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幸福纸团

   邵剑上课的时候喜欢转身与身后的徐正浩讲话,老师为这事批评邵剑好几次了,但邵剑依然故我。 

  邵剑并不是真的与徐正浩多么的谈得来,他回头说话只是想偷偷瞅几眼坐在徐正浩身后的庞蕾。

  庞蕾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更是一级棒,邵剑早在读高一的时候就偷偷喜欢上了她。到高二的下学期,邵剑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写了一封情书偷偷夹进了庞蕾的书里。那情书密密麻麻三大页,遣词造句都是火辣辣的烫,邵剑以为庞蕾看了一定会感动,但殊不知情书夹进庞蕾的书里一个多星期了,庞蕾一点反应都没有。每次他借故回头看庞蕾时,庞蕾正眼也不瞧他。

  邵剑很生气,不管你接不接受我的爱意,你起码也得回个话有个说法呀,凭啥就正眼都不瞧人?我就不信我引不起你的注意!

  邵剑打定主意要引起庞蕾的注意,但靠将学习成绩提高上去达到这个目的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邵剑的成绩一直在班上的后10名之列。要想引起庞蕾的注意,就只有在其它方面出风头。所以邵剑迷上了上课捣蛋,与老师顶牛。他发现,只要自己上课一捣蛋,庞蕾一准会皱着眉头瞧着自己。邵剑心里挺乐,管你皱眉还是不皱眉,只要你注意到我就好了。

  这一天上自习课,教室里没有老师,邵剑又转身与徐正浩说了一会儿话,但庞蕾专心做着自己的作业,压根儿就没理睬他,徐正浩对他的态度也很冷淡,他只好转回身去,拉着前面的同学,一定要讲笑话给那个同学听。

  才讲了几句,邵剑的后脑勺被什么东西“啪”地打了一下。邵剑回过头来,只见一个纸团在地上滚来滚去。很显然,是有同学对他大声讲话的做法不满,扔纸团打了他。这一下,邵剑来劲了,大声冲全班的同学叫了起来:“是谁?谁打了我?”同学们纷纷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但又都埋下头做作业去了。

  邵剑见没人承认,哪肯罢休,他弯腰捡起了那个纸团,一边将那纸团展开,一边说:“没人敢承认是吧?那好,我就不信我查不出来……”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噎住了,因为,那纸团竟是一封信。他迅速瞄了一眼信的末尾,署名就是庞蕾!

  邵剑的心跳顿时加速,庞蕾终于给自己回信了!他攥紧那封信,迅速跑出教室,躲进了厕所里。信很简短,只有几句话:

  “邵剑:接到你那封情书的时候,我失眠了两个晚上,我的心里非常矛盾,不知道该怎样说出自己的感受。说实话,刚进高一那会儿,我觉得你帅呆了,那时我就偷偷喜欢上了你。但现在收到你的信,我并没有多大的惊喜。因为我的父母不允许我读高中时早恋,他们说,如果发现我在高中与哪个男生递纸条写情书,他们立即就让我转校。我不想转校,所以我不能给你写信,也不能接受你给我写的信。而且我的父母给我下了死命令,我今后的男朋友必须是读过大学的。而你,以现在的状态,能上大学吗?我很担心。你说你爱我。如果这句话是真心的,你就应该为你自己,也为我俩的未来认真学习。我将在大学校园里等你。但在此之前,请你不要找我,我要看的是行动,而不是空洞的语言。庞蕾。”

  读完这封信,邵剑激动得满脸通红,他做梦也没想到,庞蕾也是喜欢他的呀。

  邵剑心里惶惶不安:以我现在的成绩,我能考上大学吗?他没有多大的信心。但不管怎么说,他打算放手搏一搏,庞蕾在信中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他们的爱情,必须建立在上大学的基础之上。就冲着庞蕾的那个约定,他也要努力一把,哪怕考不上大学,他也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对庞蕾的感情是真心的。

  从此之后,邵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上课时再也不回头与身后的徐正浩讲话了,更不在课堂上捣蛋了,他认真听讲,认真学习。铆足了劲要考上大学。但他的基础太差了,并不是想学好就能学好的,他干脆拿出高一时的课本,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加班加点,从高一的知识学起。高二的那个暑假,他更是足不出户,窝在家里一点一点地啃书本。

