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忐忑的心

   一年之际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女儿花蕾般的笑脸,映衬着清晨的朝阳,一样的风景,一样的季节。

   随着女儿的一天天长大,我们的生活充满了童趣与笑声。开心的事情太多,阴郁的事情无从记起,更多的是温馨的画面,等多的生机。

   女儿俨然成了家中的开心果,父亲的宠爱,母亲的溺爱,弟弟的疼爱,老公的珍爱,我全部的爱,融聚一身。每个人是那么喜欢,那么的珍惜。

   五月三日,女儿三周岁整,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为她举办了生日宴会,女儿开心的欢笑着,留下了幸福的记忆。

   女儿一天天的长大,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由于一些客观的原因想到六一后送去。五月十四日那晚在父亲家吃饭重提此事,几句话一致通过(母亲保留意见说:“去就去吧别以后怨我")明天女儿就去幼儿园。

   五月十五日,星期一晨起把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上身白色长T恤,外套水蓝色的夹克,下身一条小黑裤,脚穿一双淡粉的旅游鞋,身背红色的小书包。看起来特靓丽。女儿小手牵着我和老公,亦步亦趋地往前走着,嘴里不时地应答着我的一句一句叮咛,看着女儿细小单薄的肩膀背着小书包(有一盒水彩笔,一个画本),早上女儿看见了水彩笔和画本就要画,我急忙说:“一会到幼儿园再画”女儿同意了,急着往幼儿园去。

   看着女儿那分注重与坚韧让我有几分安心,看她笑迎迎地走向人生第一课堂——幼儿园。

   女儿爱画画,到了幼儿园就急忙拿出了画笔画了起来,我和老师交代了一番,和老公像往常一样(平时上班)与女儿告别,女儿挥手说:“爸爸、妈妈拜拜、再见......”临了还来了个飞吻,后就低下头画画了,我和老公急忙往奔向楼下,我转身的瞬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那种心情难语言表。

   女儿自呱呱坠地以来,都是母亲一手带大的,每天我和老公都能安心的工作。现在的感觉就像把女儿扔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里,没有一点是熟悉的,老师、小朋友都是陌生的,真有点担心,担心一会是否会找姥姥,找妈妈、爸爸,是否一会哭着喊着要回家,一会.....

   带着那分忐忑与不安来到单位,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女儿的笑脸与我转身瞬间的眼泪,独自站在窗前,思绪扔留在女儿哪,担心一会电话响,担心女儿是否会哭闹,担心.......

    这时同事陆续上班了,当小金问:”你怎么来这么早?”我哽咽着:“我今天把孩子送幼儿园了.......”话还没说完眼泪已掉下来了,弄得同事不知所错,我也气自己不争气,气自己脆弱,气自己不如孩子坚强。

    单位星期一最忙,可再忙碌也没有减轻我的那分担心与忧虑,半个上午我都是在恍恍忽忽中,同学宏敏领孩子打预防针,临走时说:“一会我看看去,我再给你打电话”,艳萍也说:“一会我瞧瞧去,那个老师我熟,给你说声,好好照顾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心依旧烦。正在忙碌时,一阵刺耳的铃声打断了我,我的全身每个毛孔都紧张起来,一看是座机号,急忙接起来,只听对方传来:“王大夫,你家孩子不干了,你来一趟吧”我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急着说:“好,就来”对方笑着说:“别,别来,孩子在那玩的挺好的,我和你开个玩笑”,一听是宏敏的声音,这时我的心才放下来,“你可吓坏我了,你的声音跟老师的差不多,我没听出来,还以为孩子不干了呢?”一阵寒暄过后,我的脸上重拾往日的笑容,内心深处的那分惦念少了几分,也能安心工作了。

    本想午休时瞧一瞧,老师说:“最好不看,孩子看见家长不干”,我还是没有忍耐住,来到女儿班级门口,正在往里观望时,老师急忙出来,说:“凯越没哭,玩的挺好,要睡觉了躺在那不知声,也没睡”老师又说:“头几天早点接,孩子呆时间长了不干”“好”我就急忙走了,怕孩子听出语音来。

   一天我的心也没能安安稳稳的,怕手机响,也不能和同事提起,一提起眼泪就不自主地往下流,王姐笑我没出息,红媛安慰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小金说:“你就够享福的了,有你妈妈帮你,你要是向我们一样,那你得哭死。六个月了,上班孩子没有人哄,找不到人你急不急,可算是找到了,你把孩子仍给孩子陌生的人,你担不担心,明天哄孩子的人不干了,又找不到人哄你急不急......”一番话说的我心敞亮多了,“最后总结一句话,就是这几年,把你惯的,太安心,太舒适,这不孩子也大了,上幼儿园是好事”。

    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过不了感情那个坎。

   终于挨到下午三点了,接女儿去,脚踏车飞驰,我心飞翔。当看到女儿的刹那,她张开双臂向我扑来,嘴里不住地喊着:“妈妈、妈妈...... ”我一下就把女儿搂在怀里,那分感动,那分珍重,都化作无言的搂抱。

   让女儿和老师和小朋友告别,女儿乖巧地说:老师再见,小朋友再见”老师问:“凯越明天来不来幼儿园了”,女儿洪亮地回答:“来”,我的一颗心终于落下来了。

搜索建议:忐忑的心  忐忑  忐忑词条  忐忑的心词条  
随笔

 跟闹钟谈谈

        第一次知道原来夜生活不只属于大上海,它也属于所有的白衣天使。现在是凌晨00:34,我下班了,自己一个人在...(展开)

随笔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今天是你走失的第三天,下起了暴雨,时不时夹杂着轰隆隆的雷声还有几处将天空瞬间照亮的闪电。当闪电落下时,我想到了不在身边的你,乌云(爱...(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