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七厘米的伤痛

  一、坏女孩的言伦

  

  2010年6月5日天气:晴朗

  

  言伦,知道吗?我很想你!

  

  我在日记本上写下这句话便无言可记。

  

  合上日记本,准备去教室上课!

  

  我总是一个人抱着大堆的复习资料走在校园的小道上,看来来往往的人,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的面孔,匆匆离去、与我无关。

  

  仰望天空,已成习惯。

  

  初夏的天空总是多情的,白云的衣裙,风一吹,掀起一片湛蓝的微笑。在风扯起我的发丝时,转动手中的棒梗,口中的阿尔卑斯糖与牙齿碰撞,发出咯登的声音,像是谁的微笑。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她们都说我是一个怪孩子,只有我明白不是怪孩子而是坏孩子,那种腐蚀、溃烂的坏。

  

  坏孩子,坏到没人关怀;

  

  坏孩子,坏到沦为怪孩子。

  

  到达教室、停下脚步,立在门口、晒太阳!

  

  余易扬殷勤的帮我把手中的复习资料书放到课桌上。

  

  “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

  

  我转动手中的阿尔卑斯糖梗,冲他孩子似的笑,早知道他有阴谋的。

  

  “我们已经是同班同学了,不需要做朋友!”

  

  “那我不做你同班同学,做你朋友”

  

  “呵呵,可以啊,那你转班!”

  

  我讨厌余易扬这个男生,因为他总是缠着我,让我不能安心学习。

  

  第二天,余易扬真的转到别的班了,他搬桌子走的时候对我微笑的说:“我们是朋友了哦,不许反悔!

  

  我装作很矜持的点了点头,随后呲牙咧嘴的笑!

  

  或许他转到别的班上就不会总在我眼前晃,不会永无休止的对我好。我是那样的不习惯有个男生对我好!妈妈说男生对女生好是有阴谋的,就是叔叔对妈妈好就是为了让爸妈离婚。我诅咒对女生好的男生,诅咒我的言伦!

  

  言伦、言伦,我又想起了我的言伦,该死的余易扬总是让我想起我的言伦。

  

  我掏出阿尔卑斯糖,撕开,塞进嘴里,**,手还在不停的转动棒梗。

  

  望着窗外,假装发呆,没有人会来打扰我的。

  

  “尹小陌!!”余易扬突然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把故作深沉的我吓了一跳,孩子似的尖叫。

  

  “干嘛呢!!”

  

  “对朋友也这么凶啊!喏、给你的棒棒糖!”余易扬摊开手掌,有我喜欢吃的草莓口味的阿尔卑斯。“谁稀罕你的糖!”我继续棒梗才发觉棒棒糖早已被嚼的只剩下棒梗,所以我又抓起余易扬手中的糖。

  

  余易扬看着我咯咯的笑。笑得愈让我感觉他有阴谋,于是我狠心的将那些糖抛掷在地上。

  

  “笑的难看死了!!”

  

  我推开他、走出教室,去操场散步。

  

  我想那些糖一定被摔的粉碎,就像我的童年、支离破碎!可我并不心疼,我只是忽然很担心余易扬以后不会再笑了,因为似乎只要是我说的话,他都特别在乎。我曾说他穿牛仔不配、打篮球不帅,他使再也不穿牛仔、再也不打篮球。其实他笑得好很好看,穿牛仔很拽、打篮球很帅。可是他总是让我想起我的言伦,我不能对他好的,因为我的言伦就是因为我对他好才靠近我的。

  

  二、七厘米的水果刀

  

  我的口袋里,时常藏着一把精致的折叠式水果刀。这是一个阴暗的秘密,就连我最好的朋友尹洛琪也未曾知晓。

  

