损,被转至兰州陆军总院救治,虽经医院全力抢救,硬是将小福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不幸的是小福最终落下高位截瘫、一级残疾的悲惨结果。

生活现状  债台高筑日子紧

位于渭源西北部大山深处的露巴村“十年九旱”、土地瘠薄,正如当地人所言,“这里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人居环境恶劣。凤儿家除了种地再无其他收入渠道,家里也没有积蓄。小福受伤后,为了筹钱治疗,凤儿与公公跑遍了所有亲戚朋友的家门,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又借了15000元的高利贷,小福出院的时候,家里已筑起了5万多元的债台。

小福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也是家里的顶梁柱,小福的瘫痪对全家人造成承重的心理打击,母亲因过度操劳一病不起,三年后就过早离世,原本身体硬朗的父亲也开始经常生病,这让原本拮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紧。好在邻居和亲友们常给予帮助,村委会也协助为小福和父亲申请办理了农村低保,这才使一家的生活勉强得以为济。

抱养一女  重拾信心苦打拼

丈夫卧榻,公公年迈,承重的家庭负担如磐石般压在凤儿瘦弱的肩上,她每天除了悉心照顾丈夫的生活,还要到地里干活、料理家务、赡养老人。超强的体力和精神负荷,凤儿一直默默撑着,但膝下没有子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倒下了,一家人的基本生活都无人料理......想到这里,凤儿几近对生活失去信心,可看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和瘫痪在床的丈夫,她又不忍心离弃。经过前思后想,凤儿决定抱养一个孩子,2009年,她从娘家哥哥身边抱来个可爱逗人的女儿,取名燕子。小燕子的来到,为一家人增添了莫大的欢喜,凤儿也重拾生活信心,起早贪黑,干起活来比以前更加卖力。经过苦苦打拼,她不但偿还了大部分外债,还盖起新房,让丈夫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房子。

迫于无奈  “招夫养夫”写大爱

命运对凤儿总是不公,一切似乎苦尽甘来,但不幸又一次降临。2010年5月,小福因泌尿系统感染引起血尿,又被送到渭源县第二人民医院治疗,前后住院十余天,花掉8000多元。同年8月,凤儿又患上了胆囊炎,病痛的折磨让早已疲惫不堪的凤儿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迫于生活的无奈,凤儿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她想再入赘一个,共同承担起照顾小福、赡养老人和抚育孩子的责任,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她尝试着把这一想法告诉丈夫,没想到小福也早就有这个意思,只是怕凤儿伤心一直没有开口。小福的父亲、姐姐得知后,也深感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都表示全力支持。

2011年7月,在亲友们的牵线搭桥下,邻村的朱某来到了凤儿家。朱某比凤儿大五岁,因家境贫寒、性格内向,年近四十一直未婚娶。他为人憨厚老实,干活也麻利,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经常帮助凤儿干重体力活,还给凤儿家里购置了农用三轮车、摩托车等。但这样与一个有夫之妇来往,难免受人在背后议论,朱某也倍感自己处境的尴尬。

朱某的心事,凤儿与小福都看在眼中,他们深感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经过反复思量,二人决定离婚,然后凤儿与朱某办理结婚手续。全家人协商后,凤儿在亲友的陪同下到法院起诉离婚。

考虑到小福行动不便,法院决定巡回审理该案。4月8日,渭源县法院民一庭的法官们驱车前往祁家庙乡露巴村凤儿和小福的家中,笔者随行。

车子经过祁家庙乡政府所在地不远就驶入了山路,崎岖的道路颠簸不堪,据曾在这里下过乡的一位法官介绍,这段山路差不多有10公里,原来车辆不能通行。从这段颠簸的山路便可见一斑,这里的条件有多么艰苦。

来到凤儿和小福的家中,笔者见到了小福和凤儿,小福的父亲、姐姐及朱某也都在,家里还有几位闻讯赶来的亲戚。小福被安住在北面的客房中,屋内虽然陈设简单,但收拾得干净整洁,采光也很好,淡红色的瓷砖地板擦得锃锃发亮。小福的床铺炕上靠窗的位置,他身下铺着加厚的褥子,盖着柔软的被子,阳光透过玻璃窗能直接照到小福的身上,屋里、炕上没有任何异味。对于一个大小便都难以自理的人来说,卧床七年多,被子依旧柔软、没有异味,足以看出小福在家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看到法官们亲自来到家中,小福热情地问好、打招呼,当问及他的身体情况时,小福无奈地说:“这些年全靠我媳妇了,他把我照顾得很好,要不是她,可能早就没我了……” 说着,小福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片刻休息之后,法官们开始审理案件。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经法庭主持调解,小福与凤儿达成调解协议:小福与凤儿自愿离婚;女儿燕子由凤儿抚养,抚养费自负。

情法交融  法官巧解后顾忧

协议签订后,小福又有了顾虑,他担心现在离了婚,如果有一天凤儿把自己和父亲丢下不管了,岂不是落个两头空。这一顾虑也的确在情理之中,为了不让小福担心,凤儿和朱某要求在案中就自己的承诺立下字据。这又让办案法官犯了难,凤儿和朱某的要求虽符合伦理道德,但不宜直接写入法律文书之中。经过再三斟酌,法官提出用在案外签订协议的办法周全各方。最终,在小福父亲的见证之下,凤儿、朱某与小福在案外又签订了一份协议书,主要内容是:小福与凤儿自愿离婚;离婚后凤儿与朱某结婚;凤儿与朱某共同承担照顾小福、赡养老人、抚养女儿的义务。(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搜索建议:割爱  割爱词条  离家  离家词条  离婚  离婚词条  人间  人间词条  
真情

 纷扰的世间,昏昏的世人

在我工作的地方,经常可以看见一个衣着考究的的老头,手里提着一瓶泡了当归、人参、枸杞的白酒,另一手则不断从裤兜里掏出炒豆子,往嘴里丢几粒豆子喝上一口酒,然后用昏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