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闲话猴哥儿

  福清是著名的侨乡,侨胞遍布世界各地。在2000前后,福清人便陆陆续续地在这个号称“彩虹下最美丽的国家”——南非生根发芽,大家以小资本投资为主,主要集中在服装业,近几年开始向超市零售业转型,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福清人在南非已经是枝繁叶茂,在南非的各大中小城市、各地方乡镇均能看到中国店的身影,甚至在广袤的原野,也能看到福清人在承包的农场上辛勤地开垦…

  

  华人林如是,来南非有些年头了,以服装经营为主,生活早就奔了小康。喜欢分析国际形势,经常自比诸葛孔明,言谈中经常流露出“生不逢其时”的怅然。我是掩嘴,经常一笑置之。由于他长有异人之相,故得外号“猴哥儿”。大家只要粗略地看上一眼便会发觉,他跟猴子比较明显的不同就是,仅仅是身上的毛没有比猴子来得“茂盛”。也不知道是谁开始了这第一声的“呼唤”,反正这个“盛名”他是死活不受的。后来发生了件事,却是打开了他的这个心结,谁让他跟猴儿就是这么的有“缘份”呢!

  

  南非多山峦,只是没有中国来得好看,放眼望去,只能看到绵延不绝的山脊,却难以得见翠色山林。只有在山脚下,低洼处,方能看到靠着山顶终年雨水冲刷、泥土流失才得以肥沃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蓊蓊郁郁的树林。南非海拔高,雾气经常沉积半山腰,由于道路是依山傍水架桥设梁而过,每每我驱车路过,车轮辗转雾气中,好似驰进了人间仙境,罗贯中的《西游记》若在此间拍摄,那就正好赶上趟儿了。

  

  我的超市就坐落在这个风景怡人的山脚下。这是一个风光旖旎的英国移民小镇,时不时就会看到撅着屁股开着彩屏咯咯咯地从街道从容穿过的孔雀,山上倾泻而下的山泉沿着沟壑绕着小镇潺潺流动着,偶尔爬出水面的乌龟慢吞吞地踱着步,知道没人惊扰它……

  

  小镇通往开普敦的是一条高速公路,公路两旁均是险峻巍峨的高山。山脚下草木茂盛,还有几片相当规模的果园。不知是果实草籽多,还是这一带高高低低的山势适合动物攀跃,这里聚集了不少叫不上名字的动物,其中以猴子最为众多。特别是小镇出去5公里左右的一段山谷,经常是猴满为患,它们挨挨挤挤的“占领”整段路面,不慌不忙地捡食被风带到路面的果籽,都没拿正眼瞧眼前那已经排成一条龙了的车队,这会儿车子只能停下来,等待它们走开后才缓缓通过。这段山谷的开阔处有几个停车场,主要供司机歇脚,时下却成了游客旅游观光的景点,这里时常可以看到游客给猴子喂食的场面。

  

  林如是每次往开普敦进货,都会途经我的小镇,然后我们结伴而行。时间久了,我发现他有一个特点,只要途经山谷,他都会稍作停顿,然后带上食物下车耍耍猴子。猴子有奶就是妈,见到林如是如见到亲人,隔老远的就开始欢呼雀跃的。这是献爱心啊,林如是喂食动作虽然有些有戏谑之嫌,我也仅是口头提醒让他注意点。

  

  一天又见到林如是,看到他的脸上拉了道长长的口子,鲜红而刺眼。我惊问缘由。原来是,他在一次喂食中,只是跟一只猴儿虚幻了一下手势,那猴儿在抛物线的位置没有接到食物,恼了,趁他不备挠了他一下,林如是手头食物也分得差不多了,看到猴子势众,没敢恋战,赶紧落荒而去。但是林如是在狠狠地吐了几道烟圈后表示,这道梁子算是结上了,下次让我遇上,决不轻饶。“那就静候佳音吧!”我说,末了,我善意提醒道,“您老要悠着点,莫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南非的《动物保护法》可盯着你看呢!”看着那道深浅分明的口子,我再也忍不住了,笑崩了。

  

