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夜祭

夜祭

我从屋内走出来,海藻般的长发缠在腰际。

阳光正好,和风抚发梢。我嘴角微笑,脚尖轻动,在漫天的蔷薇花瓣中翩翩起舞。

记忆中的男子白衣胜雪,宛如神人,却又如隔世般遥远。他轻启薄唇,声音淡淡的传来。

知道深红蔷薇的花语吗?

一阵风拂过,花瓣纷纷扬扬。

是······只想与你在一起。

(一)迷之森林

当我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穿透窗帘照入卧室,细小的灰尘在空气中跳跃,似乎是个不错的天气。抚了抚有些晕眩的头,我慢慢地坐起了身,意外的,身边没有往日的温暖笑脸,我突然记起,今天照例是七夜哥哥离开的日子。

每个月的七号,七夜哥哥都会去为我采药。

我走出房间,日光明媚。院子里的蔷薇开的正盛,鲜红的花瓣在阳光下是说不出的妖娆,我心情大好,蹲下来闻了闻靠近我的一朵花。

记得当初问七夜哥哥为什么全是红色的蔷薇时,他眼眸轻动,轻轻揽我入怀,说:“因为它的花语是,只想与你在一起。”

往昔的幸福浮现在脑海中,一丝甜蜜的笑蔓延上我的嘴角。站起身,有清风拂面而来,撩乱发丝。我理了理长发,慢慢走入屋内。

                                                                                            

暮色降临,迷之森林的妖气很重,但是我的住处却很安全,我知道,那是因为有七夜哥哥的力量在守护着,一如既往。从那个月夜开始,他就一直在用生命,守护着我。

月上柳梢,夜已深。

我站在院子里翘首企盼,虽然知道不是七夜哥哥回来的时候,但是我还是希望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等待了将近两个时辰,还是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我垂下眼帘,终于放弃等待,默默的转身回去。不到三天,七夜哥哥是不会回来的,这次,又怎么会例外呢。我叹了口气,将思念压到心底,努力使心里明快起来。

一寸相思一寸灰,真的体会到一颗心在深沉的思念中狠狠煎熬的疼痛,不知道七夜哥哥······是否也在思念着我。

然而就在我刚转身没走几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传入耳中,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很是瘆人。

我微微一怔,停住了脚步。

在七夜哥哥的震慑下,迷之森林的妖一般不会有争斗,而今这状况,难道,是出现了闯入者?

我的心一紧,一股不安的情绪笼罩在心头。

而突然之间,打斗声停止了,四周树影婆娑,偶尔有妖的诡异的声音传过来,气氛是说不出的森然。

平复了下慌乱的心,我最终还是决定出去看看,可是当我刚转过身,一道黑影就砸落在院中,顿时蔷薇花瓣散落一地。

“是谁!”我尖叫了一声。

月光惨淡,我不是七夜哥哥,一双眼在暗夜中并不能很好的看清这莫名的闯入者。

院中的人影颤颤巍巍的站立起来,我眯着眼死死地盯住他,终于看清了,意料之中的,是陌生的面孔。

来者身上有多处伤口,无一不在向外流着血,在黑夜中不能分辨那些伤口的来源,不过可以肯定伤的不轻。他一双犀利的眸子泛着冷光,也同样在审视着我。

“什么人?”我又喊了一声,并做好了防范的准备,害怕他会突然冲过来。

然而死死盯住我的眼神下一秒却放松下来,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倒了下来。

“喂,你没事吧!”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冲过去扶住了他,看他这样子,行凶也是不可能了。

“原来······是人类啊”。身边的家伙倒在我的怀里,晕过去之前呢喃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

 

是命运的枷锁,还是自成的修罗。我不曾想过,这突如其来的访客会给我原本平静的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波折,只是遇见的那一刻,恐怕已经是逃不脱。

“你醒了。”我趴在床边,对着昨天捡回来的家伙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想到这家伙弄干净后还是蛮英俊的嘛。

“这里是?”他眯了眯眼睛,等到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后,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里是迷之森林啊,你昨天受伤了,掉在我的院子里,记得吗?”我对他眨了眨眼,这家伙,不会摔坏脑袋了吧?

