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朋友

  一个人,和我相逢

  心情愉悦

  一只丑小鸭突然俯视湖面

  惊现了自己的美色

  你可感知到了此情的

  浪漫与真实

  温馨和持久

  这个人的名字叫

  朋友

  

  九月十九日,南方骤转为寒秋。夜晚,无月无星,在大地上一串串路灯的映照里,天空仍旧被灰色的云覆盖着,象贴在完美肌肤上的污垢。

  

  冷风。

  

  一件暗红色外套,裹住一个矮小和略显佝偻的身躯,疾走在校园的路上。

  

  没有人会留意到他。

  

  他的装扮太土了,暗红色的外套上甚至还印有过时产品的广告,使得他整个人在大学里看来都不合时宜。

  

  二十一岁,是很多男孩子张扬的时季。

  

  很多男孩子都会将自己装扮的更时尚、潮流、酷一点,以来张扬青春和博得女孩子们的欢心。

  

  “我为什么要博得她们的欢心?”

  

  “难道你看见她们对你露出欣赏目光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愉悦吗?”

  

  “没有,一丝也没有。我反而觉得难受得要死。就象自己是被她们把玩在手中的一件东西。”

  

  “你是一个人。”

  

  “嗯。我简直太讨厌这样的感觉了。”

  

  我能理解。可你总是要结婚生子的。难道你就想一直这样躲下去?”

  

  “我宁愿不结婚生子,也不会跟女孩子在一块生活的。她们是最善变和最贪婪的种类。所谓的情深意重只是针对男子而言的。”

  

  “混账小子,正值传宗接代的黄金时代,你居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嘿嘿。。”

  

  “朝朝,虽然我和你有类似的想法,但我还是认为你的观点有点偏执了。”

  

  “你不用再规劝我了,小欢,今后我只谈友情,不提谈情说爱的事了。”

  

  一件青绿色碎格子的衬衫,一条亮蓝色的薄牛仔裤,一双白如雪的运动鞋。

  

  穿在他身上合适舒服,不但自己舒服,也让别人感到舒服。

  

  他与昨天晚上的那个套在旧世纪里的男生判若两人。

  

  你能够认出来吗?

  

  他们是同一个人。

  

  这也不难理解,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穿什么做什么完全是为了自己舒服开心。我不会为了取悦别人而去故意装扮一番,也不会为了要使谁不舒服而故意让自己受点罪。

  

  除了一个人。

  

  王小欢。

  

  他最会为王小欢着想,所以每次他和王小欢在一起的时候,总要让自己看起来时尚一点。

  

  因为王小欢本就是一个十足的潮哥。

  

  他虽然不能给朋友添光加彩,可不给朋友丢脸好歹也是做得到的嘛。

  

  其实他是怎样的打扮小欢根本就不在乎。

  

  他也是一个不肯强朋友所难的人。

  

  当你真正拥有一个知己朋友的时候,那些外在的东西便不再重要了。

  

  王小欢和朝朝走在一块的时候,王小欢总是挑经过他们身边的女孩子的优点讲给朝朝听。

  

  这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本质使然,更重要的方面是为了朝朝

  

  朝朝总是以带理不理的姿态和语气说:“凑合吧。”

  

  凑合吧。这句话只是对王小欢审美力的“尊重”。

  

  “妈的。哥的审美力就这么差劲,每次都是凑合吧这样的回答!”

  

  后来朝朝敷衍式的回答当然有所改善。

  

  后来他每一次的回答差不多都是很独特,很不错,好特别哦之类的。

  

  王小欢简直对他无语了。

  

  他甚至已经觉得这个家伙对女孩子的错误认知已经达到了一种无可改变的地步。

  

  可他还是在坚持,必须坚持,别无他法。

  

  王小欢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小小恩惠,欢欢公子”,这是朋友们对他的称号。也是一种肯定和赞美。

  

  看来他在朋友圈里的人气还算不错。

  

  他谦虚真诚乐观豁达。总是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对朋友小施帮助。在朋友们发生争执的时候,总是能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化解掉快要弥漫开来的火药味。

  

  他还是最能拉下脸对朋友赔礼道歉的人,即使那可能不完全是他的错。

  

  “你这么长时间都不和我说话,可还是活得很自在。也没有埋怨我不理你。看来你想要和我相处的欲望并不怎么大,或者丝毫的必要都没有。如果我抱怨你什么或让你为我做点什么反倒是我的自私贪婪了。唉…其实你是了解我的嘛,我们俩个本来就是一样的死不悔改的倔脾气。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干呢?”