  功夫不负有心人,邵剑的成绩在不断地长进,老师和同学们看他的目光变了,庞蕾也对他露出了赞许的目光。高考前学校举行模拟考试,他的成绩竟名列全班第5名,总分只比庞蕾少了3分。填报志愿的时候,邵剑从老师那里拿来了庞蕾的志愿表,几乎是一字不差地将庞蕾的志愿抄在了自己的志愿表上。看来,与庞蕾在大学校园里牵手的愿望能实现了。

  邵剑和宠蕾同时被华中理科大学录取了。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邵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庞蕾,迫不及待地约她在东湖见面。

  当一袭白裙的庞蕾出现在邵剑的视线里时,邵剑再也不用控制自己的感情了,他冲上去,紧紧握住了庞蕾的手,激动地说:“庞蕾,我终于考上大学了,我终于实现你那个约定了,我现在可以好好地爱你了。”想不到庞蕾听了他的话,吃惊得睁大眼睛,后退了两步,惊讶地问:“你说什么呀?没头没脑的,什么约定什么爱的,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

  邵剑懵了:“你怎么不知道我说什么呢?你不是与我相约在大学校园里牵手吗?你看,你的这封信我一直还保留着呢。”邵剑一边说一边掏出了庞蕾写给他的信。庞蕾接过信,看着看着,脸就红了:“邵剑,这封信不是我写的。我怎么会写这样的信呢,我还只是一个高中生呢。而且,而且我,我也从来没喜欢过你呀。”

  邵剑愣住了,这怎么会呢?

  庞蕾诚恳地说:“说实话,以前我真的不喜欢你,甚至,还有点讨厌你,你不认真学习不说,还爱上课讲话,捣蛋,影响我们的学习。倒是后来,你变了个人似的,不但不影响课堂纪律,还认真学习,进步飞快,仅一年的时间就从全班后10名跃居全班前5名。只是从那以后,我才改变了对你的看法,觉得你这人真的不简单,我才有点钦佩你。”邵剑说:“我的改变就是从接到你的这封信开始的呀。我喜欢你,所以我写了一封信偷偷夹进你的书里,你就给我回了这一封信,说我要是真心喜欢你,就要考上大学,所以我才努力的。”庞蕾笑起来:“这么说,你能考上大学,还得感谢这封信了。不过,我还是要向你申明,我没接到过你的情书,我也绝对没向你写过这封信。这可能是谁搞的恶作剧。”

  那么,是谁搞出这样的恶作剧呢?直到邵剑进入华中理科大学读书的时候,他收到高中同学徐正浩的一封信,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原来,那封信是徐正浩模仿庞蕾的笔迹写的。那时,邵剑每天上课都要转身与他说话,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学习,他苦恼极了。直到有一天,他向庞蕾借一本书看,发现了夹在书里的那封邵剑写给庞蕾的情书,他才恍然大悟,原来,邵剑不厌其烦地与自己说话的目的是为了多看坐在自己身后的庞蕾几眼。他知道庞蕾非常讨厌邵剑,所以他将这封信抽了出来,再没有夹进书里。同时,他想到了一个不让邵剑打扰自己的妙招,如果以庞蕾的名义给邵剑回一封信,激励邵剑考上大学,那么,邵剑能认真学习不说,自己也免受其害了。所以他模仿庞蕾的笔迹写了那封信,并揉成一个纸团,扔到邵剑的后脑勺上。结果,这封信真的发生了神奇的功效。他在信中说:“邵剑,你不要责怪我搞出这么一个恶作剧,事实证明,我扔给你的是一个幸福的纸团,我因此顺利地考上了大学不说,你也步入了大学的殿堂。”

  徐正浩说得没错,那个纸团真的是幸福的纸团,邵剑在大学里与庞蕾同学了四年,在四年的交往中,庞蕾渐渐对邵剑产生了感情,大学毕业后,他俩真的牵手了,双双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搜索建议:幸福纸团  幸福  幸福词条  幸福纸团词条  
爱情

 我是你的囚徒

  你走了,你上车前的最后一瞥,成了我心底最沉的痛.    车绝尘而去,我呆呆地站着,努力地呼吸着你留下的越来越淡的气息. &nb...(展开)

爱情

 女人希望一辈子拥有激情

昨日,家来两位远亲。为尽地主之谊,我只好冒着酷热,陪同他们去游览我们这座美丽的城市。他们俩二十出头,是对恋人。  逛着大街小巷,看着他们手挽手,亲密无间的样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