“迷之森林······我想起来了。”床上的伤者似乎记起来什么,他松了一口气,冲我笑了一下,“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啦。”对于他的道谢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看他这么友善,昨天怀疑他还真是不应该呢。

“我叫倾城,你呢?”莫名的,我觉得他特别亲切。

“倾城······吗?真的是人如其名。”他不回答我,却突然夸了我一句。

“唔······”对如突如其来的赞美我不禁红了脸,从那个月夜开始,除了七夜哥哥,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男子,更不要说是如此直接的赞美,一时之间,我竟不知该说什么。

或许是看出了我的窘迫,他笑了笑:“我叫青羽。”

“青羽吗······”陌生的名字在唇齿间绕了一圈,然后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你一个人类,为什么要到迷之森林来呢?”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青羽的目光变得疑惑,“为什么你一个人类能在迷之森林生活,而且······”

他顿了顿,打量了一下房间之后说道:“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个很强的结界,一般的妖是无法进入的,你没有这么强的力量,这里除了你,还有什么人吗?”

“你能感应到?“我很意外,看来他的确不是一般的人类。

“是不是?“青羽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有些得意的坐下来,“因为我是人类与妖的孩子,所以身上有人类的气息。至于结界嘛,的确不是我的力量,是七夜哥哥。”

“七夜?”

“嗯,他是正统的妖怪哦,很厉害的哦,不过他这几天有事出门去了。”

“是吗······”青羽看着我,“你还真是没有防备之心,告诉我这个陌生人,不怕我企图不轨吗?”

“你不会的。”我笑了笑,我相信我的直觉,再说了······我的视线停在青羽的胸前,那里是厚厚的一层纱布,“在你有能力杀我的时候,只怕七夜哥哥早回来了。“

“你还挺直接的嘛。”青羽看着我,表情很是感兴趣,然后他突然问了一句,“七夜是你什么人?”

“这个······”我脸一红,这家伙怎么那么多话“,喂,你问了那么多,可是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呵呵。”青羽看着我烧红的脸,目光暧昧的笑了起来,然后他的目光移向别处,猜不透在想些什么。

“我是猎妖师。”

猎妖师!我一惊,连忙从他身边弹开,目光戒备。

“哈哈,看你。”青羽大笑起来,他招了招手,“别紧张,除妖师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杀,只是针对那些扰乱人间的妖怪,你这样的不在范围内,再说了,我的命还是你救的呢。”

原来是这样啊。我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忽然想到什么,我转过头看着他:“那七夜哥哥呢,你不会杀他吧。”其实我在心底更比较担心这个家伙,照他昨天在迷之森林里受了那么重的伤来看,恐怕根本不是七夜哥哥的对手。

“不会。”青羽的声音很淡,如果现在看他的话会发现他眼中有异样的情绪在涌动,不过我忙着为他这句话而松了一口气,并没有发觉到。

在第三个黑夜降临的时候,我早早的在门前张望了,许久之后,路的尽头终于出现了那久违的身影,白衣胜雪,身姿优雅,周围浓重的的妖气忽然全部散去,仿佛对他的到来充满畏惧,然后仅仅是几秒钟,他便翩然而至我身边。

“七夜哥哥!”我兴奋的扑入面前这个有着神般俊美的男子怀中,抬起头呼唤着他的名字。

“倾城。”他轻轻地唤了一声,声音温柔,却有长途跋涉的疲倦。

然而下一秒,七夜哥哥的神色突然变了,他拉起怀中的我,将我拉到身后对着院中喊了一句:“什么人?”

