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在途中

  一条爬行虫拼尽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挣扎着爬向那一片绿色的高地,看着它身上伤痕累累,我有点不忍的离开了,转身走向自己的明天,开始迎接一场不知名的命运,这不得而知的命运始终盘绕在我心头,让我每每梦见它就感觉到心灵深处的空白,像一只迷路的羔羊,眼睛里充满了迷茫……

  

  我放飞自己的梦想,一手牵着手中的线,一面看着梦想飞向莫名的天空,那是怎样的高度,我不知道,也没办法去测量。只是发觉自己在无知觉的望着天……

  

  一阵狂风暴雨袭来,吹乱了我的心情,砸在我的脸上感觉到有些许冰凉,有点隐隐的痛。梦想的风筝开始漫无目的的飘摇,被打湿了,开始摇摇欲坠,线断了,风筝也被吹打的狼狈不堪。看着它狼籍的躺在我的身旁,我不忍心看它,转身走开了,转身的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和着雨水淋乱了我的心,心便开始支离破碎。

  

  我站在忧伤的领地望着梦想,对望成一道似乎永远也不能靠拢的风景,它在那头,我在这端,之间像是隔了一片海,抑或是一片永远也走不完的沙漠……

  

  母亲望着我,用那双亲切而温柔的手帮我拭去眼角的泪水,告诉我说要坚强,告诉我不能哭。望着那双一日一日爬上皱纹的手,望着母亲那可亲又可敬的眼眸,我擦干眼泪继续着手中的风筝,一点一点的编织着那个神圣的殿堂……我不忍心看母亲心疼的表情,转过头去,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要铭记坚强,铭记信仰,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悄悄的落泪,为了母亲的恩情,也为了母亲的感动。

  

  我背着行囊上路了,母亲看着我渐渐远去,我也在心里看着母亲默默的送别,一路踏着深沉的脚印,默念着母亲的鼓励。在追梦的路途,我的心头系着一根线,线的源头在母亲的心里,而我是她永远的牵挂,我知道线的那头有母亲为我祝福,我也知道线的这端有我重大的责任……

  

  我又一次擦干泪水,转身看看母亲,她在那对我笑,笑的那么肯定,那么慈祥。我有了从没有过的原生力量,在路途上默默感激着给我生命又给我力量的人……

  

  在途中,我踏着落叶,走过求天,踏着冬天的足迹,安静的追寻着属于自己的春天,那里,有我的梦……

搜索建议:在途中  在途  在途词条  在途中词条  
随笔

 不想说话

 人会有周期性的心理灰暗期,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反正我有,问了好些朋友,他们说他们也有。只是有的强有的弱,而且表现形式也不一样,有的感觉很没劲,有的感到心里空荡荡...(展开)

随笔

 不争,乃大争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而诗人兰德也曾提出“我与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但我更欣赏的是林语堂先生在《风声鹤唳》中提到过的“不争,乃大争;不争...(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