  妈妈告诉我和男生交往最少要保持七厘米的距离。我的水果刀刚好七厘米,所以男生靠我太近就会被我的水果刀所伤。言伦,靠我太近,所以受伤的离开,也因为这个原因,尹洛琪和我绝交了,他喜欢言伦,这、我是知道的,可我不知道友情有一天会沦为爱情的牺牲品

  

  我是在走廊里碰到尹洛琪的,令我惊讶的是余易扬正和尹洛琪倚着栏杆聊天,我从他们身边经过,忽然很心痛。尹洛琪真的不理我了,不再对我好。我是那样的渴望有个女生对我好,可是一直以来除了尹洛琪就没有女生对我好了。她们说我什么都不懂,像个小孩,

  

  我是在走廊里碰到尹洛琪的,令我惊讶的是余易扬正和尹洛琪倚着栏杆聊天,我从他们身边经过,忽然很心痛。尹洛琪真的不理我了,不再对我好。我是那样的渴望有个女生对我好,可是一直以来除了尹洛琪就没有女生对我好了。她们说我什么都不懂,像个小孩,把妈妈的话当真理。只有尹洛琪知道我像小孩的原因,那只是我的伪装!

  

  洛琪和我同村,我们一起长大。我的事,洛琪是知道的!

  

  七岁,父母离异;

  

  十二岁,妈妈离去;我是奶奶带大了、因为想念妈妈,所以她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并时刻重复她所说过的话!

  

  “喂,小陌!!”

  

  一双亲切的手从后面搂住了我,我知道是尹洛琪,只有她才会对我做这样暧昧的动作。

  

  “对不起、对不起,小陌、小陌”

  

  我转身轻轻的拥抱洛琪,说:“我们和好吧!”

  

  洛琪怔怔的看着我,然后牵起我的手,一如从的友好。余易扬依旧倚着栏杆,似笑非笑的望着我和洛琪。

  

  “小陌小陌,告诉我,你和言伦到底怎么了?”

  

  “小陌小陌,告诉我言伦究竟去哪儿了?”

  

  “小陌小陌,我很想言伦,你想他吗?”

  

  洛琪不停的摇着我的手臂,难道她叫住我就是为了打听言伦的消息。我保持缄默!

  

  过了很久,洛琪突然松开我的手,说因为言伦,我和她不能再做朋友。我笑容淡定的冲她说再见。然后,眯眼,掩饰悲伤。

  

  睁开眼时,尹洛琪的背影渐行渐远。

  

  原来友情也可以成为爱情的陪葬品。

  

  尹洛琪,三分钟前的拥抱和牵手还有那句对不起是你给我的施舍还是恶作剧?

  

  口袋里的水果刀在颤动,我感觉伤痛的血液在流动。我用手紧握刀刃,让所有的伤痛随血液流动。

  

  我听见余易扬的呼唤声,许言伦的身若隐现…

  

  三、遗失的安全感

  

  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余易扬请假陪了我一整天。

  

  我只是痛的晕倒在走廊上,不愿意醒来,可我还是醒了、心醒不是清醒,我一直闭着眼直到余易扬累的坐着睡着了。

  

  即使余易扬让我很感动,但我还是想着我的言伦。我小心翼翼的取下了挂在我脖子上的水果刀,并将它藏在了白色枕头下。那把口袋里的水果刀应该是被余易扬夺走了,他以为我要自杀,多可笑的想法。

  

  陌生的环境、黑夜里亮着的灯、寂静的可以听见呼吸声,总让我产生极度的恐惧感。

  

  月光在窗外**我的心事。

  

  水果刀水果刀,我喜欢收集各种水果刀,并把它们藏在最贴进身体的阴暗角落。

  

  许言伦,许言伦,他是被我的水果刀吓跑的吗?那天,许言伦在我的脖子上发现了一条红绳,红绳上系着一把银灰色的水果刀,我任由言伦将它扯了下来。他怔怔的望着刀刃,然后看了看我,喃喃的说我太可怕了便扔下我的水果刀,我只顾着捡起我的刀,连言伦离开的背影都没来的及看。许言伦就那样消失了,无影无踪!