  

  “……”

  

  “难道我们就这么一直僵持着?”

  

  “……”

  

  “好了好了,你赢了。谁让你在我心里那么独特而又亲切呢?我向你认错,赔礼道歉。这下总该理我了吧?”

  

  “……”

  

  “难道这样还不够?兄弟,见好就收啊!”

  

  “……”

  

  “你又想让我请你吃饭?”

  

  “吃什么?”

  

  “哦。这是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哎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我本来想清静会儿,可是有一只乌鸦总是在我耳边叫唤个没完没了。你说我该怎么做?只有拿食物塞住他的嘴巴喽。可你知道的,我从来都舍不得给乌鸦花钱的。既然你提出来,那最好喽。”

  

  “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在这耍嘴皮子。”

  

  “嘿嘿,快说吧,吃什么?”

  

  “你猜啊。”

  

  “我可没劲猜了,本来就已经很饿了,刚才被你叽叽喳喳的一吵,脑袋更加晕晕沉沉的。”

  

  “你傻啊。怎么会让自己饿着呢?”

  

  “我也不想啊。我想你今天肯定会来向我道歉,然后请我吃饭。谁知道你现在才来,害得我挨了一天的饿。”

  

  “这样看来,你不是一般的傻啊。嗯。。看来我以后向你道歉一定要积极及时一点哦,不然很可能就会闹出一条人命。这听起来真有点不可思议啊。”

  

  “快说,吃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你好饿吗?”

  

  “嗯。”

  

  “那咱们就去吃西瓜吧。”

  

  “你做死啊你。”

  

  “嘿嘿嘿。”

  

  以上的对话是王小欢和朝朝的。想必你也能猜到哪些话是他们各自所说的吧。

  

  “你觉得她怎么样?这次跟你说认真的。我对她好像有点儿动心了。”王小欢问。

  

  朝朝看见了她。

  

  一向对女孩子冷漠,近似于视为无物的他眼睛里在那一刻竟露出惊异的目光。

  

  “你觉得她怎么样?”朝朝的眼光已经落在了那女孩的身上。

  

  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美妙的巧合。简直不可思议。

  

  就象谁在操纵着一个美妙的故事来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

  

  他一直不敢相信的东西居然活生生地降临在了他眼前。

  

  “她的确是一个很独特的女孩子。”朝朝若有所想地说。

  

  “真的?”

  

  “嗯。你的朋友里面可能很少有人会不认识她的。”

  

  “我的朋友里面?谁不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难道说,你早就认识她了?”

  

  “当然,她叫刘梦洁,一个月前,她曾向我打听过你。”

  

  “打听我?打听我什么?”王小欢饶有兴趣地问。

  

  “当时我对这件事并不感兴趣。所以我并没有记清她到底问过我什么,因为无论她问什么,在我这里得到的仍然是问号。因为我什么也不想告诉她。”

  

  “为什么?”

  

  “因为我什么都不想回答。这已经是原因了。哪有这么多的为什么?”

  

  朝朝一向认为女孩子是一种不安全的动物。她若想靠近你,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要耍弄你一番。不是像蚊子那样叮你一下,就是像野狗那样咬你一口。这样她们才会满足。

  

  朝朝的这种想法,王小欢当然能够理解。

  

  “哦。理解了。”王小欢轻描淡写地回答。

  

  朝朝似乎已听出了王小欢的心里所想,所以他接着说:“况且,对现在的男生来讲,漂亮温柔的女孩子总是极具诱惑力的。倘若我亲手栽培起这样一个劲敌,到头来岂不是要后悔死了。”

  

  “劲敌?不会争夺我吧。”

  

  “哈哈。听起来有点荒唐是吧?可我的确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有点自私是吧?”

