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爱之痛

  那是永远也忘不了的一幕,它就像刻制的印鉴那样被深深地永久地留在了一个母亲的脑海里。

  这一天,苏如玲正在外面帮公司办事,由于等待的人很多,她一下子变得烦躁起来。因为近几天来,她心里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不安感觉,隐隐约约觉得家里会有什么不祥的事发生。不知怎么搞的,就在昨天儿子突然怆然地对她说“妈妈,今天我帮你洗一次脚吧”,苏如玲知道儿子这阵子身体不太好,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今天不知又冒出什么古怪想法来,于是,苏如玲委婉地回绝了儿子的请求“现在还用不着你来为我洗脚,等到将来我老了洗不动的时候你再帮我洗吧。”苏如玲一边想着昨天的这件事,一边排在人群后面,快要轮到自己了。

  刚办完事准备离开,就在此时,苏如玲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儿子的声音悲哀而平缓地从远处飘了过来“妈妈,再会噢。”说完了这句话后,儿子就把他的手机关了。苏如玲听完了儿子这句话后一下子被吓得魂飞魄散,即刻瘫软地倒在了地上,她不知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是不是寻了短见,也不知道儿子此刻在哪里,只觉得脑子“嗡”得一响,顿时天旋地转,当时她悲痛地竟然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不断地打着儿子关闭了的手机,凄惨地发疯似地喊着儿子的名字,在她绝望痛苦的眼神里和哀伤的哭喊中,让那些围观在苏如玲旁边的人深深地感受到了一个母亲被那种巨大的痛楚而一片片撕碎了心的惨状,此时的她已经急得六神无主,经旁边关心搀扶着她的人提醒,才连忙拨打了110,请求他们的帮助。并且打电话给住在她家附近的老父亲,叫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家里去看一下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经过了一番挣扎后,苏如玲终于站了起来,她急速地叫了一辆车,飞快地往家里赶去。苏如玲心急如焚地坐在车上,嘴上一个劲地催着司机“快,快,家里出事了,儿子可能要自杀”司机听了她的话,也以最快的速度开着车子。直到接到了公安110派出去的同志打电话过来,说儿子在家,现在已经没事了后,苏如玲的眼泪才像珍珠般的一颗一颗地不断地往下流,她一边哭泣着,一边向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司机倾吐着多年来郁积在自己心里的苦水,那位好心的司机一直在旁边轻轻地安慰着她,苏如玲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独自一人养育儿子的辛酸苦辣,眼泪就“哗哗”地顺着面的两颊任意地流着,汹涌地流着。

  其实这么些年来在苏如玲的心里会经常涌起对儿子的一份愧疚。因为在儿子刚懂事不久,就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幸福,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让他享受着父母的关爱,在父母的呵护下健康快乐地成长。可儿子的成长过程里只有她这个母亲与他相依为命。由于他的父亲长期在外地谋生,平时对家里照顾极少,对儿子的关心也几乎为零。虽然他后来回到了上海,但也很少回家。即使回到家里也是对儿子责备大于呵护,因此儿子在成长过程中不但得不到父亲的关爱,反而常受到父亲的责打,所以,在儿子的心灵深处阴影很深,性格变得十分内向,平时常常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交流,也难得见他一笑。在母子相处的日子里,无论苏如玲怎么努力地去弥补,但代替不了父亲的那份爱。苏如玲只能尽量宠着儿子,让儿子得到更多的母爱。不知为什么儿子却始终不愿把心里的话与母亲袒露,她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儿子从青春期的困惑中走出来,苏如玲胸口经常被一种无形的恐慌堵塞,因为她很难解开儿子为自己系上的死结。想到儿子近来日见消瘦的形体,泪流满面的苏如玲突然间一阵揪心地痛,顿时浑身上下有一种透骨的冷,直至心灵。

  一路上流着泪的苏如玲总算到家了,打开车门,她三步并成两步朝四楼的家跑去。房门开了,当看着儿子含着泪神情漠然地站在自己的面前时,苏如玲再也顾不得自己做母亲的尊严了,倚在儿子的肩上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哭起来,“好了,没事了,不要哭了,”白发苍苍的老父亲急忙过来抚慰着女儿。

  “儿子,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的背后有妈妈支撑着。你不要怕,你还年轻,要学会坚强,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来面对好吗?”苏如玲用慈爱的目光轻轻地扫视着儿子的脸,儿子看着母亲含着泪花的眼里满是关爱,不由地点了点头。

  虽然,这件突发事很快就过去了,但给苏如玲的震动太大了。她根本没想到儿子的意志竟会这么脆弱,只不过身体出了些状况而已,他就误认为没治了。弄得大家都虚惊了一场,而作为母亲她真得感到有点承受不了,她很害怕儿子再会出现什么意外。苏如玲自己是一个十分坚强的女人,她曾经对儿子说过“如果妈妈的肩膀被压垮了,还有腰,腰被压弯了,还有腿,腿被压断了,还有脚,脚被压折了,还有头,最后如果连头也没有了,那妈妈一定会笑着告别人生。”她搞不懂,在儿子的生活中有她这样坚强的母亲,为什么他却会是这么地软弱,也许是被她宠爱得太过分了。她真希望儿子能一帆风顺地闯过自己的心理关,勇敢地去面对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件事情和每一个问题,尽快解开自己心上的结。苏如玲默默地等待着儿子的早日醒悟,儿子呵,你不能让母亲的那颗心再伤痛了!

  2006-1-12

搜索建议:爱之痛  爱之痛词条  
随笔

 教育是生活(二)

 在京城的周末,最繁忙的是中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们。    可以统计有周末的学生几乎为零,孩子们在课外辅导班里结交的朋友比在班里结交的朋友多,并且家长们在孩子上课...(展开)

随笔

 自考的力量

 现在每逢有人问我的学历,我总是自豪地告诉他们:“大学本科。而且,这个本科毕业证是通过自考取得的。”回想起自考的点点滴滴,我百感交集,更庆幸终于在自考的道路上迈...(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