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人在他乡流浪

  2007年6月28日晴

  我准备去东莞,因为那样就可以去吉安了,可以见见我好久不见的朋友。10点钟开始坐车,12点就到了火车站。等了很久,迟迟不见肖的身影!就站在火车站人来人往的候车室想些事情,感觉有些迷茫,有些悲伤!

  她来了,带我到了学院,看着一群懒散的人群,忽然觉得原来大学并非想象的那样美好。因此,整个下午几乎没说什么话。晚上,形色匆匆的人,仿佛看不到半点光芒。就这样挤在人群里,显得我特渺小。

  与其说坐火车是一种旅行,不如说是一种难民逃荒的形式。我就贴一张报纸,坐在车皮上,整夜难眠!

  望着陌生的面孔,看着似乎有些可笑的举动,才真正知道世界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在夜晚的天空中肆无忌惮地唱歌的,她不管别人疲惫不满的眼神;有悠闲的抽着烟的;有闲聊的……

  一位父亲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旁边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儿。三人仿佛像一座大型的木雕。我终于懂得了世界上伟大的父爱。此时,我的父亲应该也在为我无眠吧。担心我的人,也在想着现在的我在哪吧。

  眼睛有些模糊了。耳边杂七杂八的语言在我脑海里也模糊起来……

  

  2007年6月29日晴转大雨

  来到东莞了,和我想象的那样,依然差得很,没有多大改观。5点半的时候,我见到了天空中的第一丝冷冷的阳光,然后继续睡觉。明天我就得开始上班了,困了,累了……

  

  2007年6月30日晴

  天空又放晴了,原来东莞晴天多。我上班了,一天下来,累得要命,还常常以为我什么样的苦都能吃得了,原来苦会是这个样!下完班在宿舍里,我懒得和任何人说话,下午的时候,斐叫我在外面不要显得太高傲,所以晚上的时候就在别人跟我说话的时候简单地答了几句,但是这样的生活我真的能适应吗?有些怀疑。

  

  2007年7月3日晴

  今天独自一人喝了几瓶酒,感觉涩涩的,有点苦,但还是学着流浪的人颓废,路边没有人在乎我来自哪里,又要赶往何方。把酒瓶扔掉,忽然觉得有些冷。是外面起风了,还是我心里起风了呢?想家了,想我的朋友了,也想所有所有的那些往事了……去睡吧,明天又得早起。

  

  2007年7月17日晴

  我今天休假,没有什么地方去的,到三楼玩了一会儿游戏,被林才舅舅发现了,结果把我叫到他的宿舍,问了我那么多的话。老板们也语重心长地说我,忽然间我觉得自己无地自容,我羞愧了,也很感激他,发现原来有时候我也不懂事。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2007年7月23日晴

  这几天我一直在不停地喝酒,他们都发工资了,所以我们天天过着这似乎不错但空虚的生活。露天的四楼阳台上,抬头便看到星星了,月亮开始圆起来了,可是月圆人不圆,独自一人看着漫天的星际,开始害怕起来,怕什么呢?怕我开始在世俗中变得平凡;怕我最在乎的人有一天把我遗忘;怕世界太大,所有的故人都找不到我的方向,然后就放弃了寻找。于是,再次在糜烂的喝酒声中干杯!希望借着酒醉,忘了一切!但好像喝醉不是件容易的事,才知道,原来喝醉酒的人是心碎!

  

  2007年7月28日晴

  今天我们又买了很多的酒,全食品部的人都再次吹起了瓶子,但我开始不想再这样喝下去了,酒喝完了,显得一片狼籍。借着酒醉,大家又去外面喝着酒了,于是……。

  原来醉酒的人是这副模样,倒在地下,说着胡话!哈,无力的呼唤,却唤不走我这一脸的失意,假如我亲爱的朋友此时就在我的身边,会不会让我喝怎么多的酒呢?恐怕不会吧,所以我庆幸我有这么好的朋友,又苦闷他们都离我在远远的地方。借着哭闹声,眼角间也有些湿了,但是这么热闹的地方,又有谁会留意到你这小小的感伤呢?

  

  2007年8月1日晴

  打了会牌,下了会象棋,忽然508宿舍打起架来了,就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似乎所有的人不在意去平息这场纠纷,他们有的就这样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有的在乎他们到底谁才是胜者!看客啊,你什么时候心里长出了老茧?看客啊,你什么时候不再木然?心情好沉重啊。我独自一人抱着席子来到四楼阳台,想我的朋友,想我的亲人,可是这会儿,他们一定睡着了吧!他们会知道我还在看着天上行走的月亮想着他们吗?有谁在这会儿把我带入他的梦乡呢?

搜索建议:人在他乡流浪  人在他乡  人在他乡词条  流浪  流浪词条  人在他乡流浪词条  
感情挽回

 感情可以挽回吗?

问答时刻如果那个人想要跟你分手,而你还想争取一下,该怎么做?上下滑动查看完整聊天小抱枕陪伴师很多男性在和女朋友相处过程中,因为过于在乎对方而给对方过多的限制,理...(展开)

感情同学情

 喜之郎,忧之谷

 喜忧酷似一对欢喜冤家伴你左右,令你痛苦欢喜,满怀希望的去做某件事情时,结果有时是灰头土脸的无奈归去;毫不在意去帮助别人时,却意外的收获喜悦。    当心寂静时...(展开)

感情

 你好,阳光

 窗外一片朦胧,让你分不清到底是雾霾还是天黑。  我坐在单位的椅子上,仍然是在加班,却似乎不像前一阵子那般彷徨与不安。  犹记得那一天,同样的霓虹闪烁,同样的寒...(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