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与禹政卿见面时,他穿着小学生夏季校服式的上衣,下着一条已辨不出颜色的裤子。这身打扮穿在一个快50岁的人身上,让人在别扭的感觉之外,还有一种难以言状的苦涩。

  禹政卿在外奔波多年,曾一度成功抵制了婚外恋情。但他却没能挡住一个“特别的”有夫之妇的诱惑。

  没有爱情,我仍忠诚我的婚姻

  父亲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这种成分让我在那个特殊的时代碰过不少壁。初中毕业时,我学习成绩优秀,但却念不了高中。到了成家的年龄,条件稍好的女孩都不愿意嫁给我。无奈,我和冬枝组成了家庭。冬枝没有念过书,但人很勤劳贤惠。有一个家我就满足了,即使她是文盲我也认了。

  我喜欢舞文弄墨,加上头脑灵活,就在乡里谋到个一官半职。第三个孩子出生后,我做了绝育手术。但手术失败,我和冬枝又连续生育了三个孩子。最终,我因超生被撤消了乡镇企业的经理职务。为了生计,我辗转到广州,进入了一家新闻媒体,从事编辑工作。

  1997年,为了照顾父亲和家人,我离开了广州。第二年,经朋友介绍,我进入一家跨国公司武汉办事处担任经理。

  工作中,我与公司财务处的李贞日渐熟悉。李贞也来自农村,无形中我就对她有种亲切感。我视她为小妹,经常给予她尽可能的帮助。但日子一长,我渐渐感觉到李贞看我的眼神不再坦荡自然,便猜测这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也许在误会我。虽然我的婚姻不是以爱情为基础,但我明白一个男人对婚姻和家庭的责任。我开始刻意减少与李贞的直接接触,尽量安排我的副手———一个年轻的男孩负责与财务接触。我以为这样能向她表明态度。

  一天傍晚,过了下班时间很久,我仍留在公司整理文件,李贞走进了我的办公室。她略带忧伤地问我,是否她在工作中出现差错导致我冷落她。我说:“我一直将你当妹妹看,想给你尽可能的帮助,但现在我觉得帮助也应该保持距离。”李贞充满期待地说:“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有家庭和孩子,但我不计较,我愿意做你的情人。”我的神色和语气立刻变得严肃而生硬:“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请自重!”我的话很重,但我别无选择。李贞恨恨地离开了,转身前,我看到了她脸上的泪珠。

  不久,同事们开始传闻李贞和我的副手谈恋爱。但背地里她却常到我的办公室,对我百般纠缠,这样使得我之前对她的好印象也开始渐渐消失。

  一个月后,我不堪忍受李贞对我的纠缠而解雇了她。几天后我的副手也提出了辞职,我没有挽留。月底,公司清算时,财务上已有一笔16万元的巨款不翼而飞。李贞与我的那位副手联合卷走那笔钱,远走高飞了。我被迫引咎辞职。

  遭遇荒唐而真挚的爱情

  休息一段时间后,我应聘到了武汉一家公司做营销主管。

  2001年初春,冬枝的弟弟雁青和弟媳芝仪到武汉打工。为了节约开支,我们合住在一套房子里。刚开始,雁青夫妇只是靠在武汉街头擦皮鞋为生,但相处后我发现,芝仪是个音乐能手,吉他和手风琴弹奏得特别好。于是,我建议她到吉庆街的夜市上去演奏,结果芝仪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那以后,芝仪就不再擦皮鞋。雁青也在我的指导下,到吉庆街给人拍快照,生活随之有了很大改变。芝仪将这一切都归结是我的功劳,因为这条路是我为他们铺设的。她因此很感激敬佩我,对我的饮食起居照顾得也更周全了。因为雁青没有多少见识和文化,做起事来机械呆板,所以每天下班回家,芝仪总有很多话与我谈。她爱好音乐,我喜好文学,艺术是融会贯通的,我们交流起来总感觉很投机也很默契。

  我比芝仪大16岁,她还是我孩子的舅妈,所以我总将她当作自己的妹妹。但芝仪却偷偷将对我的崇拜,逐渐转为了爱。很多时候,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时,她的话语就变得无所顾忌。刚开始,我只当她性格外向,喜欢拿我开玩笑,便会与她随口搭几句话,让我们的谈话氛围更轻松活跃。

