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因为是女子

  我已经过了25年零6个月的日子,等我26岁的时候我会结束我的生命。也就是说我还有六个月的时间可以生活。之所以选择在我26岁那天结束自己并没有多么特殊的理由,只是我觉得这个年纪刚好完整。

  

  在我并不漫长的生命里我记得我只哭过两次。一次是那天早上我醒来后,听着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不爱,包括我自己。我被这个突然的事实吓坏了,我怎么能连自己都不爱呢?可是不爱就是不爱。我没有力气,连死的力气都没有,这让我鄙视甚至诅咒自己。另一次是当菖蒲把紫蝴蝶放在我手心说我们一起去晒太阳的时候。我看着菖蒲的紫蝴蝶忽然就觉得我是那么那么的爱她。这么迟这么强烈这么让我心疼。

  

  我是这样计划的,如果在我26岁生日之前我还是没有一点爱的能力的话,那我就去另一个世界寻找失落的自己。我知道我一直期待着,期待着去寻找真正的自己。

  

  我把这句话写在我的每一本日记的扉页,每次打开我都会有稍稍的激动。你知道我是多么期待去寻找自己。看着日期越来越接近,我的心情也就变得越来越平和快乐。我甚至希望树叶一夜之间全都飘落,大雪一下就铺满整个大地,接着就会春暖花开,来到那个美好的适合离去的时节。可是时间啊时间,一分一秒都像灌注了悲伤的沉淀,好像永远也到不了我期待的日子,因此,我愤恨时间,甚至愤恨钟表和日历。

  

  在这个世上做一个正常人没那么容易,可做一个精神病人却相当容易。只要你站在时间之外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沉浮变幻并坚持高喊我没病就可以了。真的,我不骗人,我就是这样做的。

  

  所以,现在我在博爱精神病院安安生生地度日子。

  

  记得初来的那天,我提着厚重的行李箱闷着头走在那条洒满纸屑的小路上。零落的的几个病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我的到来并未引起他们一丝一毫的关注点,如果树叶落下他们也许会看一眼,可我走过他们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于是,我想,我会喜欢这儿的。

  

  我搬进了新宿舍,宿舍里有三个女孩。她们对我的到来没任何表示,好像我一直就住在这宿舍似的。我们彼此不说话。我觉得心里安安静静的惬意。

  

  不久之后,我就知道我上铺的女孩叫安安,是个自闭症姑娘。她从来不多说话,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坐在墙角,她沉静地坐在那儿从清晨到日暮,眼神碎碎地落在地上,好像一片清澈的湖水。我有时候觉得她就像一块被深埋的碧玉。我斜上铺的那个叫玲珑,是个抑郁症患者。玲珑这个名字单从外表看她是完全承当的起的。可是她抑郁。她每天都趴在桌子上写那些她编织的故事,写完后看一遍就撕掉,然后把碎纸屑洒在那条小路上。她觉得这样她的故事就会从每个人的脚底进入每个人的心里。她日复一日地写,可怎么也写不出她孤独而高贵的灵魂。因此,玲珑更加抑郁。而我的对面住的是一位叫作菖蒲的姑娘。她喜欢穿一身紫色的长裙。她披散着柔顺的长发,宛若一只飞来飞去的紫蝴蝶。她说她喜欢这儿,因为这儿有一种家的感觉。她说她只爱吃紫蝴蝶。她相信吃了紫蝴蝶她就可以像蝴蝶一样飞起来了。她说她的梦想就是飞翔。

  

  安安每天坐在地上不说话,没人能进入她的世界。玲珑继续抑郁这个卑鄙的世界承载不了她孤独而高贵的灵魂。菖蒲每天跑来跑去执着地追寻她的紫蝴蝶。而我,离尘,则总是坐在老旧的长椅上看风吹醒树叶的样子。我告诉天空我要回去了,我很开心。

  

  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我穿着黑色的毛衣和酒红色的半身棉长裙坐在长椅上看日落,菖蒲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裳在大榕树下翩翩起舞,一边舞着一边大声喊我:“离尘,我是一只紫蝴蝶。”菖蒲舞着舞着就舞到了我身边,她以优雅地坐在地上结束了这曲舞蹈。落日的橘黄色光辉均匀地洒在她安宁的脸上,让我觉得有种神圣的美。我望着菖蒲微微弯起了眼睛。菖蒲眼望着远方说:“这才是你的笑容。”