  

  尹洛琪一直认为是我伤了许言伦,因为言伦曾说过如果我不爱他,他就消失。

  

  可是,究竟是谁伤害了谁呢?我只是忘了解释那把刀是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纪念品而已。

  

  因为从小没有爸爸的保护,失去妈妈后,我就变得缺令安全感,直到遇见了许言伦。

  

  他是文学社的社长,他收集着我所写的每一篇文章,他说他欣赏我的文采,他说我很特别,有着小女人的可爱和抚媚,需要人宠溺。他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的呵护我,他会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买一大堆的甜食让我发泄,会给我讲笑话,一直让我笑到肚子发痛!会带我去玩小时候所错过的一切游戏…在他面前,我就是个小孩,有安全感的小孩。

  

  我是那样的依赖许言伦,把妈妈说过的话都抛在了脑后,和他零距离交往。和他在一起时,我把藏在口袋里的水果刀都扔了。只是那把妈妈留给我的水果刀忘了取下来而已。

  

  他就那样离开了,在那之前我们还在策划着一起办一个杂志社,连书刊名都取好了,就叫陌言,那是我们名字的结合体。

  

  许言伦,你可知道你就是我的安全感,你的离开留给我措手不及的恐惧,让我只剩下千疮百孔的灵魂,让我又重新把水果刀藏着阴暗的角落。

  

  四、余易扬的告别

  

  “小陌,我要你做我女朋友!”余易扬挡住我,深情的眼神,命令的口吻。

  

  “凭什么?”

  

  “凭我…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我微笑,然后冷笑,

  

  “我不需要你的喜欢!”

  

  余易扬怔住,笑容僵硬。

  

  我绕道离开,身影落寞。

  

  如果你不让我想起我的言伦、

  

  如果我不曾拥有过言伦,

  

  如果伤痛可以轻易开花,

  

  如果记忆可以擦摩成空白,

  

  也许我们会有未来!可惜只是如果,所以余易扬,我们不能在一起!

  

  我走在校园的主干道上,透过郁金香的枝叶看那夹在缝中的天空,幽蓝如同灵魂的色彩,这是我一直寻找的色彩!

  

  我开始试着忘记过去,也许时间可以让回忆归零。

  

  我开始和身边的人、不管是熟悉的、陌生的打交道,和她们开玩笑、聊天、购物!

  

  开始把那个阴暗的秘密曝光,告诉身边的男生,我是个可怕的女生。然后那些男生笑着离开我!只有余易扬,他用不屑的眼神挑衅着我,于是我把我口袋中的水果刀,还有系在腰间的水果刀,脖子上的水果到扯下来让他看。他望着水果刀,静静说的:“小陌,你太需要人保护了!”

  

  是的,我太需要人保护了,我喃喃自语,然后哭泣,没有声音,只有泪水!我又想起了言伦,他说过要保护我一生的!

  

  “余易扬,我讨厌你!”

  

  我狼狈的跑开,我知道自己的身影一定不堪一击,因为我的步伐是那样的凌乱!

  

  余易扬,他怎么可以轻易的让我变的软弱、可怜楚楚!

  

  “小陌,我想保护你!”

  

  “小陌,水果刀永远也不能代替人的!”

  

  “小陌,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这样缺乏安全感?”

  

  “小陌,我…对不起,原谅我对你一无所知。”

  

  余易扬的声音一直在脑海旋转,沉沦、若有若无!

  

  有些事、放在记忆里,锁着,从不敢轻易打开。因为那些事是尘封的债和伤痛。

  

  五、许言伦的出现

  

  “小陌,我找到言伦了。”

  

  尹洛琪将我从教室叫出来,我以为她怀念我们的友情了。可是这么突兀的开场白让我不知所措的愠怒。

  

  “我不认识你,许言伦他又是谁?”