  有一次芝仪对我说,一个人终身没有情人,他就是个愚笨的人。我反驳她说,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要看在什么样的处境下,遇到什么样的人。这时,芝仪突然冒出一句:“那你和我之间呢?”我被她的直截了当羞得面红耳赤。其实在我心里,我也很喜欢她,但我更愿意将这种喜欢理解为大哥对小妹的怜爱。我强装镇定地对她说:“我们现有的亲戚关系和年龄差距,让我只能把你当妹妹,不能有其他想法。”

  芝仪听到我的话就不再出声,转身到了另一个房间。我知道她不开心,但我什么都不能再多说。不久她又过来了,手里拿了一瓶白酒,要我和她对饮。我知道如果我不陪她,她还是要喝,而且会喝得更多。想到这些我就答应了她的要求。那瓶酒喝完时,芝仪已经醉了。当我将她扶上床盖好被子准备离开的刹那,芝仪突然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喃喃地说:“我很爱你,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今生最开心的时光……”那一刻,我对芝仪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如开闸的江水尽情地奔涌而出。

  不久,我应她要求,安排她到我所在的公司上班。说是打发白天无聊的时光,其实是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共处。那段日子,我们一起上下班,一起回家做饭,形影不离。晚上芝仪去吉庆街演唱时,雁青虽然也去,但他们各做各的事,并不在一起。我会借喝酒的名义,暗地里陪芝仪。

  芝仪说,有我的支持,她有强烈的赚钱欲望和动力。她设想赚到钱后,与我开始新的生活,她的努力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很受感动,去吉庆街也更勤了。雁青从没有怀疑我到吉庆街的目的,在家里,他对我们也没有丝毫的怀疑和防范。

  荒唐恋情无奈收场

  芝仪的妈妈和妹妹不久就与我们住到了一个屋檐下。凭着女人的直觉和敏感,她们都觉察出我和芝仪的关系。芝仪的母亲比我大不了几岁,她没有责备我与芝仪,反而私下里对我说,如果我和她在一起才比较正常。更为荒唐的是,芝仪的妹妹竟也产生了跟她母亲类似的想法,试图取代芝仪。我知道,这都是我看似显赫的工作头衔惹的祸。

  我和芝仪都没有预料到局面会变得如此荒唐,甚至到了可怕的地步。为了解决这种危险的状况,我和芝仪商议后,决定结束这段感情和关系,双方保持距离。

  我和芝仪在公司过于密切的接触,也已经受到同事们背后议论,所以我们同时辞职了。我搬出了芝仪和雁青的租住屋,将冬枝和几个儿女接到了武汉。我在黄鹤楼附近开了一间书画社,维持生计。

  我离开后,芝仪变得很抑郁。晚上到吉庆街时也没有精神,她没有激情和动力拼命挣钱了。半年后,她和雁青离开武汉,回老家盖了新房,安定了下来。

  至今我和芝仪都保持着联系。她三十岁生日时,我以“祝芝仪生日快乐”为首字,题了首诗送给她。说真的,我非常眷念她,只是理智和道德告诉我,我们的关系必须终止。

  今年的非典影响旅游经济时,直接影响了我书画社的生意。大儿子成绩优秀,我希望培养他考大学,但眼前我却无力负担他的学费。冬枝不理解我,她认为孩子初中毕业就可以出来打工,完全没有必要上大学。

  最近我老在想:如果我能和芝仪走到一起,她帮我开发文化事业,我协助她施展音乐才华,各尽所能,按照以前合作的效益来看,我们的月收入可达到2万元左右,供6个孩子同时上大学都没有问题。而现在,我和冬枝在一起只会一事无成,让孩子跟着受苦,每每想到这些,心中就会增添莫名的忧愁和烦恼。

搜索建议: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人  不该  不该词条  爱上  爱上词条  女人  女人词条  一个  一个词条  
爱情

 爱你一如既往

 他们的爱情可以是才敢与君绝,他们的爱情也可以说是天荒地老,他们用各自的体温温暖着爱的延续。病魔并没有摧毁他们对爱情的放弃,反而让他们更加的不离不弃!!    ...(展开)

爱情

 小小说《青春萌动》

寒冬还未退尽,春天却已到来。一阵阵湿热的春风吹进校园,将操场周围的柳条吹得暗绿,将满操场洁白的积雪融化得七零八落、残雪点点。下课铃一响,同学们像鸟儿一样飞出了教...(展开)

爱情

 后七年

 毕业就分手,是恋人们被下了诅咒,还是恋人们因为这传言而变得软弱?想象过很多次,如果我们分手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说的,只是如果。没想到这如果中的如果,就在五...(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