“七夜哥哥,其实······”

“真不愧是妖中的霸主,这么快就感应到我的存在。”青羽从屋子中走出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过相较而言,七夜哥哥的脸色才是真正的冷若冰霜,然后一阵风掠过,下一秒,我看到七夜哥哥的手扼住了青羽的喉咙,他的大拇指紧了紧,我立刻看到鲜红的液体从青羽的嘴角流了出来。

(二)交锋

“对不起,七夜哥哥!是我自作主张救青羽的,他虽然是除妖师,但是不是坏人,请你不要杀他好吗?”我站在七夜哥哥身边,双手死死的拽住他,这副场景,是我意料之外的。青羽倒在一旁,由于刚才的攻击他的伤口又开始流血,此刻他正在不住的咳嗽。

七夜哥哥没有说话,但是身上的杀气不减。

“咳咳······果然是如传闻般······咳咳······一般强大······青羽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看来我在你手上······咳······的确只是······“

“青羽你不要再说话了!“我看得心慌,连忙制止地上的正在说话的青羽。

七夜哥哥看着他,脸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突然,他猛的拎起受伤的青羽,我一惊,双手不自觉的放开了七夜哥哥的衣襟,摔到了地上。

四周妖气沸腾,七夜哥哥的长发无风自动,席卷起地上的花瓣。

“倾城不知道,别以为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七夜哥哥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而他本就感情不多的语气在此刻更是降到冰点,“你这样的家伙我见得多了,信不信我会让你以最残忍的方式死去!”

我心一颤,从来没见过这么冷血的七夜哥哥

“呵呵,那你·······又·····又在计划着什么呢?”在七夜哥哥的气势下,青羽的眼中没有恐惧,反而有种让人惊讶的嘲讽。

我看到七夜哥哥波澜不惊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晃动,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杀气也愈加凛冽,我想再这样下去青羽真的会被杀的!

“住手!”我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七夜哥哥

“倾城?”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杀人好吗?”我觉得有些颤抖,这样的七夜哥哥让我害怕!

“不要杀人好吗······”我的眼泪流了出来,突然觉得头也开始眩晕,我心中一紧,糟了,这个时候,我的病又发了!可是,我不能晕过去,我晕过去的话青羽会被杀的!

“倾城······”察觉到我的不对劲,七夜哥哥松开了青羽,他转过身来扶住了我,“怎么了,头又开始晕了吗?”

“不要杀他,求你了······”我觉得双手也没有力气了,一个踉跄,我就这样倒在了七夜哥哥的怀中,“如果,你杀他的话,我······我不会原谅你的。”

“倾城······”在我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看到一丝纠结的无奈在七夜哥哥的眸子里晃动,然后,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院外的蔷薇花开的正好,朵朵在阳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而站在花从中的男子如天神般俊美,他采下一朵开的正艳的蔷薇对我微笑,那是可以令天地失色的表情,然后他轻启薄唇,充满蛊惑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深红蔷薇,只想与你在一起。

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七夜哥哥担忧的神情。

“七夜哥哥······”

“倾城。”面前的男子皱了皱眉,伸出手抚上我的额头,“怎么样了?”

我看着他为我担忧的表情,轻轻的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紧紧抓住他的手,“青羽呢?”

“放心,没死呢。”没等七夜哥哥回答,青羽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七夜哥哥真的······没杀他?我心中一喜,回头看了看七夜哥哥,他的脸上猜不透是什么表情。

“想活命的话明天一早就离开,现在不杀你,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杀你。”七夜哥哥头也没回,但是语气足够威胁。

“那是自然。”青羽倒是也爽快,不过他话锋突然一转,“如果,你还让我活到明天的话。”

“那是什么意思?”我一惊,同时也有些愤怒,“青羽你在怀疑什么,七夜哥哥说让你走自然是让你走的。”

“哦?你倒是很相信他。”青羽的语气很是起伏不定,“看来你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再说话杀了你!”七夜哥哥的眼眸突然变得血红,银色的长发无风自动,我看得一怔。青羽也被七夜哥哥的汹涌而来杀气怔住了,他动了动嘴角,还是应了一句:“明天自会走的。”

话毕,青羽的身影便从门口消失了。我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七夜哥哥,他已经收敛了身上的力量,恢复了往日里的温和。

我动了动嘴角,轻轻地喊了一句:“七夜哥哥。”

“怎么了?”

