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出轨之后

(一)夜已经很深了,心茹拖着疲惫的双腿,打开门,枫不在,被子还折的好好的,房间

空空的,不祥的预感把心茹的心揪的紧紧的。

这些天,心茹一直都觉得有什么要发生?心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心茹的

第六感总是很灵,这更加剧了心茹的不安和恐惧,隐隐中,心茹知道自己丢了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心茹静静的坐在床边,慢慢的燃起一支烟,茫然的望着床头上那张精制的结婚照片。

照片上的心茹,幸福而满足的依偎在枫的肩上,甜甜的笑。

(二)当时针指向凌晨两点时,心茹已经抽完了一包烟了,眼睛也渐渐的湿润了。

枫还是没有回来,枫突然的就消失了,在6月25日这夜。

在这之前,心茹是自信的,是相当自信的,因为枫绝对是一个可靠的男人,也从

不会晚归。

而这晚,心茹的自信却显的单薄起来了,尽管心茹克制自己不去打枫的手机,

尽管心茹知道枫迟早要回来,因为这里才是家。

多日了,心茹早就查觉到枫的变化:枫游走不定的眼神;枫每次接电话的慌张表情;枫渐渐消瘦的脸......冥冥中,心茹知道枫的感情出轨了,心茹却一直没有戳穿他。心茹在等,在等枫的坦白,心茹要枫亲自告诉他一切,哪怕残忍。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心茹的痛一点一点的加剧。

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烟雾,绝望无声的沿袭......

心茹轻轻的关上门,走出来.心茹实在想走走,静静的等待会让人窒息。

(三)心茹不知所措的站立在桥头,在凌晨4点。

桥上已经没有任何生命存在,心茹觉得自己也只是个哀怨的幽灵,没有了生命。

心茹依着栏杆,眼泪一点一滴的落在水里,荡起一个又一个小圆圈。

水载着心茹所有的哀怨,流向远方,夜风冷冷的拂过心茹的脸,心茹的心凉的没有了温度。

枫,那个让心茹可以在任何时候悸动的男人,却突然的出现在心茹的面前。

“回去吧,很晚了,天很冷。”枫温柔的说,好象从没有消失,也从未让心茹伤心。

心茹回头,看见了枫,还是那种游离的眼神,只是口气已经很平静了。

“好吧!”心茹总是一次次轻易的原谅枫,甚至不去问所有的原因。

心茹就一直被枫拥着走回家。

(四)还是那扇门,那个家,枫打开门。

心茹却觉得很冷,很空,因为心茹已经确定自己真的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心茹终于止不住的哭起来。

枫望着那个女人,那个给了自己全部青春的小女人,内疚混着心痛,让枫再也无法逃避,尽管枫一直打算不让心茹知道一切。

“在恨我,是吗?你已经知道了?”这是枫一直不敢面对的话题。

“是的,但是不知道原因,等你告诉我!”心茹抽泣着。

“也许不说更好,我还在爱你!真的!”枫只是偶然的出轨,枫想回头,枫还眷恋着家。

“可是,我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心茹明知道知道的越多,受的伤害就越深,心茹却还在坚持。

“一个不如你的女人,一个永远比你脆弱的女人!”枫在叹气,枫已经惹火上身了,那女人不易摆脱,甚至以死相拼。

“我可以见见她吗?”心茹固执的让枫头疼。

“这对你很重要吗?”枫不知所措的问。

“是的!我至少要明白是怎样的女人夺走了我的老公?”心茹咬牙切齿。

“好吧!这是她的电话。”枫无奈的把手机上的号码给了心茹,因为枫现在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在这种情况下,是枫自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五)心茹第二天的晚上,就见到了她,枫的情人,心茹的情敌。

心茹把她约到一个茶坊。

远远的,心茹看见一个穿浅色职业装的女人向心茹走来。

女人没有施任何粉黛,看上去很成熟,长的不难看,也算不上漂亮,脸却很苍白,年龄看上去比心茹大。

“坐吧!”心茹忍辱负重的说。

女人慢慢的坐下了,有些不安,不知道心茹究竟想怎样?