  

  “风在摇它的叶子,草在结它的种子,我们这样坐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跟菖蒲并肩坐在桃树下,一树一树的桃花灿若云霞,灼热了我们苍白的脸颊。菖蒲说,你看,那边的天着火了,马上就会烧到我们这儿来了,我们会被烧死么?我说,那你愿意跟我一块儿死么。菖蒲没说话,却绽开了满脸幸福的笑,艳若桃花。于是我们就满怀期待地等着大火从天那边烧过来。晚风吹来,吹落了一地的桃花。黄昏渐渐隐退了,鸟儿也都扑扇着翅膀哗啦啦地归巢了,大火也慢慢地消失了。我知道,我们还是不够虔诚。所以,在黑暗袭来大地重归寂静之际,我们依然呼吸顺畅地安然睡去。可是,有念头总是好的,不管是期待死亡来临还是渴望继续存活。我们都心存执念,为此我们才记住了所有消逝的日子,那叫生活。

  

  我问菖蒲,你爱我吗?菖蒲答,不爱,即使我愿意跟你一块儿去死。

  

  菖蒲问我,那你爱我吗?我说,不爱,即使你愿意跟我一块儿去死。

  

  我们彼此互不相爱,我没有觉得很开心也没有觉得怎么失落。我觉得本来就该是这样的。菖蒲说,离尘,告诉我你怎么会到这儿来。我拨了拨额前的刘海,说,菖蒲,你是否明白当一个人对什么都感觉不到爱的时候内心会有多恐惧。

  

  小学的时候跟着老师读“我爱北京天安门,我爱中国共产党。”读完后老师挨个问小朋友你爱不爱北京天安门。同学们都乖巧诚挚地答道,爱。问到我时,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爱天安门。于是在老师威严地目光逼视下,我诚实地支吾着说:“不。。不知道。”老师听了后生气地冲我吼道:“那你给我回家想好了再来上课。”

  

  于是我背着书包在路上磨磨蹭蹭地往家走。走到巷子口时,就听到了妈妈坐在门口骂街的声音。爸爸醉醺醺地跟男人划拳的声音。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恶心。我回到家里就开始淘米洗菜做饭,晚上躺倒床上的时候我甚至祈求自己第二天不会醒来。

  

  可我每个第二天还是准如定时闹钟一样的起来了。

  

  长大之后,我在一个外贸公司做笔译。我对每个人谦恭友善。可我始终独来独往。我努力试着去爱我的父母,可我知道那只是因为责任。我卸下所有防备去爱张弛,可在一次做爱的时候我忽然开始厌弃他那张脸,那张在所有女人面前说同样的话的脸。我打开心结去爱世人,可我毕竟不是耶稣。那天早上我醒来后,听着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我谁都不爱,包括我自己。我被这个突然的事实吓坏了,我怎么能连自己都不爱呢?可是不爱就是不爱。我没有力气,连死的力气都没有,这让我鄙视甚至诅咒自己。我成了一个失去感官的爱无能患者。可是,菖蒲,你知道的,在我背弃这个世界之前他们已经背弃了我。

  

  我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好像我这一生就为了要告诉菖蒲这些似的。菖蒲说,离尘,我再给你跳段舞吧。于是,菖蒲站起来旋成了翻飞的紫蝴蝶。她的笑容如此温暖,深深的酒窝里盛满了夕阳的颜色,随着她的起舞一漾一漾的,像是要流泻出来,铺满整个人间。看着看着我的眼神就迷离起来,我一抬头的时候两兜厚实的泪水哗地就逃逸到土地里。我喊,菖蒲,停下来。

  

  菖蒲又安静下来,乖巧地坐在我脚踝处。然后她就像个历经沧桑的妇人一样开始诉说她的生活。菖蒲说,离尘,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执着追寻紫蝴蝶么?