“以后,你不要再露出这个样子好不好。”我把头埋在被子里,闷闷的说,“我害怕。”

“害怕······吗?”七夜哥哥的语气有些难言的苦楚,他淡淡的重复了一遍我的话,良久,终于应了一声,“嗯,不会再这样了。”

夜更深了,窗外的月亮已经快要落下树梢,七夜哥哥掖了掖我的被角,转身欲离开。我突然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他:“今天晚上你不要走,陪着我好吗。”

“你······”七夜哥哥眼神诧异,他沉默半晌,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然后他的手温柔的反握住我,轻轻地说了一声,“傻瓜,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一如既往的万般宠爱,字字追心,我心中涌出愧疚,却依然挡不住这莫名的怀疑。

“我知道。”我低低的应了一句,却依然没有将脸露出来,我怕一对上他的眼,我就会暴露心底的真实想法,我确实是,担心他会去杀了青羽。

从来就很信任的七夜哥哥,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是感到莫名的惊慌和陌生,难道是因为青羽的话吗,还是说,他今天表现出来的冷血让我觉得恐惧?脑海里的疑惑接踵而来,最后定格在青羽的那句话上,看来你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里的不安,七夜哥哥,他到底向我隐瞒了什么?

是夜,迷之森林的妖气越来越凝重,但这并不影响院中的安宁,我意外的睡得很沉,甚至做起了梦,然而突然传来的强大的妖气让我清醒了一点,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谁?我心中一惊,想睁开眼睛,但是却仿佛有什么力量在强制着我入睡。不行,我不能睡······我心中越来越慌乱,但是却不能动分毫。

砰!一阵猛烈的撞击终于使我清醒过来,我睁开眼睛,赫然入目的是浑身是伤的青羽,他砸到我的床上,滚落在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倒吸一口凉气,睁大了眼睛。

“快起来!”青羽低喝一声,伸手将我拉过来,我一个踉跄掉在他的身上,青羽低哼了一句,护住了伤口。

“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我惊慌失措的想要扶起青羽,“你别动,我去找七夜哥哥!”

然而我一抬头,房间里根本没有七夜哥哥的身影,我顿时心一沉。

“别去!”青羽低吼了一声,”你过来!”

(三)月夜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迷雾弥漫在迷之森林,使本就诡异的气氛平添了几分森然。我低下头扳着手指算了算,离青羽离开,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倾城,别着凉了。”七夜哥哥走过来,为我披上一件风衣,然后他的手抚向我的额头。他的动作还是那么温柔,可是我却不自然的避开了他的手指。

七夜哥哥的手停留在空气中,有种无奈的尴尬,顿了顿,他还是放下了手,为我系上了风衣的带子。

彼此无言,一种从未有过的疏离感在空气中流动,自从那夜之后,我们之间,似乎有什么变了。

时至今日,那夜的场景还是历历在目。

当我顺着青羽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七夜哥哥正站在窗台,他的样子令我不寒而栗。血眸,脸上闪烁着妖冶的光芒,白衣在风中猎猎作响,仿佛从地狱而来的死神。我看到他往日里干净漂亮的手上有鲜红的液体在流淌,一滴,两滴······但那不是他的血,是青羽的。

我心一紧,双手紧紧抓住衣襟,那夜若不是我以死相威胁,他肯定会杀了青羽吧。

“倾城。”身边七夜哥哥的声音传来。

“呐。”我回过头,努力使自己笑得自然,”七夜哥哥,你看,你栽的蔷薇已经开了,院子里的蔷薇又满了呢。”我用手指了指被青羽压坏的那块地方,此刻已经有新的蔷薇开出了血色的花朵。

“嗯。”七夜哥哥从后面轻轻拥住我,“他将下巴放在我的头上,你喜欢就好。”

嗯······我闷闷的哼了一声,七夜哥哥,今天还要吃药吗?

“你放心,这次我加了一些蜜糖在里面,不会很苦的。”七夜哥哥吻了吻我的秀发,声音有种莫名的蛊惑,多少次,我都因为这温柔而幸福的忘却所有,而今天,心中却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忧伤。

“是吗?”我淡淡的应了一句,目光重新陷入窗外的烟雨蒙蒙,心中的疑惑却愈加强烈。

十五,满月,院里的蔷薇在月光下有种说不出的妖娆。七夜哥哥早早的喂我吃了药,等到我睡着之后,他吻了吻我的额头,走出了房间。

四周一片沉寂,万物似乎都消失殆尽,而寂静之下,又似乎有什么异样的暗潮在黑暗中默默涌动。等到七夜哥哥离开已有半个时辰,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吐出了嘴里的药丸。

你根本不是妖!

