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换钱

  嘀——嘀——嘀

  母亲的手机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微信提示音,这个声音是弟弟所在高中家校沟通群的专用提示音,弟弟赶紧一个箭步冲过去拿起手机,看看学校是否又下达了新的通知。

  受疫情的影响,全国各地的学生都被迫宅在家里上网课,弟弟当然也不例外,一部手机成为学生与学校沟通的唯一纽带。这部手机还是去年弟弟考上重点高中我给他买的,算是奖励他的礼物。母亲当时是极力反对的。她认为高中生买手机肯定是考不上好大学,甚至可能荒废学业。为了这件事,她埋怨了我好久。

  没想到今年一场新冠疫情让数以万计的学生只能在家上课,这个手机竟派上了用场。老师在上边讲课,在上边布置作业,在上边还家长会,在上边考试。总之,与学生一切相关的活动,都在这个小小的手机上进行。有手机还不够,还要有网络。我们家没有装宽带,弟弟只能坐在楼梯口去蹭邻居的无线网。冬天的风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好在弟弟挺有毅力,听课效果还行

  看到手机上的消息后,弟弟眉头微蹙。显然是有些茫然。这种消息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看到了。即使弟弟不说,母亲已经猜到了几分。想必是学校又提出了什么让学生为难的要求。

  “老师又安排了什么任务吗?”母亲不安地问道。

  “唉,学校又发了新书,让我们明天下午去领。”

  弟弟无奈地接了一句,脸上更多的是失落。从村子里到市里的班车还没有通,即便他归心似箭,可终究上天没有没有赐他一双隐形的翅膀。他只能长叹一口气,不知道这班车什么时候能通车。

  “这学校也真是的,发个书不一次性发完,还隔几天发一本,不知道学生去趟学校又多困难。”母亲嗔怒道。

  看弟弟不说话,母亲试探地说道:“能不能让你们老师帮你寄回来。到时候咱再给他钱。”

  弟弟摇了摇头,“不行,班里60多个学生,如果都让老师寄书的话,老师太麻烦了。”

  母亲知道弟弟是个腼腆的孩子,肯定不会向老师主动开口,“那让你表哥帮你去领,让他给你寄回来。”

  “只能这样了。”弟弟点头表示答应。

  母亲又给我打电话,我又打电话给我表弟,只可惜表弟媳妇快生了,就他一人在床前照顾,实在抽不开身。我只能给弟弟说你表哥没空。要在家守着媳妇儿。

  弟弟看到我回复的消息后,再次眉头紧锁。他向母亲说:实在不行我就让我同学帮我寄回来吧,到时候再给他钱。

  “你是说上次给你寄行李那个同学?”

  “嗯”

  “上次那么多行李人家爬那么高楼,又给你寄回来,一直麻烦人家不好吧。”母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也不想呀,可是还有啥法子嘛?”弟弟说话的声音明显大了很多。

  “那你先问问人家行不行,不行的话就算了。可别让人家为难,如果可以咱就多给他付些邮费。”

  弟弟给那同学发了条微信,没想到那同学竟然同意了,想必是弟弟在学校的人缘还行,交了几个信得过的朋友。

  寄书的问题时解决了,可是钱呢?总不能把人民币送到同学手里。弟弟虽然用着微信,可是里边没有一分钱。他想要转账给同学,可是又囊中羞涩。

  母亲说:咱去镇上买些东西,好给你换点钱。

  弟弟一听立马摇头,“这都什么年代了呀,还换钱,传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太丢人了。”

  “咱没偷没抢,用钱换钱,有啥可丢人的,以前找人换钱不都是这样。”母亲反驳道。

  “这和那个不一样,你看有谁用现金去换微信的。”弟弟的头摇得像个卜浪鼓似的。

  “我问下我哥能不能转我点。”弟弟低声说道。

  母亲一听,赶紧说:“别麻烦你哥了,你看上次让你哥给你充个话费把他给气的。找他也是白找。”

  上个月弟弟说让我微信给他转10块钱,充一下话费。我本想逗逗他,就和他扯了一会儿,就是不给他钱,后来可能是把他惹火了,青春期的孩子正处在叛逆期。可能是被我气的,他就说了一句脏话。我就说不给他钱了,以后一分钱也不会给他了。

  母亲可能是记住这句话了,从那以后再没开口问我要钱。

  弟弟终究没有拗过母亲,她去一个便利店买了些副食,换了微信上的30块钱。

  那会我刚好给弟弟发了条消息,问他寄书的事情怎么办。

  他说正在陪母亲换钱,让同学帮忙寄回来。

  我一愣,“换钱?”

  “让同学寄回来不是要给他钱吗,你是知道的我微信里没有一分钱,咱妈就想着跑到镇上买点东西,换点钱。”

  我能感觉到弟弟说这句话时有些恼火,就说了一句:“要钱跟我说呀,你们还去换钱干什么呢,不嫌麻烦。”

  “上次不是你说以后不给我一分钱吗,咱妈怕你生气,就没让我找你。”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一痛,就好像被针尖儿刺了一下,难受极了。

  “下次千万别这样做了,我的心会痛呀。缺钱的就找我,我们亲兄弟怎么会真的发火儿呢,你还不了解我呀。”我满怀愧疚说了这句话。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一看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王楠呀,你给你弟说的话我都知道了,换钱都是小事,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呀!”

  我鼻子不由得一酸,母亲总是设身处地的为2个儿子操心,生怕受一点委屈,有什么活儿也都是让父亲去做,从不让我们插手。她却从来没有为自己做些什么,哪怕是买一件新衣。

  我深吸了一口气,“妈,没事,下次你千万不要找别人了,咱们又不是没有。”

  母亲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呢,我以后就找你不找别人了。

  虽然听母亲这样说,但我知道,她还是宁愿麻烦别人也不愿麻烦我。

  这种话我从母亲嘴里听了无数次。

  “下一次你再干,你爸还精神着呢……”

  “下一次你再买,没准哪天这东西就降价了,能省下不少钱……”

  “下一次你不用回来了,我和你爸都好着呢……”

搜索建议:换钱  换钱词条  
感情亲情

 不该错过的风景

 街上的霓虹灯光彩夺目,暗夜的凶铃退居高空。踏着春天的鼓点沿街寻找那不该错过的风景,原来青春这样美好,只是我不曾理解。    记忆的车轮碾不碎悲伤的回忆,却不知...(展开)

感情单身

 宿命

 一个意外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切,刚刚还是个艳阳天,蝶恋花香,那翩翩起舞的蝶还在成双成对,而他却永远只是远处枝头孤单的蝶了,默默守护他的只有花的季节了。他不止不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