  

  “不,没有。如果我是你,大概也会有这样的心理。但情人和朋友毕竟是两个性质不同的关系。有了情人的朋友就不能算是朋友了吗?”

  

  “至少对我来说,处境会更寂寞凄凉一些。因为我的朋友毕竟不多,甚至可以说只有你一个。”

  

  “哈哈。我真不知道该感到不幸还是荣幸?”

  

  “不过我现在已经改变了初衷,因为我发现你的确需要一个女孩子,否则当寒冬到来时你会冻死。这样一来,我岂不是亏得更大了!”

  

  “承蒙厚爱,受宠若惊啊!…不过我还是有一点奇怪,她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还有她既然向朋友们打听过我,为什么我从没听他们说起过呢?”

  

  “我不也是到现在才告诉你的吗?”

  

  “对啊。为什么?”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大概是‘请不要告诉他我向你打听过他,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让他喜欢上我,这种追求的过程也算是一种浪漫吧。’她说这话时真诚而纯洁,别人不答应都不行。嗯。。她的确是一个理性温柔和办事果敢的女孩。可这样的女孩子往往会在她所喜欢的男生面前羞怯。”

  

  朝朝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似有感慨,然后又深吸了一口气,才发现王小欢正盯着他看,猛地吓了一跳“干什么?”

  

  “臭小子,看来你对女孩子还是蛮有研究的嘛。还一天到晚的装出一副对女孩子视而不见的样子。”

  

  朝朝一下子没了好气,象是被王小欢侵犯了他神圣的领域。

  

  “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了。”朝朝要求地说。

  

  “哦。”王小欢略有歉意地说。(另起一段)一个烟鬼在一个人的时候,抽的烟就会更多。

  

  朝朝刚捻灭了一根烟,就继续钻进了一本古龙的武侠小说里面。

  

  当李君超走进这间小宿舍的时候,就立刻被这股浓重的烟味呛得咳嗽,甚至恶心得想吐。

  

  李君超从不吸烟,作为一个虔诚的中医学子,他很重视养生。

  

  他是王小欢的朋友。可他这次来找的却是朝朝

  

  李君超从鼻子里面哼了两下,表示很难忍受这样的烟味。

  

  他不能去嗔怪朝朝什么。因为这既不是他的宿舍,朝朝也没有人邀请他来。

  

  他只是走到了窗口,将死闭的窗户拉开。顺口说了一句:“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我认为这样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当然对我也有好处。”

  

  这个人似乎并不讨厌。朝朝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允许和感谢。

  

  李君超说:“你这件深红色外套真有趣。嘿嘿。我的眼睛不好使,你的背后写的是“反清复明”吗?”他看着朝朝背后的过时产品的广告打趣。

  

  朝朝并没有生气,也笑着接到:“看来你的眼睛的确不好使,那上面明明写着‘指鹿为马’的。”

  

  李君超想了想。然后两个人就笑了起来。

  

  然后谈话就切入了主题。

  

  李君超说:“知道我来找你有什么事吗?”

  

  朝朝说:“不知道。”

  

  “你该知道我是王小欢的朋友。”

  

  “嗯。”

  

  “我是为他而来的。他现在毕竟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你应该多给他们两个人点时间。”

  

  “可我并没有要求他多陪我啊。”

  

  我知道你们俩的交情很深,可你也应该为小欢着想一下,他们两个又在闹别扭了。是因为你。”

  

  “我好象成了罪人。我想王小欢是不会喜欢听你说这样的话的。我们的交谈到此结束吧。”

  

  “你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你和王小欢的吗?”

  

  “哦?”