“喝点什么?”心茹问,心茹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口味。

“白开水。”女人淡淡的说。

“来杯花茶和一杯白开水。”心茹向仕者要求。心茹的心,有点不快,女人喜欢的只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而枫喜欢的女人,是怎样的?心茹开始迷茫。

“你们相爱吗?”心茹痛苦的问。

“我爱他是肯定的!他在犹豫,因为你!”女人坚定的说,充满敌意的望着心茹,

好象第三者不是她自己,而是心茹。

“你还不能确定他是否同样的爱你?”心茹好象看见了一点阳光。

“是的,我不否认!但是我确定我比你更需要他!”女人有着和心茹一样的固执。

“那你确定比我更爱他吗?”心茹在挑衅,心茹不服气,几年的感情会在几个月之间就全部输光?心茹不相信。

“我曾经为他自杀,你会吗?”女人终于落泪。

心茹被她将住了!一个容颜,年龄都不及心茹的女人用残忍的方式,狠狠的

将了心茹一军!心茹的王牌丢了,老王陷入了困境。

心茹觉得和她是在下棋或打牌,赌的是枫的爱情,而心茹输了!

心茹不再说话,默默的望着茶杯里,浮在水面的茉莉花,突然明白茉莉花是香浓的,但不及白开水的温度。茉莉花茶的本质也是白水,茶是离不开水的,而且非要是沸腾的水,才能成为茶,而心茹的温度不够,是比不过那个女人的,尽管心茹很

想赢得这场爱情。

“你会放手吗?会把枫给我吗?”女人在乞求。

“那要看枫自己!我们谁也做不了主!”心茹在这点上,看的比那女人透彻。

沉默,两个女人都开始沉默了。

茶坊要打烊了,两个女人各怀心事的离去了,互相没有送别,因为胜负还掌握在枫的手里。

(六)心茹在见到了那个喝白开水的女人后,就变的安静了。

心茹渐渐的明白了枫的困境,男人在出轨的时候必定要付出代价,不管他究竟愿不愿意?

心茹一直安静的等待枫的最后的决定,心茹什么都不想问,只等待结局,尽管等待的过程是痛苦的。

心茹终于等到了枫回归的爱。

那天阳光很好,暖暖的。

心茹还睡在被窝里, 心茹听见枫在叫她:“宝贝,起床了!”心茹鼻子一酸,泪又不争气的落下。很久了,枫已经没有再这样叫过心茹了,心茹知道失去的东西找回来了,心茹无法不流泪。

心茹又开始象从前一样的撒娇,赖着不起来。

枫掀起心茹的被子,把心茹抱起来,喃喃的说:“小懒猪,还耍赖呀?看我怎么折磨你?”

枫把心茹放在自己的怀里,疯狂的吻着心茹,手一遍遍抚摩着心茹的身体,直到把心茹彻底的融化......那天枫和心茹有了结婚以来最疯狂的一次性爱。

(七)心茹更加珍惜枫和这个家了。

心茹甚至放弃了自己很多的爱好,把更多的时间都用来陪枫,心茹不想再失去什么了,心茹要牢牢的抓紧。

心茹也从不提起不愉快的往事,因为心茹相信枫会在恰当的时候彻底的坦白。

心茹后来终于知道枫是在一个酒醉后的夜,在男人无法克制的欲望里,迈出了第一步。

“一个正常的男人,是很难抵御一个赤裸的女人的!更何况这个女人一直在告诉男人,她在爱他!”枫在和心茹做爱后,拥着心茹坦白的。

“都过去了,不要再提!”心茹想阻止,因为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听自己的老公坦

白自己对别的女人的情欲,心茹的心在痛。

“可是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好受!”枫已经忍了很久了,在枫确定心茹已经完全原谅他之后,他决定说出一切。

“那就全说出来吧!”心茹坚强的说,心茹就是这样的女人,宁愿自己痛也要让自己的爱人舒心。

“其实在我酒醒后我就开始后悔了,很怕失去你!”枫是真心的,因为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一次次打电话告诉枫想他,如果不是枫一次次坚决的拒绝,那女人也不会自杀,枫一直是这样认为的,那只是一种情欲,没有爱。