  

  尹洛琪咤异的看着我,一脸阴霾。

  

  我只是笑,笑的有些虚假,是的,我又开始心疼尹洛琪了,尽管她伤我那么深,都是爱情惹的祸,友情并没错。可是,我和洛琪还能做朋友吗!

  

  “小陌小陌,对不起,嗯、求你答应和余易扬交往,好吗?”

  

  “为什么?你和他什么关系?”

  

  “因为他喜欢你,我喜欢言论,我想和言伦在一起!所以你必须和余易扬在一起!”

  

  “你无耻!”我用力推开尹洛琪。“尹洛琪,我看透了你!”

  

  洛琪蹲下抱住双膝,抽泣。我告诉自己不要心软。

  

  “小陌,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洛琪?”

  

  那么熟悉的声音,许言伦的声音。

  

  许言伦看着我,眼神黯淡无光!

  

  我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离开。

  

  许言伦,他已经不属我了。这是时间透露的讯息。

  

  我不知道那天我离开之后,尹洛琪对许言伦说了些什么…

  

  说我和余易扬在一起了?

  

  我看见他们在一起的身影、他们那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尹洛琪,认识你是不是注定了我的孤独?

  

  五、尘封的伤痛

  

  许言伦还是爱我的,他的爱是那样的自私,只想占有我。

  

  他总是背着尹洛琪来找我,花言巧语。

  

  他说,小陌,原来你不曾喜欢过我,可我爱你却那么深;

  

  他说,小陌,洛琪真贱,和她在一起只是玩玩,我的心中只有你。

  

  我恹恹地看着他,满脸鄙夷!

  

  “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混蛋!”我甩他一掌,然后准备离开。他伸手紧紧抓住我,我掏出水果刀**他的胸躺!血、伤痛的血在我眼前流动。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我收集水果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将它**那些自私的恶魔的胸膛,看他们的血一点一点的流干。

  

  十二岁那年,我和妈妈发生争执,离家出走。

  

  可是我无处可走,于是我去找尹洛琪。我还记得那晚的月色,朦胧的阴森。

  

  洛琪爸妈不在家,门竟没锁,当我推开洛琪的房门时,我看见黑色的影子在折磨着洛琪,可洛琪竟熟睡着,一定吃了**。

  

  我吓的大叫,然后就跑,我跑的很快,我碰倒正在路上喊我名字的妈妈

  

  妈妈问我怎么了,然后我就指着黑影,说不出话,我以为妈妈会带我逃开,可是妈妈竟从口袋里掏出水果刀,然后…月光下我看见恶魔的血,妈妈的血,那么刺眼。我捡起妈妈的刀,擦干血然后放在口袋里。

  

  我幻想着有一天能将水果刀**伤害尹洛琪的人身上,在他身上刺下七厘米的伤痛。

  

  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尹洛琪,决不,因为她是我妈的替身!我捡起妈妈的刀,擦干血然后放在口袋里。

  

  我幻想着有一天能将水果刀**伤害尹洛琪的人身上,在他身上刺下七厘米的伤痛。

  

  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尹洛琪,决不,因为她是我妈的替身!

  

  洛琪来找言伦时,看见我拿着水果刀,然后开始尖叫,用那种仇恨、恐怖的眼神看着我,我忽然明白我已经失去尹洛琪了…于是,我~~我看见余易扬惊慌的表情、还有心痛的眼神,这世上,我只欠他,因为他是那样真心的想保护我,只是一切都迟了,永别了!

搜索建议:七厘米的伤痛  厘米  厘米词条  伤痛  伤痛词条  七厘米的伤痛词条  
爱情

 男孩变坏的原因!

 十岁以前,就不说了,无非是淘气和不懂事。  十三、四岁的时候,开始对女孩有好感,但是那时候他离女孩远远的,并且以讨厌女孩 自居,生怕被同伴嘲笑。  十五岁的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