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路笛雅与袁坡坡(第二十四章 偷盗事件)

  第二十四章 偷盗事件

  新学期的日子总是忙忙碌碌,袁坡坡偶然还打《王者荣耀》,但是有了妈妈的监管,也不像过去那么迷恋了。袁坡坡始终没有向路笛雅透露过上学期他因为路笛雅的“告密”而生她气的事。

  一周一组的值日轮到了路笛雅他们这一组,路笛雅是值日组长,她必须给组里每一个人进行合理的分工。

  组里两个重量级的人物,胖仔和肥牛去打扫环境区,梅雨辰和袁坡坡去扫楼梯。李雨薇、路笛雅和何若其打扫教室,李雨薇和路笛雅负责擦地板,何若其负责摆桌子,倒垃圾。

  班里还有几个在补作业的同学,李雨薇和路笛雅挥汗如雨地使劲移动着墩布,以便快速地干完活。

  活终于干得差不多了,何若其去把垃圾收起来,倒垃圾了。可她怎么也找不到簸箕,她急急忙忙地跑到路笛雅身边问:“簸箕不见了,该怎么办?”大家分头找起来,可还是没有发现。

  路笛雅低头思考了一下,忽然灵机一动,拍了一下脑门儿,“我有办法了,咱们去三班借一下,三班的同学今天去外校参加活动了。”大家都知道,他们五年级这几个班从来也不锁教室的门,从来也没发生过什么事,大家都想着早点放学,其他同学附和道:“对,对。”路笛雅和李雨薇一起来到了三班,拿上了簸箕。用完后,路笛雅特地写一张感谢条,内容如下:

  赵老师

  您好!今天我们班的簸箕不见了,特地借你们班的用一下。

  谢谢!

  四班:二小组

  路笛雅满怀感谢地把感谢条放到了三班的讲台上,放好了簸箕,满意地和李雨薇一起放学了。

  第二天早,大家都在晨读的时候,三班秦老师怒气冲冲地走进四班教室,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只见秦老师的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好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扫视着班里的同学。

  四班学生一脸震惊地坐在那里,连冀老师也是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秦老师扬了扬手里的纸条,路笛雅一看,差点惊得下巴没掉下来,那不是自己写的那张吗?出什么事了?路笛雅害怕的手都有些发抖,额头直冒冷汗。

  秦老师顿了顿:“昨天放学谁去我们班了?这张纸条是谁写的?”

  路笛雅听了吓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心里惊张都快无法呼吸了。她怯怯地说:“是我。”顿时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齐刷刷集中到她身上。

  秦老师以一种严厉的像法官似的口吻:“我们班的两只白板笔不见了,昨天上午,它们还好好地放在那里。”

  班里有的同学“啊!”了一声,弄明白了秦老师生气的原因,大家又一次把目光投向路笛雅,看她怎么解释。

  路笛雅顿时脸变得通红,从脖子一直红到耳后,眼睛里充满了委屈的泪水,她使劲地抿了抿嘴唇,忍住了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秦老师,我是去三班借过簸箕,可我没有拿白板笔,是李雨薇和我一起去的。”

  胆小怕事的李雨薇,慢慢地站了起来,“老师是我和路笛雅一起去借的,不过是她自己去还得。”

  李雨薇这么一说全班炸开了锅,仿佛路笛雅就是偷笔的小偷,路笛雅无力地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冀老师看到了路笛雅煞白的脸蛋,看见了她抖动的睫毛,她体会到了路笛雅内心所经历的痛苦和煎熬。

  冀老师转身对秦老师说:“秦老师你先别生气,你先回去,如果这件事是我班学生所为,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秦老师听到冀老师的话,不好意思在查下去,转身愤愤地离开了。

  教室里顿时变得很安静,安静的有些可怕,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我不认为,是路笛雅拿得,谁拿了别人的东西,还留张纸条,这不是告诉自己是小偷吗?有谁知道更多的线索,希望提供给老师。如果真是谁拿的,请私下找老师主动承认错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班里。”

  冀老师的话稍稍给了路笛雅一些安慰,有学生表示赞同,但也有学生不以为然,她为无法消除同学们的疑虑,而深深地懊恼。

  事实上她的同桌袁坡坡,一直在静静观察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当然不相信是路笛雅拿得,作为同桌,这一点他还是确信的。他一直在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努力找事情的突破口。

  一节语文课,就这样在大家各怀心事中度过了,随着下课铃响起。冀老师离开了教室,路笛雅满怀委屈,她的内心充满着痛苦,在她深陷困境时,没有一个人出来为她排忧解难,她如坐针毡地坐在座位上。同学们三三俩领地聚在一起,不时地向路笛雅这里望望,路笛雅真是有嘴也说不清楚,李雨薇满怀深深的自责和愧疚,要是她不说,路笛雅是自己去还得簸箕,同学们就不会怀疑路笛雅,路笛雅也不会如此难过。就在这时,袁坡坡大叫一声,“哎!我想起来了,我这就去找老师,路笛雅你就等好消息吧!”说完,袁坡坡就像风一样跑出教室。路笛雅一脸疑惑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袁坡坡要干什么?