“我也不想失去你!”心茹把身子挪了挪,头更深的埋进了枫的臂弯里。

“可是她以死相拼,所以那天回来很晚了。”枫觉得抱歉,却又不得以,枫在解释。

“说明她还是很爱你!”心茹的心又有点痛了,恍惚中又看见那个喝白开水女人的一张苍白的脸。

“我没有爱过她,真的!”枫说的很干脆。

“那对她不公平!”心茹觉得男人很残忍,心茹同情那个女人,也同情自己,因为都爱的无能为力。

“是的,对她我也很内疚,但是与爱无关。”枫淡淡的说。

“你就不怕她会再自杀吗?”心茹忧郁的说,心茹一直都在担心,甚至这种担心超过枫。

“不会了,她已经答应我了,都过去了!还好,没有失去你,谢谢你!”枫真诚的感

激,给心茹一个温柔的吻。

这夜,心茹就在枫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

(八)心茹又开始有了幸福的感觉,有枫心茹很是满足。

心茹与其说是个小女人,其实更象一个孩子,简单而快乐。

心茹剪短短的头发,永远穿紧身上衣和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大大的眼睛,明亮而单纯,藏不住任何的东西。吸一个牌子的香烟,嚼一种口味的口香糖,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和两颗调皮的小虎牙。如果不认识心茹的人,是绝对猜不出心茹的年龄和心茹的婚姻的。

枫就是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认识心茹的。

枫是个很内向的男人,不多言语,枫就是被心茹爽朗的笑迷住的。

心茹永远是某个场合的主角,因为心茹的活泼和女孩少有的幽默,永远的让气氛欢乐和沸腾。

枫从看见心茹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心茹,那个笑的象个小孩子的女孩。

枫沉寂多年的心,突然被扰乱了,爱情来了,无法躲闪!爱情可以改变任何一个人,包括性格。

从那天起,枫就开始发疯似的追心茹,直到心茹的心终于被俘虏。

心茹其实是被枫感动的,枫不顾一切的要和心茹在一起,不管枫的父母如何的劝阻,枫只说:“今生我就是要和她在一起!不管结局!”心茹其实就是被这话感动的。

多年了,心茹一直记得这话,所以才在枫的感情出轨的时候,有信心坚持等枫的醒悟和回头,因此心茹觉得什么也没有改变,只是多了个小插曲而已。

日子平静的过着,距离6月25号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九)“她在医院!心茹你来陪陪我?”枫在电话里,焦急的乞求。

“怎么回事?”心茹的心很乱,第六感再次出现了,心茹希望这次的感觉会失灵。

“她又自杀了,在抢救!”枫说话的声音在抖。

“马上到!”心茹的第六感还是灵验了,心茹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心茹走进抢救室,看见那个女人,全身插满管子,生命靠氧气和点滴维持着。

枫沮丧的站在她的床前,目光无助的望着心茹。

心茹走过去,第一次握住了那个女人的手,苍白而没有温度的一双手。

“还有救吗?”心茹小心的问医生,眼睛里已经禽满了泪,仿佛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罪过。

“吃了大量的安定,洗了胃,估计还得过几天才会醒。”医生很有经验的说。

心茹的手更用力的握住了那个女人的手,泪顺着心茹的脸颊滴落,打湿了紧握在一起的两个女人的手,心茹感觉到自己眼泪的温度,温暖却不灼人。心茹希望最好能惊醒她,不管用什么方式?不管自己将要失去什么?心茹其实知道自己终于要彻底的失去枫了!因为心茹的善良让心茹根本无法选择。

心茹日夜守侯在女人的身边,就象守护自己的亲人。

心茹让枫去睡,心茹心疼枫的憔悴,心茹还在爱着枫。

“我让你失望了,心茹!”枫绝望的望着那个善良的小女人

“错的不是你,错的是感情!”心茹低声的说,象说给自己。是的,感情总是在人

们始料不及的时候出现,人们来不及防备!谁又能保证自己今生都不会遭遇第二次感情?谁又能保证爱不会留下后遗症?

(十)女人终于醒了,在昏迷了三天之后。

她睁开浮肿的双眼,看见了心茹,正伏在椅背上,睡了。

她淡淡的一笑,苦涩的滋味再次涌上心田,原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还是活过来了,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心茹,一个情敌!女人嘲笑着自己的窘况。

