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苦咖啡

  锅里的水沸到了顶点以至于把下面的火烧的直叫唤,一双手关掉了液化气的开关,把水一点一点的往水瓶里倒。看着水瓶,想到了自己,因为自己是水瓶座,偶尔闲来无事看过一些关于星座方面的,上面说,水瓶座喜欢思想自由,在恋爱方面绝对的伤不起,爱一个人会死心踏地。在这方面上,我觉得这绝对的是扯淡。

  

  晚上我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我决定冲杯咖啡喝喝,用倒满水壶剩下的水,冲了杯雀巢咖啡,速溶的。以前喜欢上喝它是因为为了大学梦不得不熬夜。现在喝它完全是出自于喜欢。喝的第一口觉得不苦,倒了点盐在里面,涩的。于是我得瑟的给妈打了一电话,告诉她我待会到她那里去,因为我发工资了,所以得给她点钱。我乘的“十一路”车,走到一半儿,碰到了姑父和姑姑,他们开车去兜风,顺便载我一截,问我到哪去,我说到我妈那去,问我到我妈那去干什么,我说去玩玩儿,他说是不是去看看你妈,我说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到了妈那里,妈刚下班,说饿的不行,跑去买花生吃,我说你饿干嘛要吃花生,不去吃饭吗?她说爸在给他煮,待会儿就送来。丢了两百块钱给妈,叫她拿去用,她问我领了多少工资,我说没多少,她又叫我去买点衣服和裤子,我说我知道。后来,妈说他们还没发工资,她身上就两块五毛钱,留着明早上吃早饭。我问她,买花生哪来的钱,他说欠着呢,等爸来了给。又掏出一百块给她,叫她先用着,今天身上没带多少钱,妈边拿钱边说他们领了工资给我还,我没说话。不是不想说,是不知道怎么说。

  

  给妈拿了钱以后,坐了会我说走了,妈就在汽修厂找了个要进城的车。我说我搭出租车,她说有顺路车你干嘛不搭。我上了妈给我拦的车。车上两男的,一股刺鼻的香味让我觉得恶心。

  

  回来后,又冲了杯咖啡,觉着很苦,苦的快要掉眼泪了。加了许多糖,还是觉着苦。冲进厨房倒了它,浅棕色的液体流进了下水道,和下水道的水一起变得浑浊不堪。我不敢想象一滴一滴的泪水混着倒掉的苦咖啡以及下水道的水是什么颜色、气味。但肯定是不好看也不好闻并且恶心着。

  

  抱着枕头,窝在沙发里,打开电脑,不知道做什么,我想我的同学,想我的朋友,忽然低头,枕头湿了。我迷茫这是什么?腿麻了是为了什么?闭上眼睛问自己,为什么要回家来工作。为什么要看到一切的一切。

  

  终于坐不住了,穿上拖鞋,穿上外套,跑到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在回来的路上看见了车祸,很多人围观。闭着眼睛经过了那里,觉着这个城市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是如此的麻木不仁,如果鲁迅在他肯等会批评我有辱中国人的脸面。把东西丢进冰箱,继续窝在沙发上,进了QQ空间,我说我在家乡很孤独,弟给我的评语是:那我岂不是更孤独,在外无亲无故的。我回复:那你回来啊!他回复:家乡太小。我无语了。丢掉电话,杯里还剩下了咖啡的残渣,我倒进了嘴里,冰的,不苦。

  

  外面依然是车子的嘈杂声,人们的说话声,我在想他们这么晚了再忙什么?大多是在忙着挣钱养家,像我爸妈一样,像许许多多的父母一样,不停不停的工作养家,唯独我是这么的空闲!

  

搜索建议:苦咖啡  咖啡  咖啡词条  苦咖啡词条  
感情单身

 简单之美

 屋子闲坐时总爱找个舒适的姿势,温热的水杯,浅浅的情怀,无定的思绪,遗忘的悲喜。有些浓缩和淡化了的人生瞬间了悟,此刻亦认真亦散漫地爬上心头。曾经积攒了一段词送与...(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