  再遇林如是是在一周后的一个傍晚,那天风有点大,我看到他的车子在落日的余晖中向我驰来,一下车,他便向我吹嘘起来。原来他料定今天大风往马路刮来不少果子,此时正是猴子高度集中、欢快觅食的时刻,他把车子往路边一停靠,拿起棍子悄悄地靠近猴群,猴子以为食物又来了,而且是顶着大风而来的,正待要感动一下,哪料到棍棒如暴风骤雨般的往它们身上落去。猴子几时见到这个阵势,没过一盏茶时间,百来只猴子是逃的一只不剩。林如是首战告捷,得意地不行,却让我当场斥责,破坏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事儿不知怎的就传开了,好事之人便为之冠名--猴哥儿,“名正言顺”!我听来觉得名副其实,也就跟着喊了。

  

  南非是一个法制的国家,特别对于动物的肆虐,有着相当严厉的惩罚,因此而吃上官司的华人不在少数,猴哥儿是知道的,何况猴哥也算找回了“面子”,再以身触犯法律显得没有那么必要,这时间一长,大家便渐渐淡忘了此事。

  

  圣诞节是西方国家的新年,空前隆重,人们乔装打扮,大肆购买,一切焕然一新。同时,也是服装生意的商机,在圣诞节前夕,各华人老板挖空心思,多方联系货源,早早地备足了各式商品,以应付盛况空前的新年。

  

  猴哥儿也不例外,补货的次数多了,渐渐他便单枪匹马地在开普敦上下往来了。一天,猴哥儿又是照常进货。再次途经那段山谷,他早已把那道“梁子”忘到九霄云外了。车窗外不断闪过悠闲踱步的猴子,一切显得那么的平静。猴哥儿没多想,一如往常的脚踩油门,车子飞快地前进。

  

  “啪--”车窗碎了,一个石块和着碎玻璃片往猴哥儿身上砸了过来。猴哥儿这一惊不小,车子方向盘赶紧往路边一打,来了个紧急刹车。“不会是真的祸从天降吧?”看着前方交警竖立的防碎石砸落的警示牌,猴哥儿心理念道。“啪--”又是一块碎石砸落在车前,猴哥儿赶紧下车往山坡上瞧去,看见一只小猴儿在一块巨石背上手舞足蹈的朝着猴哥儿扮着鬼脸,眼看小猴儿抓着的石块马上又要向猴哥儿奔袭而至,猴哥儿气不打一处来,抓起一根棍子就往山坡上冲去。可是这小猴儿没有一点惧色,反而安静了下来,仿佛这个冲上来的人跟他全然无关。猴哥儿想着这会儿又得花上千把百块儿的钱用来修复心爱的坐骑,猛地又加快了脚步,近了,更近了……一场猴哥儿痛扁小毛猴的戏马上就要上演,不料,就在猴哥儿触手可及到小毛猴儿的刹那,小猴儿翻身到巨石之后,不见了。

  

  猴哥儿这下急了,你丫的,把我车子砸了就跑,这“江湖”我以后可怎么混啊?他大步流星,紧跟着小毛猴儿翻过了巨石背。“完了--”猴哥儿绝望地尖叫起来,只见上百只大小不等的猴儿手持石块在那儿恭候多时了……

  

  第二天,我是在医院里见到猴哥儿的。他告诉我,是一个过路的人帮他报了警,是警察帮他从猴群手中抢了过来。“你瞧--”猴哥掀开上衣让我看他的“战果”,全身上下是扎堆的伤痕,庆幸的没有一处是致命的。

  

  在医院坐了会儿,准备离身的时候看到赶来医院做笔录的警察,猴儿哥伤痕未愈,估计还得迎接警方的控诉,这个伤痕,可谓是刻骨铭心的了。

搜索建议:闲话猴哥儿  猴哥  猴哥词条  闲话  闲话词条  闲话猴哥儿词条  
感情亲情

 没那么简单

 人生的路坎坷而多舛,在紧要的十字路口,我却走得很稳。因为,我知道,一切都没那么简单。    七月流金,阳光愈是直直地躺在大地上。每年这时,正赶上乡村麦收的时节...(展开)

感情网情

 原来,我心动过

 ——关于成长    一    高考过后,神经一下子放松得让我有些不适应,不知所措。每天在家里就只是吃了睡,睡了吃,好无聊的。除此之外,我还经常做恶梦,生活在怕...(展开)

感情同学情

 那年青春

     她叫玲,一个跟我一样容易孤单的人。   最先认识她,是因为她从别的学校转到我们班上,她习惯...(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