你不是妖,倾城,你是人类,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但是我知道他正在把你慢慢变成一个怪物!

不要吃那些药物,你根本就没有病!

相信我,你不要再呆在他的身边了,找机会逃走吧!

·······

青羽的话回荡在耳边,在我的心里激起惊天巨浪。我捂住头,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我到底是谁?七夜哥哥到底向我隐瞒了些什么?他究竟想干什么······脑袋里一片混乱,第一次,我觉得我从来都不了解七夜哥哥

青羽让我逃走,逃走吗······除了他的身边,我能逃到哪里去?而且······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他,他是这个世上我最在乎的人啊!

我攥紧双手,泪水模糊一片。

窗外突然传来强烈的光芒,我目光一怔,不禁放下手,握住了枕头下的珠子,那是青羽给我的。

“十五满月,用这个看,你就会看到他的真面目!”

青羽是这样对我说的。

真······面目吗?

我紧紧的攥住手中蓝色的珠子,犹豫半刻,还是走出了房间。

窗外的月光皎洁得有些诡异,七夜哥哥站在院中,银发飞扬。他紧闭双眸,掌心力量凝聚,而满院蔷薇花都在颤动,似乎受到了什么感应,全部涌向他的四周,将他包裹起来,不一会儿,那些深红的蔷薇突然变成红色的液体,呼啸着钻入七夜哥哥的掌心。而下一秒,那些凋零的蔷薇又奇迹般的复苏过来,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开花,新的花朵又再次重复的同样的情景。

场景是说不出的诡异。

我颤抖着拿出珠子放在眼前,然后,骇人的一幕出现了,我看到每朵蔷薇花都是一张人脸!有大人的,老人的,甚至还有婴儿的······他们在七夜哥哥的力量下五官扭曲得变了形,睚眦迸裂,但是他们的嘴都在呼喊,满院的人脸,都在呼喊,他们在喊:“救命!”

“救命!!!”

可是下一秒,一阵凄厉的惨叫之后,他们全部成了一滩血水,融入七夜哥哥的掌心,最后呈现在七夜哥哥掌心的,是一颗红色的药丸,竟然就是我一直吃的那种!

咚!我再也控制不住,手中的珠子重重的砸落在地。

“谁?”七夜哥哥听到响声,猛地睁开了眼。

当看到我苍白的脸时,七夜哥哥怔住了:“倾城?!”

七夜哥哥急步走过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睡了吗?”

“你走开!”我控制不住的大喊,声音是止不住的颤抖。

“倾城,你怎么了······”七夜哥哥的话还没说完,掉落在地上的珠子忽然发出了诡异的光芒,然后,猛然钻入了七夜哥哥的身体里。

“这是?”七夜哥哥大惊,下一秒,他跪了下来,我看到一股诡异的黑气弥漫在他周围,鬼魅般的缠绕住他。

“这是······”我呆呆的坐在地上,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怔住了。

“伏魔珠,真的是名不虚传啊。”熟悉的突然声音传来,我抬起头,青羽的身影赫然出现在视线中!他的伤早就不见了,眼中有妖冶,而在他身后,是一群从没见过的人类,他们和青羽一样,瞳孔中是嗜血的光芒。

我的脸顿时变得苍白。

“是你!?你到底让倾城看了什么幻象!”七夜哥哥眼中有杀气在涌动,但却突然吐出一口鲜血。

我心中一颤:“七夜哥哥!”

(四)真相

“你不是说过不会对我们动手的吗!”我爬起来对着青羽歇斯底里的喊起来,“你不是说过除妖师不会杀对人类没有威胁的妖吗······”

“住口!”我的话被青羽身后的一个长者打断,“大胆魔物还敢放肆!”

