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我若不忘,你便不老

  前日,窗外洋洋洒洒着和煦的阳光,蝉鸣已叫醒秋天,独自一人,斜躺在床上,看着林清玄的散文,心里一片宁静,不知不觉,忆及少年时候。

  

  那时候的夏天,天总是蓝得透澈,阳光总是热烈灿烂,尚是孩童的我,并未清楚记得白日如何度过,却独独记得那时夕阳西下,在旧房子土楼门下,那块光滑硕大的石头上,我们静静地坐着,翘首望着不远处的乡间泥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和车。

  

  阳光已然失去了正午时分的热烈,仅余淡淡的余晖落在我们身上,将影子拉得斜长的……

  

  那是怎么甘心、期盼的一种等待,已无从得知,只知道堂兄弟姐妹几人排成一排,在落日余晖中笑闹。远处铃铃的单车铃声传来,余韵袅袅,经久不息,乡间小路扬起的轻尘,如端庄素雅的小楷,一捺而去,悄悄隐入路旁小溪边的草甸中。

  

  在焦虑的等待中,祖父骑着二十八寸的旧单车,终于出现在泥路的转弯处,轮胎摩擦间扬起淡淡的尘灰。祖父蔼然的笑意和他身后的阳光一般,似乎瞬间凝固成永恒。

  

  我们几个急忙走过去,渴望地看着祖父,看着他慢慢地打开袋子,招呼着我们过去。

  

  那时候的圩日,街上总会特别热闹,有几家铺子,是几代流传下来的粉铺,圩日的时候去吃米粉的人特别多。粉铺自凌晨开始放入猪骨头及各种调料熬汤,儿时每次经过,总被那香味吸引,奈何囊中并无银钱。后来,客居异乡,夜半梦回初醒之时,似乎梦中都残留着这若隐若现的香味,而那香味似乎总是与祖父的笑容融为一体,成为记忆中最深的存在。

  

  祖父带回来的,正是那些铺子熬汤的骨头,那已然沁入骨头的各种调料浑然一体,阵阵香味传来,我们早已按捺不住年少的心,拿起骨头就啃,吸去筒子骨中的骨髓,和骨头上残留的一点肉。

  

  那样简单的期盼与快乐,席地而坐,双手抓起骨头,便快意地啃着。夕阳斜照,在那旧单车旁,祖父背着阳光而立,我从未去看祖父此时是什么样的神情,但是如今想来,祖父应该是无奈却宠溺地看着这几个顽皮得如同猴子的孙子孙女,似乎他嘴边扬起的笑容,连同那沧桑的皱纹一起舒展开来,在昏黄的夕照中悠悠荡漾开去,遗留在岁月的最深处……

  

  其实,心里并非是没有遗憾的,那时候红墙泥瓦,光滑的石头,低矮的土楼,木质的楼梯,种满花草的天井,还有清凉的古井,静默的老牛,抽着烟杆的祖父,似乎所有的场景还如同影像一般掠过眼前,却早已物是人非!唯有后山孤坟独冢依旧绿草茵茵,大抵是不知人事物的现世的凄凉的吧。

  

  虽然以前也时时想起祖父,却未像这一年来,每每想起,心里想着那日暮西山下的笑容,以后的岁月里再未尝过此种味道的筒子骨,那旧单车发出的沙哑的铃声……明明是微笑着想起,心里却无端失落遗憾,总想着,如果祖父一直活着到现在,如果他还活着……那该是什么样的情景呢?他还会一如既往,无奈却宠溺地看着我们笑吧……然而,岁月已然一去不复返,而祖父也走了将近十六年,为了避免绝望,总是会告诉自己,其实,他一直在记忆里,在我们心里,在我们成长的岁月里,以长者宽容的笑容和沧桑的皱纹,穿过时间和空间的距离,遥遥地看着我们……

  

  也许,真的是因为年纪渐长的缘故吧,常常无端想起旧时旧事。有朋友说,也许是过去太美好,所以才于此时此地,二十多年后的我,依旧沉默地怀念已应该忘却的岁月。我倒觉得,不管美好与否,已然走过的日子,都是生命里深刻的存在,在命运的年轮里,那些陪着一起走过一程的人,如同年轮中深浅的痕迹,总时时提醒着,曾经走过的路。

  

  也许,二十年后,我也以此心情,怀念如今走过的路……

  

  聊以此文,纪念未曾老去的岁月,和未曾老去的人……

  

  

搜索建议:我若不忘,你便不老  
感情同学情

 你一直在我的心头游走

   你一直在我的心头游走    在我的心尖颤抖    每次,每次,每次想你的寒夜漫长    毕业是我们相逢的曙光    等待,等待,等待……    几年的煎熬...(展开)

感情围城

 没有我,你怎么办

 “离婚”!当这两个字在我脑海里猛然闪过的时候,我自己都愣了。    我们之间究竟出现了什么严重的问题,会让我如此气愤?    不是说了,失望都已成习惯,为何还...(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