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尘世里最美的相守【多加一些韭菜花】

  欢迎您点击: 蔓珠★沙华精品图书馆

多加一些韭菜花

作者:佚名      诵读:佚名

  楼下的小饭馆里,常会看到一对相扶相依来吃早餐的父女。父亲满头白发,走路蹒跚,大约有70岁的样子;做女儿的,30多岁,却是神情羞怯,视线卑微,基本,略微智障的她,除了父亲,是不会与任何人对视相聊的。

  他们每次来,都坐在最靠角落里的位置。老板显然已经与他们相熟,假若他们未到,有人要坐在那里,他即刻会阻拦住,为客人另寻座位。即便是他们不来,那位置也会是空着。有人便提意见,说,他们又没有买下来,何故不许别人来坐,况且他们来了,现起身相让也不迟啊。老板对这样的争执,只说,让他们坐在那里,不被人打扰的安静吃一顿早餐,也算是你我行一件善事! 

  这个位置,自此便少了有人再争。这对父女,当然不知道背后的摩擦。每天清晨,做女儿的像个小女孩,打扮一新,要么躲在父亲身后,要么低头挽着他瘦弱的胳膊,从家里 行至饭馆,一路上总有人朝他父亲打招呼,父亲总是微微笑着,少有言语。这样日常的问好,对于做女儿的,却似乎是种煎熬。每每有人看过来,她便将头埋的更低,就像一棵敏感柔弱的含羞草。

  所幸从家到饭馆的距离,并不算远,大家都忙着上班、晨练、排队买早点,无暇他顾。这倒让做女儿的,一路可以欣赏风景,偶尔,还会细声细气地问父亲一些天真的问题。这样安静的一成行走,对于他们是一种幸福。父亲满足于女儿一脸稚气的提问,似乎,她单纯的信赖和依靠,让这个老到无用的男人,又成为年轻时那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女儿,则是种像靠着一座坚毅挺拔的大山,她的智力,或许尚不能明白生老病死,乃是人生的一种自然,亦不能想象,假若有一天,父亲离开了她,又该如何生活。她只是安静享受着这样每日有父亲相伴的散步,享受在拥挤的饭馆里,父亲为她掩住人群的视线,又将韭菜花,细细地撒在她碗中。

  我曾经仔细观察过他们吃饭时的神态,父亲慈祥、和蔼,牙齿不好的他,嚼蒸饺的时候,总是很慢,就像电影里以个抒情的慢镜头,时光在那一刻,有伤感的静寂。他显然已经老了,老到拿汤匙的手,都显出迟钝。但是他并不会忘记帮对面的女儿搅拌热烫的豆浆,或者给她的小碟里,倒一些辣酱。他还随手带着她爱吃的腐乳,看她像个几岁的孩子那样,用一根筷子蘸一蘸,然后放到口中用力地吸吮干净,总会怜爱温柔的笑笑。

  而女儿,总有一个剩饭的习惯,每每喝到一半,便任性地将碗推到父亲面前,看父亲一口口喝下去了,才心满意足地展开笑颜。吃不完的油饼,她还会用自己带的饭盒,盛起来,放入军绿色的书包里。父亲是她的安全港湾,一旦驶入,她一生都不愿意离开。

  我从未见女儿单独出来过,但是饭馆的老板却给我讲了一次例外。那是去年秋天,父亲下楼为女儿买饭的时候,不幸跌落下来,小腿骨折,尽管请了护工,女儿不必担忧,但那天她却例外地出了门,到饭馆里,要父亲最喜欢喝的豆腐脑。老板知道她怕人,就让她去角落里坐等,她却执拗地不肯去。她就那样低头站在人群中,被许多人有意无意地看着,脸上努力地隐藏慌乱和惊惧。老板很快地将父亲爱吃的早餐打包,交给女儿女儿接过来,看了一眼,低声的恳求老板:能不能 多加一些韭菜花?老板当即心底一软,拿了一个小袋,温柔地拨了大半儿的韭菜花进去。

  老板说,究竟还是做女儿的,尽管智障,却记得做父亲的 最喜欢吃韭菜花,而那样一个恳求,几乎让老板 这个粗心大意的大汉子,差一点 就流下泪来。

  听说,曾经有人,好心地要给女儿找个人家,这样当父亲不在了,也会有人照顾。可是做女儿的把自己锁在屋里,绝食许多天,直到父亲答应,不将她嫁出去,她才乖乖的跟着父亲再次下楼。这个日渐老去的父亲在老伴走后,本可以跟着南方的儿子,去安享晚年,但却因为女儿始终不肯离开北京,而拒绝了儿子的孝心,他宁可自己一步一歇地下楼买菜做饭,也不愿 丢下这个完全将他当成臂膀依靠的女儿

  这对父女的彼此相扶,对于外来居住的人,或许只是一道残缺的风景;而对于经年居住此地的人,则是一种幸福的彰显,没有人像他们一样,给予我如此生动细腻的爱的启迪!

蔓珠★沙华个人图书馆精品收藏

美丽绝伦  美文欣赏 百家杂谈 幽默搞笑 养生保健 天籁之音 电脑知识 书海无边

美图美景  名家美文 处事之道 社会万象 家庭医生 美丽音画 博客制作 精品大全

名胜古迹 情感驿站 茶余饭后 生活百科 健康饮食 诗词歌赋 在线视频 思维游戏

花鸟鱼虫 人生哲理 社会观察 经典推荐 经络穴位 感动心灵 资源素材 两性天地

蔓珠★沙华图书馆所有图文摘自网络

搜索建议:韭菜  韭菜词条  尘世  尘世词条  最美  最美词条  一些  一些词条  
真情

 妈,你怎么那么笨。

文/简书作者:小欧不才-1-我妈是一个很普通的乡村妇女,在她还小的时候,家里穷兄弟姐妹又多,作为长女的她要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所以我妈并没有读书。在我妈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