这时枫推门进来了。

“滚!你给我滚!”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叫。

心茹被惊醒了,怔怔的望着他们。

突然,女人拾起一个杯子,砸向枫。

哐!枫躲开了,杯子摔在了墙上,玻璃碎了一地。

心茹默默的去捡地上的碎片,枫走近那个女人

“醒了就好!就好!”枫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

“你究竟爱我吗?还爱我吗?”女人紧紧的握着枫的手,突然大哭起来。

枫尴尬的站在床边,手被握的很痛,枫呆立在那里,没有了思维,面对两个同时爱着自己的女人

心茹在这时,默默的退出了病房,因为不想为难枫,因为心茹用另一种方式爱着

枫。

(十一)心茹隔了很久,才再次进入病房。

心茹看见那个女人在笑,枫坐在她的床边,给她削梨。

心茹的心被刺的很疼,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在眼睛里打转,心茹什么都明白了!其实这是心茹早料到的了,心茹的第六感从没有失灵。

枫怯怯的看着心茹,眼里充满了泪光。

“你可以出去吗?我想和她单独谈谈。”心茹哽咽的说。

枫默默的退出了,迈着沉重的步伐。

“你不该这样伤害自己,因为你还要好好照料他呀!”心茹温柔的说,心却疼

的承受不起。

“对不起,我夺走了你的老公!我根本无法离开他!”女人低着头说。

“他有胃病,肝也不好,你得提醒他吃药,少喝酒。”泪已经不可阻止的从心茹的眼里流出。

“恩!”女人点点头。

“祝你们幸福!保重!”心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走廊上,枫在抽烟。

心茹拍拍枫的背,说:“走了,好好爱她!”

“心茹!心茹!”枫绝望的喊,却只看见心茹坚强的背影......

(十二) 几年后的一个傍晚,心茹再次和她见面了。

远远的,看见她穿一个浅色的紧身上衣和一条发白的牛仔裤,看上去年轻多了。

她邀心茹去茶坊,心茹答应了,因为心茹很想知道枫的近况,因为从那次自杀之后,除了在离婚的时候见过枫,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枫了。

“喝什么?”女人问。

“花茶。”心茹还是没有变,唯一变的是这次是女人来问了。

“两杯花茶。”女人向仕者要求,同时从包里掏出一包烟,是心茹一直用的牌子。

“怎么喜欢起喝花茶了?还开始吸烟?”心茹纳闷女人的变化,其实一开始心茹就觉得女人已经改变了,从穿着上就已经看出来了。

“是的,枫说花茶的味道好,烟也是枫买给我的,连我穿的衣服也是枫买的......”女人幸福的笑。

“看得出你很幸福!”心茹酸酸的说。

“是的!枫对我很好,可惜没有孩子!”女人有些失落。

“不想要吗?”心茹问的很沉重,如果没有那次自杀,心茹应该和枫有一个孩子了,心茹在想。

“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枫在性方面不行了?哎,这也是我开始吸烟的原因!”

女人幽怨的说。

“那你还爱他吗?”心茹在担心,心茹开始渐渐明白了,枫还在爱着心茹。

“爱!还是离不开他!”女人坚定的说。

“那就好!去看看医生吧?会有孩子的!”心茹是真心的。

“看过了,没有用!”女人无奈的说。

“枫身体还好吗?”心茹依然关心。

“胖不起来,我已经很努力了!”女人认真的说。

“谢谢你照顾他!”心茹艰难的说。

“谢谢你给了我机会,枫说你是最坚强的女人!枫说就这点我永远都比不上你!”女人开始承认自己的脆弱。

心茹不再说话,女人也再次沉默。

两个女人又一次在茶坊打烊的时候,分手了。

(十三)那夜心茹买来了新的日记本,提起久违的笔,含着泪写下:

一个男人被两个女人爱着,是种幸福!

可是两个女人的爱情,终于还是毁了一个男人的幸福!

出轨之后,幸福终于擦肩而过......

搜索建议:出轨之后  出轨  出轨词条  之后  之后词条  出轨之后词条  
爱情

 如果,只是没有如果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如果青春可以永驻;如果岁月不会老去;如果那时候的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如果那时候的我没有那么天真无知,那么纠结犹豫;如...(展开)

爱情

 那一段不孤单的年华

 那一段不孤单的年华  文/珍惜眼前人  我想说,爱过不后悔,爱过不孤单,我不想说,那些为你流过的泪,那些为你心碎过的哭泣,爱本来就很美,只是我们的爱已经走到尽...(展开)

爱情

 梦

编者语 我无意捏造一个美丽的谎言,玷污初中青少年朋友们的纯洁与真诚,在这个年代里,却无法掩饰发生在我们校园内“羞于启齿”的早恋现象,是好是坏,有待于社...(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