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她在想你

  (一)

  

  毫无预兆地睁开眼睛,眼眸处一片清明,触手可及的却是一整片、一整片的黑,无边无际蔓延。橘子皱着眉,下意识动了动身子,试图放松自己,慢慢呼出一口气,把手枕在脑袋下,拉紧本来压在身上的被子,向左侧过身子,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眉头拧得更紧了,“怎么会做这种梦?”打心底里萌发出的不解让橘子倍加困惑。

  

  已是凌晨,空气中混入了微寒的因子,亲吻着裸露在外的肌肤,冰凉,击溃入睡的欲望。闭上眼,橘子努力安抚被梦境入侵而逐渐活跃的思绪。似乎是一个冗长冗长的梦,梦里那个坐在扁舟上的女人一直朝着岸上的橘子温和地笑。没有血腥,却也丝毫不温馨,不灰暗也不明亮,不哭不闹,安静无语。橘子一如从前的冷漠,或是女人说的木讷,即使是在梦里。橘子忘了前因后果,越回想越浑浊,依稀记得那人嘴巴一张一合在说着什么,可究竟说了什么,她听不清。忽然想起那人也曾笑盈盈摸着自己的头说:“都等不到你长大了!”

  

  心微微勒得难受了,橘子迅速抽回压在脑袋下的左手,几乎是放弃抵抗般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其实没有预到会被接起,所以当话筒那边传来沙哑的“嗯”一声,橘子楞了好久,没有回过神来,“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橘子没有答话,漫不经心地问:“几点了?”“四点四十七”“那半个钟后再挂电话吧!”橘子幽幽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便塞上了耳机,没有被抱怨,那边不带感情“嗯”了一声表示应答。

  

  在耳边传来的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中,橘子再次闭上眼睛,意外的发现以往能平复情绪的安全感奇迹般失效了。无眠。脑海尽是一抹已看不清表情的笑和那句“为什么不爱说话?”,一遍一遍,如影像般重播,压制不了,暂停不掉,无法重启系统的糟糕。

  

  (二)

  

  匆匆写完要交的论文,橘子趴在书桌上,一动也不想动。外面的天,很暗。快下雨了吧,橘子心想,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讨厌下雨,湿湿黏黏的,落在身上,缠绕心尖,密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潮湿而厚重的雨墙,透着腐烂的气息,雨迹搁浅的地面,一坑一洼。橘子竟变态地想到剥开大地的衣服,浮现在视线中的会不会是血迹斑斑、凹凸不平的伤痕呢?

  

  “请你不要睡懒觉,早睡早起身体好”往常悦耳的铃声让橘子无比烦躁,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橘子认命地接起电话,“女儿,吃饭没?”橘子听见父亲豪爽开朗的声音,心里稍稍释怀,“嗯,你呢?”“怎么听起来有气无力的,最近在学校过得怎样了?”“好。”橘子硬打起精神,睁大这几天来因囤积上血丝而显得通红的眼睛,听着父亲关心的话语,却始终闭口不谈这几天老是频繁做梦醒来的事。

  

  习惯了熬夜但并不代表在入眠中醒来不受影响,橘子很困扰,莫名的烦躁。若隐若现的阴霾让她很迷茫而无措。

  

  我们所处的时空是平行的还是交错的?其实到底有没有异世界的存在?那些深潜地底的灵魂被安置何处?或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或是幻化灵体,不曾离去,也或是等待离去?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样胡思乱想一会,橘子的脑袋越发昏涨了,她觉得脑子里一下子充斥了太多的东西,塞得满满的,无法言喻的感伤。

  

  (三)

  

  “啊”,短促的一声惊呼,橘子第一次在午睡中惊醒。大动作蹦起在床上坐起来,引来舍友的探视。寝室里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看电影、有人在饮水机旁倒水,恍如隔世的感觉。除了橘子惊醒片刻的安静,全世界都在喧嚣。

  

  橘子恼怒地晃了晃汗湿的脑袋,轻轻喘着气,用手抚上左边不安分加速的心跳,蓦然发现手心微微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汽,她胡乱地揉着双眼,突然想起医生说自己双眼是蹂躏不得的,便挫败地垂下手来。也许是注意到橘子的异常,室友问:“怎地坐起来了?做噩梦了?”若无其事嗯了一声,橘子再次躺回床上,右手横亘额前,前不久被挂起挡光的床帘以及防蚊帐所营造出的安全空间,此刻显得狭小沉闷,重压压的阴影仿佛要把人囚困起来,不断吞噬,安静而不着痕迹。

  

  梦境无比清晰生动地回放,梦里有人浮在熟睡中的橘子正前方,直勾勾地注视着橘子,冷冷的,有种窒息的压抑,忽而面目狰狞发狠地挥起长长污黑的指尖向橘子眼睛戳过来,以此同时,不知名的小飞虫丧失理智般顺着指尖方向,朝着橘子紧闭的双眸猛撞进攻。此刻的女人站在一旁望着橘子惊慌失措的表情充满哀伤和不解,她的双眼噙满泪水,絮絮叨叨似乎在辩解着什么,直到橘子竭尽全力睁开双眼,一切归于平静。橘子暗骂一声,被汗浸染的枕巾令她更加心烦意乱。“这都是些什么!”这样想着,颓败感有增无减。

  

  (四)

  

  按捺不住和群里一群关系密切的朋友聊起这个问题。“你最近是不是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跟你一起那么久,连梦都少做别说梦见这东西了”“要不要试着带上一个葫芦啊”“要不把鞋朝外放吧?”橘子安静地看着这些简直是恐吓的消息一个接一个跃动,刷到尽头,烦躁地把手机扔到床尾,不知道想着什么。依旧亮着的屏幕最后一条消息是:听说,如果连续梦到一个人,是因为这个人她在想你。

  

  你是在想我吗?许久,空荡荡的宿舍突然响起了橘子压抑的哭声。

  

  

搜索建议:她在想你  她在想你词条  
感情亲情

 我的宝贝孙女

 今天是我宝贝孙女诗越从高安城北幼儿园大五班,转入莲塘第一幼儿园大二班的第一天,我孙俩拿着简易的被褥和里面装有几本作业本的小书包,走到二幼门前,这时已七点多钟,...(展开)

感情单身

 失恋的冬天好温暖

早就听说一句话:冬季不要失恋,因为节日太多天气太冷。很不幸,我就中了弹。那天,无助的我无奈地坐在水库的坝上,从早上六时到下午四时,看着宽阔的水面吹着冷风,也不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