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流离(2)

  (2)“书生

 薇拉喜欢在闲来无事时敲敲键盘 ,在文学网站上发发文章,那些文章大多写的随心所欲,以爱情为主题,充满美好而纯真的幻想。有时臆想中完美的感情会让薇拉的心情好几天都沉浸其中,这时的她神情恍惚,双眼迷离,灵魂飘飞在一处不可企及的地方。苏明看了那些文章后,对她文笔美妙表示惊叹之余,更多的是批评她不入时事过于虚无的风格,他把她的种种浪漫斥为小情小调。

  

  薇拉也深知自己的文章过于虚无和缥缈,不由自主地总是涉及一些太过纯真的恋情,然而没有办法,她的生活简单透明,她不可能一直闭门不出就能写出具有社会现实意义的作品。

  

  然后,有一天薇拉突发奇想,应该去认识一下生活之外的人,增添点不同的感受。

  

  薇拉在网上有一两个联系不太紧密的朋友,其中和一个名为“书生”的还算是谈得来。他们于一个彩霞满天的黄昏在聊天室里相遇,交谈不久时,凭着直觉,薇拉脑海里已清晰地印出书生的样子,她调皮的在键盘上敲到:

  “让我猜猜你的样子!”

  书生说:“好吧”。

  “个头一米七多点,不胖不瘦,”

  “嗯。”

  “平头,双眼皮,高鼻子”

  “还有呢?”

  “喜欢穿白色的体恤,戴眼镜。”

  “  ……”

  书生沉默,半天没有回应,薇拉打过去一串“?”,书生才说他的眼皮一只双一只单。他们那天聊了很久,似乎彼此都很快乐,不过薇拉书生说自己一个人生活,谎撒得很自然,连薇拉自己也有点吃惊。

 

  然后大约两周后,薇拉再次和书生相遇时,她大胆的提出希望和书生见面,薇拉感觉自己有点唐突,但那句话已经随着回车键的起落瞬间出现在屏幕上,她有些后悔。

 

  书生说:“可以呀,在哪?”薇拉只好说去星都汇附近的肯德基,她隐隐的觉得那里是公共场合,又相对安静,比较适合与陌生人见面,本来她想选择咖啡店,但那里的气氛过于温情,似乎不太好。

 

  书生薇拉当天晚上去赴约,薇拉没有答应,她谎称自己在星都汇百货当收银员,晚上要上班,其实是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和苏明说才能不让他发现自己晚回的原因。

 

  然而,当晚苏明并没有在家,他下午打来电话说公司老总让他马上去北京出差,让薇拉帮他收拾好洗换的衣服及随身物品,匆匆回家拿上就走了。

 

  晚上,薇拉独自在房间走来走去,她几次都想给书生打电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老公出差,自己却和陌生的男人聊天并商量如何见面,这几乎是一件非常出格的事情,尽管薇拉只是想体验一下这种充满猜测和想象的感觉,但她还是觉得那样会对不起苏明,薇拉向往的同时心里又隐隐的不安。

 

  十点半,薇拉洗完澡躺在床上正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枕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以为是苏明,打开手机时却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

 

  “喂,你好,下班了吧!”薇拉才想起应该是书生,白天他们互留了电话号码。书生的声音沉稳而富有磁性,听上去能感觉到对方是一个有良好修养的人。

 

  薇拉有些意外,起身时碰翻了床头的水杯,温热的开水顺着床头柜流淌在地板上。书生薇拉几点下的班,薇拉顺口说八点半,说完就后悔不迭,因为她知道星都汇晚上十点才关门。

 

  书生似乎没有在意,他告诉薇拉自己就在星都汇附近的广场,希望薇拉能出去陪他走走,薇拉只好说自己住在体育场附近,离广场有点远,不方便过去,书生便说他会骑摩托车过去接她,薇拉在心里叫苦不迭,她怎么可能深更半夜去见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他们在网上已是朋友,但谁能保证不会出什么问题,更何况她的家不是在体育场附近,而是坐车到星都汇要用四十多分钟的市郊。她只好一路把谎编下去,说自己一直站了三个小时,很累很累,想睡觉了,书生这才和她说了再见并问她明天有时间没?薇拉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她非常想知道和一个陌生的异性见面会是一种什么感觉?除此之外,薇拉不得不承认,书生对她来说,有一种隐隐的吸引力,于是,她告诉书生自己明晚休息,然后约好第二天七点在星都汇见面。

  

  第二天,薇拉破例没有去菜场买菜,早晨喝了一杯奶吃了两片面包后,她给自己到了一杯柠檬水便坐到电脑桌前,写完了一篇不长的文章然后发到了网上,中间随便吃了点东西,接了苏明的一个电话。整整一天都过的很安静,直到傍晚快来临的时候,薇拉的心里才惶惶不安起来,她有点犹豫,是不是真的要去和书生见面?最后,是书生的一个电话让她做出了决定。

  

  书生在电话里说:“我快下班了,我穿白色体恤,蓝色水洗裤,在肯德基靠窗的位子等你,七点见!”

  

  薇拉看看表,五点四十。她关了电脑,很快洗了脸,把头发松松的斜编成一个辫子垂到胸前,换了件白色的棉布衫,胸前的领口下有淡黄和咖啡色相间的布艺玫瑰,小朵小朵的排列着,然后是果绿的中裤,白色的休闲鞋,最后背上那只大大的帆布袋子,上面缀满色彩斑斓的蝴蝶。

搜索建议:流离  流离  流离词条  流离词条  
随笔

 树的幻想

 树一直幻想着外面的世界,有花,有草,有鱼,有鸟,那样的世界真是奇妙。它看厌了现在的生活,不甘于这样环境,同样有美丽的花草,有清澈的泉水,在它眼里,都等同于一个...(展开)

随笔

 病中叹

    今天,在我没有冒犯胃的情况下,它疼了。弄的我心烦意乱的。到了下午,突然晕的不行,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我坐了下来,敲打着文字。...(展开)

随笔

 他长大以后……

三年半前,在氤氲着痛并幸福的产房里,一阵短促嘹亢的婴泣声后,他以爱情结晶的身份降临到这个世界。从此,“小王子”这个昵称,便因他的到来在亲朋好友中传开。这一切,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