  

  

  王小欢:“好象有人背后说我和朝朝是同性恋。”

  

  刘梦洁:“我真不明白。难道在你心里他就那么重要。重要到要把大把的时间花在陪他上面。难道你和他真有那种特殊的感情?”

  

  王小欢:“如果真有呢?”

  

  刘梦洁露出不信的目光。

  

  她是不是在怀疑自己,甚至在责怪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怪物。

  

  “不会。。不会真有吧?”

  

  王小欢笑了笑,“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过一阵子我再讲给你听。”

  

  刘梦洁有点儿恼羞成怒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你们干过的那些肮脏的事!”

  

  王小欢感觉她有点儿不可理喻,为什么突然火气这么大。

  

  王小欢最受不了别人这样。

  

  “什么肮脏的事?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刘梦洁:“你还问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

  

  王小欢:“看来朝朝并没有说错,女孩子有时候看起来的确象疯狗。”

  

  一记耳光。

  

  刘梦洁的手,打在了王小欢的脸上。

  

  刘梦洁若有所失的看着王小欢,“对不起。”

  

  王小欢已经走开了。没有说一句话。

  

  他想朝朝说得果然是对的,女孩子的确是最不靠谱的动物。

  

  也许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和一个朋友聊聊天。

  

  所以他准备去找朝朝

  

  一想到在这种时候第一个就想去找朝朝,王小欢就觉得特别好笑。

  

  难道我真是一个同性恋者?

  

  王小欢不是一个轻易就生气的人。可是他现在生气了。

  

  刘梦洁在他心里毕竟不是一个普通人。

  

  走在路上,

  

  “看来朝朝并没有说错,女孩子有时候看起来的确象疯狗。”

  

  我这样对她说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

  

  想起刚才的言语,王小欢感到了一阵愧疚。

  

  他想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王八蛋。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向她说出那样的话。

  

  或许我们之间的误会我应该慢慢解释给她听。

  

  他又想了想,在恋爱期间他的确很少去陪着她。这对她真有点不公平。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出了什么矛盾,就会先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他以后还会不会再理我了?都怪我把事情搞砸了。”

  

  

  刘梦洁心里后悔不已。

  

  “你的确挺悲剧的,我真不知道你是他的情人,还是那个叫齐啸朝的家伙。你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你看看他现在把你当什么看?照我说,你说一点过分的话刺激刺激他,说不定他对你的关爱就会有所改善。”

  

  “啊?说一点过分的话刺激刺激他?”

  

  “嗯。你知道学校里好多人都是怎么看待他们两个的吗?”

  

  “不要乱说!”

  

  刘梦洁当然知道。

  

  “不要乱说?连我都在怀疑。我说梦洁,干脆你跟他撩开手的了!”

  

  “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可就生气了啊。”

  

  这是刘梦洁和她闺蜜晚上躺在床上的对话。

  

  这样的闺蜜可能你也有过。她总是对一些不公平的事情慷慨陈词一番。

  

  但谁都不能否定,她的目的却单纯而真诚。

  

  就是为了她的朋友生活得好一点。

  

  只不过有时候这样的人也总是会犯一些断章取义的错误。

  

  从那个小宿舍里出来。

  

  朝朝在校园的一条小路上陷入了深思。

  

  他的心情很复杂。

  

  “你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待你和王小欢的吗?他们说你们是同性恋者。”

  

  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同性恋就同性恋吧。

  

  可是王小欢呢?我总不能不替他着想。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的确是不应该占据他太多的时间。

  

  他应该去享受她的爱情。这个从未谈过恋爱的家伙。

  

  这样一想,他的心情轻松了好多。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所以就打算去吃蛋炒面。

  

  一般在下午的这个时候,他都是和王小欢一起的。

  

  不去打搅他们两个了。他突然想象了一下王小欢和刘梦洁在一块的情景。

  

  不由地笑了笑。他因为王小欢的幸福而开心。刘梦洁的确是一个很独特的女孩子,他至今还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他自己呢?

  

  他突然想了想自己是怎样的一个角色。

  

  “我不会真的爱上王小欢了吧?”

