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我的第一块手表

  今天,收拾房间,在抽屉里无意中发现了一块老式上海牌手表。望着这块休息了几十年的手表,我不由得陷入了深思中,这是我的第一块手表,它曾经默默的陪伴了我几年的宝贵时光。

  说起这块手表的来历,我至今历历在目。

  那是几十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历经磨难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中专,步入了人民教师的行列。尽管不如意,可是跳出农村,在当时还是值得庆贺的。

  自从接到录取通知书开始,我就开始准备上学需要的东西,转粮食、起户口、还要准备生活用品:脸盆、牙刷、牙膏,棉衣、棉被、棉鞋,等等。最后不知不觉中竟然准备了整整一大箱子。

  在期待中,终于迎来了开学的日子。

  我和父亲费了好大的劲,用自行车好不容易的将箱子推到了汽车站,一过称超重,怎么求都不行,没有办法,我们又将箱子打开,用被单子将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包裹起来,最后才符合了要求。

  汽车终于进站了,我准备上车。这时候父亲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表递给我说:“你带上吧!”我怔怔的望着父亲,有些吃惊,这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忽然发生的。我慢慢的接过带着父亲体温的手表,顺从的待在了自己的左手上,我试了试不大不小正合适。原来父亲早就把手表给我给我调好了。车来了。我慢慢的向车靠近,“下了车,你要是搬不动,找同学给你帮帮忙!”“哦!”我应了一声,随着上车的人流挤上车。

  我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上,看着父亲转身离开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在我离开老家在这里求学的几年里,父亲为我付出了很多。吃的、穿的、用的事事都替我超心。每次放学回家,父亲都将饭做好等着我吃饭。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天渐渐的凉了,我仍然穿着一件秋裤,由于那时候年轻爱面子,对于又土又笨又厚的棉裤实在不好意思穿在身上,尽管父亲几次催促我穿棉裤,我都以不冷为借口推脱了。但是,还是扛不住寒冷的天气,有时候冻得瑟瑟发抖,父亲看在眼里,没有再说什么!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后准备穿衣服,忽然感觉到裤子加厚了许多。我仔细一看我的裤子里面又套了一件绒裤。我也没有考虑什么就直接穿到了身上。

  放学后,和父亲一起工作的韩大爷问我:“暖和了吧!”

  “大爷,暖和了。”

  “你知道吗,这是你爸爸用了一天的时间用自己的绒线衣给你改的。”

  “是吗?”我愕然了!

  参加工作以后,我一直舍不得将这块手表换掉,后来不小心摔了一次,出现了几次故障,我也去维修了几次,最后,修表的师傅说:“这表太老了,连零件都配不上了。”我才依依不舍的和它彻底告别。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有舍得丢弃。

  再后来,我也陆续买了几块时髦的手表,有西铁城的、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子手表,带都没有带多长时间就换了。自从有了手机以后,手机上的时间又准,又不要调时间,渐渐的手表淡出了我的视野。

  今天,我在收拾东西时,又无意中发现了这块上海牌手表——我的第一块手表。我将它紧紧地攥在手里,感觉它沉甸甸的,因为它包含了太多的亲情

搜索建议:我的第一块手表  手表  手表词条  一块  一块词条  我的第一块手表词条  
感情围城

 搁浅·围城

 五月,杨絮飘飞,纯洁的栀子花绽放在这蝉鸣的季节里。    走进围城,淡淡的花香萦绕着,转了一圈,还是不愿离去。    这个季节太过明媚,灿烂得有些忧伤。凝望着...(展开)

感情围城

 那日天蓝

 我好像一直在沉淀自己,刻意地不去写些什么,因为我觉得人正当逆境时写下的文字,一定是多愁善感,杞人忧天的。  不知如何去开头,正如我这般热衷于用文字去表达情感世...(展开)

感情单身

 单身情歌

  午夜,风起,白色的窗幔飘扬,簌簌作声。月光依旧如平日,水般倾泻,一地,一床,一对人儿。    云醒来,轻轻地翻身面对着雨,默默端详了很久。雨的鼻子挺拔笔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