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梦的延续

  昨晚做梦了,至于详细内容,我无法阐释,只是恍恍惚惚,悠悠散散的镜头片段。但最后的那张脸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我初一前桌的脸。一样的眉毛一样的帽子一样的大门牙,甚至就是一样的表情。这不是第一次梦见他,但是很有趣的是,每次梦见他时,总是一样的画面,而且看见他时我分明很激动地叫他,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的站在那,就像一个遗世独立的仙道。

  

  他,竹涛,初一一年的前后桌,铁哥们儿。

  

  在我记忆里的初一,是闲的的不能再闲的时光,早晨一到教室就是借作业然后开抄,还一边聊着诸如昨晚看什么电视,吃的什么新鲜玩意,早晨如何赖床等杂七杂八的问题。伴随我们一年的话题除此之外就是竹涛的老子如何收拾这个在他眼里不够争气的儿子。大好的晨光里,我们在做着和学习和进步和发展毫无关系的事情,在今天看来是一种浪费,而在那时却也获的了儿童的快乐,至少那样爽朗的笑声在今天确实不可能再有的。

  

  上课更好玩了,老师总是让四个人讨论,竹涛和他同桌一回头,外加我和同桌就是黄金组合。我们似乎从没认真谈过老师的问题,而是分东西吃,讲班里的趣事,比如谁喜欢谁,谁不喜欢谁……一节课在边吃边聊中就溜过去了,而我现在却想,难道老师看不见吗为什么我们会这样放肆,而我记忆却是没有老师打扰过我们,也许每一个小组都在乱哄哄的讨论着离谱的问题吧。我们纯真的友情就是在这些玩耍中一步步增进的。

  

  我们很能玩,可我和竹涛成绩都挺好。我比他要好一点,但他一次却考得比我好,我印象很深刻,他慢悠悠的转过身来,往我桌子上一趴,用眼睛直直看着我说:“我一直在偷偷努力,目标是超过你。”但是很可爱也有些神秘。一句话,拉开了我和他整整半年暗暗的较劲,最后我们都已一年最优异的成绩进入初二。而在这其中,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给过他什么帮助,但是知道他给我的帮助确实让我感激。我当时不喜欢地理,而他却对地理情有独钟。那些关于地图、国家、经纬线的问题都是他业余时间教我的。所以他才是我地理真正的启蒙老师,之后的初中到高中地理一直是我最好的一门课程。只是因为我觉得地理神奇而又富有逻辑。

  

  那时我喜欢一男孩子,算不上是喜欢,就是觉得“这个小孩蛮好玩”而也有一个又矮又胖的小女孩喜欢他,所以我们有了彼此的把柄。我们很知心,可以谈很多私密的问题,真心的为彼此担忧或出主意,但一到吵闹打架时,这些私密就成了恐吓彼此的工具。我当时很有点小太妹风范,惹急了就不讲理,我可以一甩手就把他的桌子掀翻了,然后往凳子上一坐,看着他在地上一本一本的捡书,而他还很绅士的,从没报复过我,也许就是仗着他不会掀我的桌子,不会对我翻脸或发脾气,我才这么嚣张吧,别人谁会容得自己被小女生欺负呢?那个岁数的小男生懂得更多的是丢不丢脸,而不知道什么绅士,谦让。

  

  初二重新分班,我在四班,他在五班。从此之后,见面越来越少,联系越来越少,从来不明确的记起,但也并不代表忘记。

  

  初三毕业,我考入预科,他留在本校读初四。之后我们只见过一面。我们一月回一次家,那天正好放假,天还下着小雨。我在这所初中的附近转车,等车时还一边挽起裤管把脚伸在水湾晃啊晃得。突然一个好熟悉的身影在不远的路口也晃啊晃得,撑一把格子伞。我把包一扔,就往路口跑,大喊了一声“竹涛……”缓缓的转过身,伞底下露出一张笑脸,大大的门牙,眯着的眼睛……可是远处传来了上课铃声,我说“上课了”他反应迟钝的转过身,然后疾步向前。我就站在后面看着晃晃的格子伞消失在雨中,而他留给我的那张微笑的脸却永远定格,以致偶尔梦到,总是这样的脸。

  

  其实,我们之间的友谊很简单很平凡。甚至都没有一点离奇或是大喜大悲,也许那是我们把最真最纯的的自己展现给了彼此,所以才久久不忘吧。算算我们的六年没见了,但他在我心里从未走远,我关心我现在的朋友,也一样关心他。希望他过着如我想象的日子。

  

  

搜索建议:梦的延续  延续  延续词条  梦的延续词条  
感情友情

 镜子一样的女人

     她是一面镜子,永远折射出的是你的影子,在影子中我们看到了自己,她却已消失天外,对她的感知是需要用我们...(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