  

  朝朝突然觉得这简直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和最让他头疼的问题了。

  

  也突然间发现一个人在怀疑自己的时候是这么的煎熬和困惑。也在这一刻,他突然笑了。他被一个正在思考这个全世界最好笑的问题的人给逗乐了。

  

  “或许你应该去接触其他的女孩子,一个女孩毕竟不能代替所有的女孩。”

  

  走在去餐厅的路上,朝朝想起了王小欢曾对他说过的这句话。也开始觉得这句话是有点道理的。

  

  王小欢来到了餐厅。也看见了朝朝。可他却站在那里,很专注地看着朝朝

  

  朝朝点了份蛋炒面后就坐在椅子上等待。

  

  来来往往的大都是一些女生。

  

  朝朝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对女孩子视若无物了。他发现每个女孩子多少都会有些自己的闪光点。

  

  突然他的目光定住了,也就在这一瞬间,仿佛这世间所有妙不可言的色彩和光华都融进了这双眼睛里。

  

  慢慢地他的拳头握紧了。

  

  他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缠绵在了一起。

  

  女孩子有点儿害羞,点了份炒年糕就和朋友找了空座坐下了。她的心显然还没有平静。

  

  偷偷地用各种看的方式打量着这个与众不同的男孩。

  

  朝朝站起来走向了她,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她。

  

  然后朝朝看着她期待和莫名其妙的眼睛说:“我对你一见如故。”

  

  他本来是想说一见钟情的。其实意思也差不多。

  

  她的眼睛里流露出喜悦。就象被微风吹过的湖面时撩起的涟漪不易被人察觉。

  

  跟着她的三个同学一下子被这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的话给震住了。

  

  “他是谁啊?…”一个同学问。

  

  还在惊吓里其余的两个同学快速地摇摇头。

  

  “神经病啊你!”刚才说话的同学喊了一句。

  

  朝朝的目光才从她的眼睛里脱离出来。他像是刚醒过来一样。

  

  朝朝突然惊慌失措,他慌忙地说:“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冒失。”

  

  就赶紧逃离餐厅。

  

  连经过王小欢时他都没有发现。

  

  为此,王小欢也感到惊讶,可是他很快就笑了。

  

  因为一种更为强大的幸福向他涌来。那是朝朝的幸福。

  

  朝朝终于学会再一次去爱上一个人了。

  

  “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多情的男孩。我说过的吗?”

  

  王小欢得意地这样想。他看着刚刚的那个女孩,突然真正地觉得原来朝朝的那句关于“劲敌”的话确实还是有那么一丁点道理的。

  

  所以他又笑了。

  

  “小欢,我…”

  

  王小欢听见了刘梦洁的声音转过身来。

  

  秋天的天空澄净极了,夕阳正投射到那张姣好的情人的脸上。

  

  王小欢情不自禁地走到刘梦洁身边将她抱了起来。

  

  敬爱的读者朋友们,请原谅我直到现在都没有提及为什么朝朝以前那么厌恶女人。

  

  这原因或许有很多种。

  

  可不管是哪一种原因导致的,那种结果我都不愿发生在你们身上。

  

  至少我不愿看到这种结果象牢笼一样囚困着你太长的时间。

  

  夕阳的后面是什么?

  

  黑夜。

  

  黑夜迟早会过去,新的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你倘若总是睡在黑暗的牢笼里,又怎么会看见无数个的明天呢?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朋友们。

  

  

  

  

搜索建议:朋友  朋友词条  
感情失恋

 你看,高冷魔女可以找回温柔

安之,我有一些感悟想与你分享。像我之前和你说的,我总是在,希望和人接近的时候,但却远离了他们。当我再拒绝他们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太冷了...(展开)

感情围城

 乐观并幽默着

 我已经经过数不清的低谷期,偶尔有个心情舒畅的时期都会让人精神备好,满怀感恩的思绪。想了想,还是把自己许多伤感的文字删去了,这样的话,我的世界就只剩下快乐了。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