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观点

 

故事里的人生(141 我到坟前愧姓秦)

  清乾隆十七年,即1752年,江宁(今南京)人秦大士在当年的殿试中大魁天下,夺得文武双科状元,被朝廷授予翰林院修撰,掌修国史。次年暮春时节,他邀几位同期金榜题名的文友一起去游览杭州西湖。是日艳阳高照,微风和煦,湖光潋滟,几位春风得意的文人一路吟诗作赋,谈笑风生,不知不觉来到西湖西北方的栖霞岭,于是便前去凭吊岳飞墓。岳飞墓周围古柏森森,有石栏围护。石栏的正面望柱上刻有“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一联。墓门下边有四个铁铸的人像,反剪双手,面墓而跪,即陷害岳飞的秦桧、王氏、张俊、万俟卨(Mòqíxiè)四人。跪像背后的墓门上镶嵌着清初一位姓徐的才女题写的“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的楹联。面对此情此景,一个文友忽然想起乾隆皇帝对秦大士身世的怀疑,便对秦大士说:“秦大状元郎,当今圣上曾怀疑你是秦桧的后裔,面对跪在岳飞墓前的秦桧夫妇,你作何感想?”

  秦大士知道文友是想难为他一下,想想刚中状元时,有人嫉妒他双科夺魁,见他是江宁人,又姓秦,就造谣说他是秦桧的后裔,这事传到了乾隆那里,乾隆马上把他叫到殿前,问:“你果真是秦桧的后代吗?”当其时,秦大士本人也未对自己的祖籍进行过详细追查,故含糊地回答说:“陛下,臣尚不知几百年前的先祖是谁,但臣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回答得很巧妙,隐含着对乾隆过分关注他祖籍的否定。乾隆很不放心,立即派人去追查,追查的结果是,秦大士是宋朝清官秦梓的后裔,于是才放下心来,授予他翰林院修撰。

  面对文友的诘难,想到自己祖籍的被怀疑,秦大士走到留言案前,提笔写下了这样一幅对联:

  人从宋后羞名桧,

  我到坟前愧姓秦。

  秦大士名儒硕德,既才华横溢,又很有气节,其诗、书、画堪称三绝,他在岳飞墓前的题联很快传开,为杭州西湖增添了一段佳话。出于强化这段佳话的传奇色彩,佳话在流传中发生了一点小的变异,那就是,佳话开头就说:“这幅对联是秦桧的后裔秦大士前来凭吊岳飞墓时题写的……”秦大士在佳话流传中真的成了秦桧的后裔。

  作者感言:“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是一幅嵌字联,末尾嵌入了“秦桧”二字,联意十分明确:上联说,自从南宋秦桧陷害岳飞以后,人们羞于用“桧”这个字做名字;下联说,今天我来到岳飞坟前,也为自己跟秦桧是一个姓感到羞愧。

  这段佳话引发出这样一个人生思考,即怎样看待一个人的出身问题。实际上,秦桧的罪恶与名叫“桧”和姓秦的人没有任何关系,但人为什么会有“羞名桧”和“愧姓秦”的感觉呢?除了避恶远恶的心理之外,还有一个血统论的思想在作祟。我们说这则小故事,就是想借此聊聊“血统论”这个话题。

  血统论是一种出身决定论,它认为祖先先辈的血统决定后世子孙的前途命运和发展方向,社会上常说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以及某某人一旦有了成就,出了名,比如成为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或者著名学者、专家什么的,人们往往去追考他的先祖,说他是古代某某名人的多少世孙等,都是血统论在现实生活中的反应。

  血统论是奴隶制、封建制时代的产物,是中外古代帝王和贵族世袭制的理论根基。当然,这一理论自诞生以来也一直受到挑战,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就说过:“帝王将相,宁有种乎?”项羽看见秦始皇南巡,仪仗万千威风凛凛,指着身边的叔父项梁说:“彼可取而代之!”《西游记》里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宣言说:“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这都是直接和血统论叫板。

