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关于移民

  “太阳那个下山来嘛,晒在哟石头上罗,月亮那个下山来嘛,歇在哟屋顶上罗,扁担那个挑不尽哟,山里的故事啊,背篓那个装不完,生活的清香——男人恋着这个地方啊,女人恋着这个地方啊,啊,三峡我的家乡啊!”听着李琼这首充满地方特色的民歌,我就仿佛嗅到了浓郁的山里的气息,感受到了山里人特有的生活韵味。我一向认为那首歌曲中充满了山里人家特有的自豪感。

  

  也曾向往过三峡,因为那里“两岸连山,略无缺处”;也曾欣赏过三峡风光:山高、峡窄、青山绿水,“急湍胜箭,猛浪若奔”。这里是长江的腰肢,妙曼轻盈。神女峰屹立万年,黄牛滩静躺千载。书上有关三峡的诗篇引起的我对三峡无限的向往,那神秘、奇伟的景象时常在我脑中浮现。

  

  “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这是毛老人家的名句,这句话现在快变成现实了,因为三峡工程就要建成了。三峡工程从根本上改变了三峡人民的生活。多少三峡人将要打点行装远行啊,他们将离开祖屋,离开山边的石头,离开先人的故土,永远的离开,而踏进繁华之地。

  

  也曾听说过“三峡移民”这几个字,也曾看到过那部现代剧,在此以前我也曾看到过类似的故事,连梦中也曾梦过一回。现在我才真切的感受到,这四个字,不仅是一项国家政策,也是无数领导干部艰辛的工作,更是许多老百姓心中沉沉的巨石!

  

  前不久,我到过安边,我看到了向家坝工程的移民点。那是一栋栋漂亮的砖房,统一的橙白相间的瓷砖,装饰了这一座座气派的民居,在农村,这确实是一种奢华。移民们也似乎真的从中得到了实惠,让人羡慕不已。而三峡移民将移到广东等沿海一带,国家早已为他们修起了一幢幢高大宽敞的住宅,而且也将为他们安排工作。看起来,从穷旮旯里钻出来的山里人,大摇大摆的挺进东部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区,这仿佛是千载难逢的好运。但我总觉得他们拖儿带女、扶老牵幼,背着背篓、挎着篮子,上了船,挥了手,随后“孤帆远影碧空尽”,这更像一群逃难的哀民!他们背井离乡,他们离亲别友,踏上了陌生的他乡,开始人生的又一种生活。告别了一种生活方式,告别了祖祖辈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热土!更告别了所有曾经美好和不美好的梦想,悲哀和凄凉此刻是多么的浓郁啊!

  

  有人说,人类永远都在流浪,故乡只不过是前辈流浪途中到达的最后一个地方。比如日本,他难道不是一群中国人流浪的最后一个地方吗?而今他却又成了多少日本人永久的家园。但是,故乡的概念绝不仅只理解为祖辈迁徙的最后一个驿站,他是人心灵的家园,虽然人们不一定真正喜欢这里。年轻人喜欢闯荡外面精彩的世界,迁走后也能很快的适应,可那些年过半百甚至七老八十的人,他们又怎么能忍受这远离家园之苦?难怪二狗挖了一棵山边的黄果树带走,因为那是故乡的树啊!离别之后,迎着夕阳,“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那盆中的小树苗就是家乡的所有记忆了,它承载起了人们思乡的梦。抓一把泥土,也是老泪纵横啊!

  

  历史上有多少次大的移民我不清楚,但我明白,不管是被逼的还是自愿的,他们的心中都会满含泪水。叶落总想归根的。也许在某个残月在天的凌晨,梦里又重回故土,醒来又是泪湿枕头了吧?

  

  我想起了“湖广填四川”那次大移民,朱德在《回忆我的母亲》一文中曾提到过;我又想起了国人移居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有人就带去了故乡的桃核;想起了朱舜水先生客死的日本水户,“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也想起了国民党在大陆战败后退守台湾,中间多少清江水,隔断故乡?“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有多少人饱尝了远离之苦,而且永远不能回去啊!

  

  我听祖上的人说,我们家也是从遥远的地方迁来的。在我的家乡,我的那个姓分两支:湖广*和广东*,我竟忘了我们家族是属于哪支!有时遇到同姓的,疑是同宗,一对字辈,有时又是,有时又不是。有时对方也不知道自己的家族渊源。我的父辈称呼家人,还保留着那遥远地方的馈赠,如称大哥为阿哥,称妹妹为mai儿,称母亲为太娘,称父亲为阿爸,称爷爷为阿公,称奶奶为阿尊------而我这一辈,也许包括以后的任何一辈,都不会再使用这些称呼了。我们忘了,所有的人都会忘了,我们曾有的一个故乡,曾有一个祖辈们日夜眷恋的地方!我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无法欲知将到何处去。在我们的意识里,只有现在。比如,我只记得**,记得那个叫***的地方,永远的记得,因为那儿有我的童年,有我的父母,这就够了,这就是我对所谓家乡的全部诠释。而如今,我又远离了那个地方。我知道,几年之后或者几十年之后,我的子孙也会忘记那个地方,忘记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忘记他们的祖辈从那个地方开始奋斗、走出,走远------我不愿去想,但事实就是这样!

  

  其实在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中,都有过移民的经历:男人外出务工,女人远嫁他乡。而今天的求学之人打工之人,不就是在渴望一次真正的移民吗?他们不满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因而踏进了学校的门槛,或者踏上了打工之路。多数人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奋斗,能够离开那贫瘠的小山沟,走进大城市,走进生活幸福的环境,走向梦想升起的地方-------

  

  不管移民后是否风光,我们都不会忘记曾经背上行囊,与母亲告别,踏上行程的第一步。尽管留恋乡间昏黄的灯光,尽管留恋黄昏的哞哞牛叫,留恋那屋顶上腾起的缕缕炊烟,我们还是要忍着泪,一步一回头,走向黛青色的群山,走想希望升起的地方!走了再回头,再洒泪!

  

  因为故乡里有我们的根,更因为远方有我们的梦!

搜索建议:关于移民  移民  移民词条  关于  关于词条  关于移民词条  
随笔

 流年依旧,只是苍老了心

 今天,又一次无意中听到了这首歌,伴随着歌词与旋律的缓缓流放,没理由的,泪悄悄滑落。本以为时间可以忘记一切,本以为曾经的那个地方,那些兄弟姐妹,那些笑到肚子痛的...(展开)

随笔

 已经,七年

   ——再次《霸王别姬》,怀念哥哥    四月一日,二零零三年,二零一零年,七年了,很多事只能被回忆;可知,七年后情怀依旧,爱恨双双骤增。    泪水,包含的...(展开)

随笔

 过节还是一样

    流着泪给她打完电话,我知道她过的不好,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但她不知道,我也过得不好,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 &nb...(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