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心灵上的那把锁

    雨点轻轻地敲打着列车的窗户天气是那样的准闷,人也变得懒洋洋的,车中有的人闭目养神,有的凝望窗外,风,带了些热点从窗扑来,使人依稀嗅到是夏天的气息。

  列车慢慢的停下,这时上来了两个人,他们不约而坐到相临的位子,也不约而同打开同样的报纸——政法日报,男孩好奇地问女孩:“伊,你也喜欢政法日报。”女孩红着脸点点头露出笑颜。两人仿佛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交谈起来了,女孩得知男孩是王梦然A军校的,而男孩也仅知道女孩叫罗淋是B师范学校的。时间在飞逝,当他们正聊的哦津津有味时,男孩忽然冒出一句:“我的站到了。”也许太匆忙,也许是羞涩,忘记告诉女孩的详细地址,女孩也许是自己的自尊和羞涩不敢问男孩的地址,只好默默望着男孩的背影。

  思念的煎熬无时不牵动着这两个刚相识的心,三个月过去了,女孩没有一天不想着曾在车厢的王梦然,她的日记栽满三个字——王梦然,也曾幻想要到A军校觅王梦然,正在焦急万分的时候,学校广播室播出:“一封来自远方的信,信中写了罗淋在列车里如何关心老幼的动人事迹,另请学校帮他找到罗淋的地址,好让他还给她在列车掉的钥匙,以致感谢。听到广播的罗淋仿佛是一只有翅膀的小鸟,飞一般地跑到广播室,迅速的把王梦然的地址抄下来。

  他们开始以书信来往,以还一把金钥匙为由谈起分别几个月的种种。人生 理想 未来……,三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都毕业并面临着就业,政法成绩优秀,表现突出,很快在A市找到一份称职的工作,而罗淋也不错正在联系大重点高中任教,有一天,王梦然对罗淋说:“我知道你有一把锁,必须用我的一把钥匙才能打开,等你正式有工作以后,我帮你打开吧,”罗淋听到这,晶莹般地泪花不由涌现,心想:“我三年幕幕思念的人儿,快要和自己相拌,心理美兹兹的”并撒娇说:“好呀如果你不开的话,我可要请人撬开哦。”然而不幸的消息降临到他们的身上,罗淋相依的母亲患了白血病并且是晚期了。孝顺的罗淋只好离开这个她作为向往未来,离开时刻默念依靠的男人,回到村里挑起照顾母亲的重任,做个普通的小学老师来了。

  然而罗淋永远在王梦然心室的一角,无人能代,他只好全心全意的投到事业中去,无怨无悔,每天只好望着罗淋的相片发呆,两年的时间有过去了,罗母悄悄的离开了人间,把几万的医疗费留给她女儿了,每月400的工资何时才能还清呢?无奈的罗淋只好出外打工,在同样的列车,同样的座位上,猛然的发现坐在临位的男孩有一中曾相识的感觉,男孩转过头来轻轻地说:“罗淋?”

  两人相望而笑了起来。笑容很甜,但是不美,在他们心灵的世界里没有默契了。说真的有时候等待也许是一种无奈呀,王梦然在默默的等待中得了一种病,在他死去的时候只有双胞兄弟在傍边,在他默默等待,苦苦等待的三年里,心里总是忘不了他曾爱过的罗淋,罗淋何尝不是呢?于是他叫弟弟把自己的思念代给罗淋。可是更巧的是,他的弟弟也喜欢罗淋,一种代兄对爱人的欲望激他走向罗淋的心灵世界可是……他毕竟不是他的哥哥呀!

  请世间,情为何物?为什么?相爱的人,总是有人,有事去疏散他们呢

搜索建议:心灵上的那把锁  心灵  心灵词条  心灵上的那把锁词条  
爱情

 色狼也有好男人

 很多人,平时其实很正经的,很可爱的,是个好男人。但是上了网很可能见到女生就是要求上床,因为平时生活太乏味阿,而且生理正常。既然到了网上,那还何必掩饰自己想和女...(展开)

爱情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迎着惬意的海风,光着脚丫子,一步一步,狡猾的银沙在脚底下扭动,忽而挤入脚丫旋转,时而爬上脚背后一骨碌翻滚回去。抬眸望向远处,亲抚着发丝的嘴角不自觉上扬,这不正是...(展开)

爱情

 男人对年轻美眉的冲动

 男人莫名的幼齿情结  毫无疑问地,很多男人都有喜欢「幼齿」的倾向,「美国心玫瑰情」里,凯文史具西垂涎女高中生的模样,就令人印象深刻。一位年仅二十岁的女生是这麽...(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