  十八世纪已降,随着工业革命和现代国家的建立,君主世袭制已经被废除,但血统论的阴魂至今不散,仍然在人间兴风作浪。拍摄于1951年的印度影片《流浪者》,就讲了一个“血统论”的惊世悲剧。故事说:大法官拉贡纳特素来认为:“好人的儿子就是好人,贼的儿子一定是贼。”他坚信这一理论,并以此为据错给强盗的儿子扎卡判了罪。无辜的扎卡设法越狱后,成了真正的罪犯,并决心对拉贡纳特进行报复,他先用计使拉贡纳特抛弃了正要分娩的妻子。于是,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法官的儿子拉兹降生在大街上。从小与母亲生活在贫困屈辱之中的拉兹,在强盗扎卡的威胁利诱下,成了一个到处流浪的小偷。长大后,在一次行窃中,拉兹意外地遇见了童年时的女友,楚楚动人的贵族小姐丽达,他们真诚地相爱了,皎洁的月光下,他们在平静的海面上荡起小舟,享受着爱的滋润,爱情给拉兹带来了新生的渴望,他决心痛改前非,要用劳动来养活自己和母亲。然而,工厂却因为拉兹曾经是贼而开除了他,扎卡也在胁迫他。一天,拉兹回家,正遇上扎卡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而想扼死自己的母亲,他为保护母亲,杀死了扎卡并被捕。当他知道法官拉贡纳特就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并了解了拉贡纳特遗弃了他们母子后,便设法从狱中逃了出来,想杀死父亲拉贡纳特,结果行刺未遂再度被捕。在法庭上,已成为律师的丽达为拉兹做了精彩的辩护,无情地批判了血统论的荒谬,并承诺坚守爱情,等拉兹出狱后嫁给他。拉兹最终被判处三年监禁。

  《流浪者》只是剧作家创作的一个故事,但发生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陆中国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却把血统论推演到极致,制造了无数真实的人间悲剧。当其时,“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思想,竟成了当时社会的主流意识,被当时划定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反动学术权威、走资派等成分的人及其子女,倍受歧视,很多人遭到了残酷迫害。1966年,北京青年遇罗克,为捍卫真理,撰写了《出身论》一文,驳斥和批判了血统论思想,但因此1968年被捕入狱,1970年以“思想反动透顶”“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的莫须有罪名被杀害。“文革”结束后,1979年11月21日,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宣告遇罗克无罪,这位为捍卫真理而献身的英雄终得平反昭雪,还了历史公正。

  我们再回到秦大士,他正生活在君主制时代,如果乾隆皇帝查出他是秦桧的多少代世孙,恐怕官是做不成了,万幸他是贤臣的后裔。面对跪在岳飞墓前的秦桧,秦大士发出“愧姓秦”的感慨,是很可以理解的。

  一个人的命运和发展方向,不是由血统决定的,而是由后天环境影响和个人努力决定的,至于“兵家儿早识刀枪、木匠儿早识斧锯”的家庭影响,只是后天环境影响的一小部分,并不起决定作用。犯过错误甚至犯下滔天罪行的人,其后代不乏为人类作出贡献的英雄豪杰;而为人类作出贡献的许多贤达,其后代也有作恶多端的坏蛋,关键在于其子孙的后天选择。帝王将相无种!科学家、文学家、音乐家无种!命运永远握在每个人自己手中。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敬请谅解!
搜索建议:故事里的人生  人生  人生词条  故事  故事词条  141  141词条  故事里的人生词条  
随笔

 希望就在坚持之后

 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时,你会在原地等待光明的出现,还是小心摸索着寻找出路?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后者。比起不知何时才会终止的等待,我更愿意利用时间去努力奋斗,因为我...(展开)

随笔

 急诊

  一道急促的铃声划破寂静的夜晚,是先生的手机在响,先生似乎在跟谁说话……突然,“医院”二字让我从朦胧中彻底清醒过来,赶忙问是谁的电话。原来是弟弟的,说是他右腹...(展开)

随笔

 企盼那一天

 红在结婚以后很少上网了,昨天在线上看到她了,红告诉我她怀孕了,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却也有几份淡淡的忧伤。  红说她想我了,短短的几个字却触动了我的心,我哭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