“魔······物?”我愣住了。

“你以为,我们是针对七夜的吗?”青羽的笑容是说不清的嘲讽,让我从心底生出一种寒意。

“住口!”

“我们是来除掉你的!怪物!”

七夜哥哥已经来不及制止,青羽的话像一道闪电狠狠的击中了我,让我瞬间失去思考能力。

魔······物?指的,是我吗?不是啊,我只是······只是平常的半妖啊······

“你知道自己的身体里藏着什么吗?”青羽的眼中有幽幽的光芒在闪烁,“然后他动了动嘴角,是血魔。”

“血魔······”我愣住了,呆呆的回过头,看着七夜哥哥,希望能听到他给我一点解释,但是他避开了我的目光,眼神复杂。

我瞬间觉得天旋地转,其实······一直不敢去想的······

“怪物,就让我今天除掉你!”青羽身后突然飞出一人,长剑直指我喉头,可是他还没接近我,胸膛便被七夜哥哥的利爪穿透了。

“还有人吗?”七夜哥哥挡在我前面,声音冰冷。

“事到如今,你还要庇护她吗?”后面的长者声音充满愤怒,“如此非正义行为,你又是为何?”

“非正义?”七夜哥哥的声音充满讽刺,“那你们暗算我又是什么正义之举吗?”

风声飒飒,四周的杀气愈加强烈,我坐在地上看着对峙的两方,早已失去了思考能力。面前七夜哥哥的力量正在飞快的流逝,深深的不安充满我的胸膛。

我抬头看着皎洁的月光,久远的回忆开始在脑海中苏醒。

也是这样有着美好月光的夜晚,我不小心闯入了这座森林。

白衣男子躺在树上小憩,淡淡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恍如神般的高贵,我就这样看的呆了。

察觉到有人在看他,男子睁开了眼,一眼就看到面色苍白的我。

“人类?“

他眼中有惊讶一闪而过,随即察觉到了什么,不对,身体里有什么在苏醒······这种黑暗的力量,难怪没有妖敢接近······

“你是神吗?“我看着他,睁大了眼睛。

神?他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过了头:“你父母应该告诉过你,迷之森林里从来只有妖。“

“那你也是妖吗?”我在他躺的那棵树下坐了下来,顿了顿,说道,“我没有父母。”

“是吗?”他淡淡的应了一句,然后坐起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嗯······”我犹豫了一下,“我不想回去,今天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想到那座高深的院子,我的心中充满了不安,现在,那些大人应该在到处找我吧。

“哦?那你呆在这里是想跟我走吗?”

我没有想过,那不过是他的玩笑话,但那时的我却觉得是从天而降的救赎,于是想也没想,我狠狠的点了点头:“好啊!”

他愣了一下,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似乎在打量着什么,我呆呆的看着他,眼中满是期待,然后,他忽然笑了:“那好,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真的吗?”我兴奋的跳了起来,“我叫倾城,你呢。”

“倾城······”男子目光衣袂飘飘,目光深邃而悠长,在月色下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然后他薄唇轻启。

“七夜。”

“七夜哥哥,为什么那些人要把我关起来呢?”

“因为你和我一样,是妖,不过你是半妖。”

“真的吗?原来我和七夜哥哥一样呐······”

······

“七夜哥哥, 我到底是什么病?”

“放心,不过是出生是过于虚弱,一直用这药就好了。”

······

蔷薇花又开了呢,七夜哥哥,你看!”

“嗯,我看到了。”

回忆碎成一片一片,我颤抖着拉住了七夜哥哥的衣襟,泪水汹涌而下,可就在我指尖刚触到他的衣角,青羽的剑就过来了,他要杀的是我。七夜哥哥慌忙去档,然而下一秒,他剑锋忽然一转,深深刺入七夜哥哥的胸膛。

血,殷红的血,在七夜哥哥的胸前开成一朵巨大的蔷薇花,瞬间,我觉得我的世界都崩塌了。

青羽咧了咧嘴角,是阴谋得逞的笑容:“就算是强大如你,伏魔珠加上这把伏魔剑,你也没有力量去阻挡吧。”