  

  离尘,跟你不一样的是,我有一个很温暖和睦的家庭。不用我多描述,就是你所看到并向往的所有温暖家庭那样子的。我这一生别无所求唯求我们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在一起。可你知道,最简单与最困难的要求都是等同的奢侈。在我十岁那年父母去山外卖草药给我交学费。在山路的拐角处由于父亲刹车未及时车子坠入了山崖。最后一刻的时候母亲把我抛了出去,我的头重重地撞在路旁的崖石上。我看着父母和车子一起坠下去,而我却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他们离我越来越远,你能体会那种无能无力的痛楚么?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群硕大的紫蝴蝶在悬崖边优雅自在的飞着。我想,如果我也是只紫蝴蝶就好了,我就可以随意地飞去承托起我的父母。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一只紫蝴蝶。为了紫蝴蝶,我可以拿命去换的。

  

  菖蒲说完后虚弱地看着地面,眼神像极了从不说话的安安。我抚着菖蒲满头柔顺的长发告诉她,菖蒲,紫蝴蝶一定会来的。

  

  时间滴滴答答地走着,我的26岁生日终于快要来了,这让我止不住地感到心血沸腾。

  

  一天我回宿舍的时候看到安安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心疼。于是我把自己的抱枕拿来扶起安安,然后放到了地上让安安坐下去。安安还是眼神碎碎地落在地上,没跟我说一句话。玲珑依然抑郁着自己写出的东西不够完美没人欣赏。她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开始一点一点撕碎那些稿子。我慢慢走过去拍着她的手说,玲珑,以前不是有位诗人说过“写不出来的才是绝对的美”么?你的执着与纯粹已经超越了任何一篇文章。不要郁闷了,好姑娘。玲珑惊讶地看看我,然后拿着碎纸屑走出去……

  

  如果我走了,那么菖蒲呢?没时间了,所以我要尽快给她捉住一只紫蝴蝶。可是这个时节真的很难找到一只蝴蝶,更别说是紫蝴蝶了。但是苍天不负人心,在一次院子里晒太阳时一只纯白色的蝴蝶落在了我的肩上,我轻轻地捉住了它。然后用颜料给它涂成了纯紫色。我欢快地跑去找菖蒲菖蒲看到紫蝴蝶的眼神一下燃烧起来。我知道这次我终于可以安心离去了。

  

  在我26岁生日的那天,我站在宿舍郑重地跟她们说,我要回去了,以后你们要好好的。在我收拾好行李要走的时候,安安忽然从地上站起来用手死死地拉着我的行李箱。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眼神里有了情绪波动。玲珑低着头手里拿着一张白白的稿纸说,给你。我的眼前忽然就像被刷了一层雾水似的。我说,我的眼睛都看不到这世界的颜色了。听到这句话,菖蒲马上拿出我送她的紫蝴蝶放在我手心,哽咽着问,看到了么?

  

  原来菖蒲一直把紫蝴蝶养了起来,原来当我的眼睛失去色彩,她是愿意拿紫蝴蝶来换的,原来我们从没背离这个世界。

  

  我慢慢放下箱子,告诉自己,你没权利离开。菖蒲看到我放下了箱子,转悲为喜地叫道,来,离尘,看好紫蝴蝶,我们去长椅上晒太阳。

  

  于是,第一次,我们宿舍四个人一起走出了屋子,并肩坐在长椅上晒太阳。我们不说话,只是紧紧地偎坐在一起,闭着眼享受阳光抚过脸颊的温暖。忽然想起那次和菖蒲一起坐在桃树下的对话。于是,我又问了次,菖蒲,你爱我么?菖蒲还是笑了笑说,不爱。菖蒲问我,那你爱我么?我说,爱。菖蒲就笑了说,不对,你应该先学会爱你自己,爱清风明月,大地山川。于是菖蒲就又问我,那你爱我么?我笑着摇摇头说,不爱。

  

  记得某个电影中有句台词是这样写的“来到这儿,你就来到家了。”我想我是找到了。

  

  

  

  

  

  

  

搜索建议:因为是女子  因为  因为词条  女子  女子词条  因为是女子词条  
感情亲情

 廉价的开心

 昨天休假,我和老婆一起回家看儿子,同时,还带了一双凉鞋给妈妈!    这双鞋是妹妹买给妈妈的。不贵,才70块钱!    吃完晚饭后,我就对妈说,你把鞋子试试看...(展开)

感情友情

 盛夏光年——致你,我

 一个一个笑涡,一段一段泪光,每一次都以为是永远的寄托。承受不起的伤,来不及痊愈就解脱,我们已经各得其所。那时候,年轻得不甘寂寞,错把磨练当成折磨,对的人终于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