  袁坡坡走进办公室,来到冀老师身边,“老师我有情况反映,昨天我在扫楼梯时,瞥见了咱们班的叶紫溪,从三班出来了,手里好像那着什么东西?”

  冀老师瞪着大眼看着袁坡坡,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她对叶紫溪情况的了解,她不应该会干这种事,叶紫溪家里情况非常好,那可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不过既然有人反映了,冀老师就地调查一下,她让袁坡坡把叶紫溪找来。

  叶紫溪落落大方地来到冀老师身边,一脸无辜地问:“老师是什么事?”冀老师定了定神,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紫溪,你觉得老师会有什么事问你?”叶紫溪没有想到老师会反问她,神情里有一丝的慌乱,不敢正眼看老师,抬起右手弄了弄额前的刘海。

  “昨天有人看到你也进了三班的教室,老师希望你能把发生的事和老师如实汇报。”叶紫溪一下乱了方寸,她没想到老师会这么问,她吓得脸色苍白,只有脸颊上有两个红点。她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呼吸急促,攥着钢笔的左手像风中的树叶一样颤抖着。她用右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故做镇定地说:“老师,可是白板笔是路笛雅拿得。”

  “你怎么那么肯定,笔是路笛雅拿得。”叶紫溪再也否定不下去了,她“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断断续续地说:“老师我错了……。我只是觉得一时好玩……你原谅我好吗?”

  冀老师充满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知道错了就好,老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记住拿别人东西的这种行为,就是小偷的行为。”

  此时的盗窃事件终于水落石出了,冀老师带着叶紫溪回到教室的那一刻,看到叶紫溪的表情,路笛雅明白了一切,她如释重负。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化作泪水,无声地流下来。细心的袁坡坡看到这一切,他悄悄地递上一张纸巾,路笛雅看着眼前的这张纸巾,心里充满了感动,接过来拭去了脸上的泪水。

  班里的学生也都明白了,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冀老师只是轻描淡写:“三班的白板笔已经找到了,拿它的学生是出于好玩,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老师希望从今天的这事中吸取教训,偷东西的行为毕竟是可耻的。类似的行为希望以后不要发生。”老师停顿了一下,“任何事情,大家都不要根据自己的主观判断,轻易地下结论,这样会伤到别人,也会使自己变得盲目而武断。今天因为怀疑路笛雅,而使她心灵受伤的同学,应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抱歉。”

  怀疑她的学生纷纷向路笛雅投来了,满含歉意的目光,路笛雅反而感到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低下了头。今天路笛雅的心经历了过山车般的的起伏,所有的情感在今天她都体会了。她内心深处对袁坡坡充满了感激,袁坡坡在她的眼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帅气。

  路笛雅对李雨薇有一点生气,不过想想,李玉薇说得都是实话,加上她这个人本来就胆小。路笛雅一低头看见了,静静地放在书柜里的一个玩偶,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原谅我好吗?你的薇薇。看到这里,路笛雅也就原谅了她。路笛雅回头看了一眼李雨薇,给了她一个淡淡的微笑,李雨薇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被挪开了,她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马上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并亲昵地搂住了路笛雅的肩。

  袁坡坡看到这里,露出鄙夷的声色,满不在乎地说了一声:“你们女生就是矫情。”

  路笛雅和李雨薇毫不示弱,异口同声回道:“要你管。”

  这场风波,就在他们充满友谊的氛围中结束了,明天又会是美好的一天。

搜索建议:路笛雅与袁坡坡  坡坡  坡坡词条  偷盗  偷盗词条  事件  事件词条  路笛雅与袁坡坡词条  
爱情

 我终于走出爱情“禁区”

 倾诉人 韵 年龄24岁 职业 公司文员  关键句1:他是个体贴的男人,晚上加班后他会开车送我回家,有时他甚至会在节日送我一些小礼物。这让我真的很感动,或许远超...(展开)

爱情

 我想你了,你感觉到了吗?

我想你了,你感觉到了吗?爱,原本很容易,就是轻轻把你放在我心里!爱,其实也不容易,因为今生不一定有缘和你在一起,也许只能远远的守护你好想拨通你的电话,只想听听你...(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