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鲁钝生感言录(12 梨花飘来一径香)

  鲁钝生感言录12——梨花飘来一径香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曾三次做过同一个梦,而且都是残梦。

  第一次是1980年代初,具体哪一年忘记了。当时,浑江市教育局在临江林业局高中召开一次教研会,责令我参加,晚饭时拼酒,夜里十一点多才回到宾馆,倒头便睡。梦里,我独自在爬一座山,好像是老家最高的山“四方砬子”,但又不是。长白山区的春天来得比较晚,时值仲春,山下树叶初绽,梨花盛开,而高山顶上的树梢才刚刚泛青,峰顶沿悬崖开着一簇簇杜鹃花,也叫映山红,当地人称砬子香,是长白山区开得最早的山花。我沿着山间小路向上走,路边,春草茸茸;涧底,溪水叮咚;眼前,梨花如雪;耳畔,春鸟啾啾。微风拂面,花香袭来,让人好不惬意。“吹面不寒杨柳风”“风从花里过来香”,宋代两位僧人的诗句突然从脑子里跳了出来。触景生情,随口吟了一首七律,自己品味,尤对尾联两句满意。正值庆幸,脚下一滑,骤然摔倒,梦醒。认真回想,梦中写的那首诗就在眼前,可怎么也想不全,只记得颈联两句:“杜鹃啼破千滴血,梨花飘来一径香”。

  第二次是十年后,1990年代初,周末应朋友邀请,去三道沟景区游云峰水库,夜宿农家土炕,梦里与几位朋友爬山,又见十年前梦中之景,一模一样,惊喜,告诉朋友说:“十年前我在梦里来过这个地方,还作了一首诗”于是将诗朗诵给朋友听,一句不漏,且朗朗上口,朋友大赞,都说尾联意境高远,有厚度、有深度。突然,有人喊:不好,有滚石!梦醒。坐起认真回忆,记得的还是颈联两句,其他的仍想不起来。

  第三次是2000年代中期,退休前夕,去抚松露水河看数百年古松“红松王”,午餐后在饭庄后院的藤椅上小憩,似睡非睡中,与同行者在林间漫步,走着走着,梦境再现,惊喜万分,告之曰:“我两次梦中来过这里,还作了一首诗,醒来只记得两句,这回身临其境,作的诗都想起来了。”于是又朗诵了一遍,并告诉大家帮助记着。以免再忘了。忽有人喊“走了”,猛醒,原来还是一个梦,记得的还是那两句。

  时至今日,梦境历历在目,但诗却模糊。人的大脑实在是太神奇了,清醒现实中无法翻出的记忆,却能在虚拟梦幻中清晰复制。回溯人生,似乎这诗是一个谶纬,它暗示我的事业学问只能达致感官所及的浅表,只配分享眼前能看到的杜鹃、梨花这样的小景观,而与博大、高远、深邃无缘。

搜索建议:鲁钝生感言录  鲁钝  鲁钝词条  梨花  梨花词条  感言  感言词条  鲁钝生感言录词条  
随笔

 永恒的空虚

    人生就像一个口袋,在得到与失去间演绎着经典。我很从容的走过,平淡的不激起一丝波纹。人一生看似渺小,其实也浩瀚无边...(展开)

随笔

 青春的花季

 青春的花季,在尘埃中落定,年轻的我们踩着时间的脚步前行,度过这人人必经历的人人都向往人人会追忆的时期。这就是人生的定式。不论你愿意或是不愿意,在这个季节在这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