“要知道,你的力量。”青羽的眼神邪恶,他低下头,在七夜哥哥的耳边喃喃,“你那强大的力量,那才是我想要的······”

“青羽,你干什么?杀了七夜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远处有声音惊慌失措的传来,然而青羽全然不顾,他拿出七夜哥哥身体里的伏魔珠,眼神嗜血:“哈哈,是我的,终于是我的了!终于,终于得到了······那强大的妖力,那不老的力量,哈哈······”

迷之森林顿时骚动起来,没有了七夜哥哥的结界,已经开始有妖接近这里,院外的一群人惊慌起来。

“怎么办,七夜死了,那些妖会失控的······”

“现在赶紧逃吧!”

“那这魔物怎么办,我们来此不就是除掉她的吗?现在趁着血魔还没有苏醒······”

······

我坐在地上,木然的看着身边的七夜哥哥气若游丝,脑中一片空白。他眼中有万般不舍和疼惜,可是已无力再站起来保护我,终于,七夜哥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在我的面前慢慢消失······

“七夜哥哥······”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最后残留在手中的,只有凄凉的风,往昔的美好一一浮现,可是现在却不过是昙花一现,零落成泥碾作尘,既然他已死,现在这世界对于我,又有何意义。

我胸口一紧,终于知道什么叫痛彻心扉。气息开始不稳,突然之间,我感觉有什么在汹涌而出,这是······

突然之间明白过来,靠七夜哥哥长期用药压制的力量,正在慢慢苏醒。

面前的青羽还在疯狂的得意,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我已经慢慢地站了起来,更没有看到,不远处跟着他一起来的那群人,眼中又是如何的惊悚。

我似乎只是稍稍用了点力 ,就看到青羽在我面前化作一滩血水。

世人都以为当血魔苏醒时,会再有浩劫,殊不知,其实苏醒的,不过是血魔的力量罢了。多年前的那个月夜,他们囚禁我,恐怕也是想在那可怕的力量苏醒前,杀了我吧。可谁知道我被七夜哥哥所救,藏了这么多年,可是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

巨大的悲伤与愤怒充斥着我的胸膛,我一步一步走近那些把我逼上绝境的人们,此刻他们的眼中除了恐惧,再无其他。

他们不知道,是他们自己,亲手塑造了一个新的血魔。

(四)蔷薇花开

七月,很少见的,下起了雨,我站在一片蔷薇花中,赤脚走过花丛。

现在世间流传着一个新的传说,迷之森林里住着一个恐怖的魔物,谁也没有见过她,然而夜深人静时,此魔物便会化作少女,唱起动听的歌,引诱世人进入森林,供她享食。

我失笑,世人总是如此,对于不知道的事物总是进行自我的猜想,多么愚昧的行为。

我低下头,轻轻地哼起了歌。。

七夜哥哥,你看,是深红色的蔷薇。我摘下一朵开的正旺的花朵,笑容天真。

嗯,看到了。面前的男子白衣胜雪,宛如天神,他看着我,微微笑了起来,它的花语是,只想与你在一起。

风吹过,男子随着漫天飞舞的蔷薇花,轻轻散去。

花瓣纷纷扬扬,在风中低低吟唱。

我低头,一滴泪水悄悄滚落。

待到下个蔷薇花开时,你回来,好不好······

搜索建议:夜祭  夜祭词条  
爱情

 沧海桑田

  给你一个爱的角落,即使,你一笑而过,仍然,让你盘踞着。    岁月将相思层层剥落,它的气息渐渐微弱,相思成灰。   ...(展开)

爱情

 被性骚扰是我的错?

纤云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可能因为家庭背景和个人审美观的问题,纤云喜欢穿一些常人眼中的“性感”衣物。特别在夏天,她喜欢一件吊带搭配牛仔热裤,青春靓丽,惹来不少...(展开)

爱情

 晚安是一道吻

 窗外爬满了暗色,屏上不知已划过多少只蚊子的血迹。    当冷漠遇上了悲哀,心里从痛恨中中侥幸逃脱的原谅,已经消失殆尽,一如那道死穴,无法被拯救。    一个人...(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