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中国虽然恼火,还是站在朝鲜一边

带有挑衅意味的朝鲜2月12日核试验,及其招致的强烈国际反应,这一幕乍看之下似曾相识。朝鲜曾多次在核武和导弹问题上采取冒险政策,扬言要把首尔或华盛顿变成“一片火海”,这不禁令人毛骨悚然。美国和西方国家则做出按部就班、软弱无力的回应,只是谴责朝鲜践踏国际法,并在未必得到中国支持的情况下敦促联合国发表官方指责。中国即便已经同意参与国际制裁,但仍在不厌其烦地提醒各方,与平壤方面对话比动用制裁更可能取得成效。

国际社会对朝鲜最新挑战的反应模式一仍其旧。不过,分析人士这次察觉到中国的新关切。中国共产党一般倾向于在对外政策问题上统一口径,可是当前中国却出现了围绕朝鲜问题及其因应之策的空前公共热议,这显示出北京方面日甚一日的关切,及其对朝鲜破败政权的暧昧支持态度。

随着朝鲜持续违反联合国有关核试验和导弹试验问题的决议,中国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当朝鲜准备开展第三次核试验时,中国曾劝其罢手。在朝鲜无视中国的请求之后,北京方面对朝鲜予以谴责。要是换成过去,北京方面可能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反对朝鲜的冒失行为时弃权,或者至少给美国或欧洲主导的制裁措施泼冷水。这次却不同。中国对金氏政权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态度感到厌倦,索性与美国联手起草一份严厉的制裁决议,这一举动非同寻常,备受瞩目。

联合国安理会第2094号决议(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2094)的主旨,是阻止朝鲜紧锣密鼓的核活动,并针对朝鲜领导层享用的进口奢侈品扩大既有制裁。国际社会期待新一轮金融措施能够遏制大宗现金(bulk cash)转移,并限制那些参与不法活动的朝鲜机构——过去,朝鲜外交官为帮助政府弄到现金而参与药物、酒类和雪茄走私,结果遭到外国驱逐。本次制裁还包括对可疑船只和货物强制禁止靠岸和强制查验,而这些措施过去曾遭到中俄两国的拒绝。在为联合国制裁营造舆论时,中国的学者和媒体开诚布公地讨论朝鲜这个棘手的邻国,这着实难能可贵。

例如,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2月末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发表评论文章,题目是《中国应该放弃朝鲜》。他主张:“视朝鲜为有用的地缘政治盟友、并基于这一点构建中国战略安全的做法已经过时。”他还警告说:“一旦朝鲜拥有核武器,不排除反复无常的金氏政权会对中国展开核讹诈。”

上述观点并非共识。另一位专家,即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刘鸣主任,便驳斥了这种论调,他告诉《耶鲁全球在线》,邓聿文先生并不是研究朝鲜问题的权威。按照刘鸣主任的看法,邓聿文先生反映了因朝鲜恶行而大失所望的普通年轻人的观点,他们把朝鲜“少帅”金正恩视为顽劣不羁的小弟,这位小弟没有认识到大哥中国为帮扶朝鲜而付出的心血。刘鸣主任总结了年轻学者的想法:“即便这位小弟不对大哥百依百顺,也该为大哥的核心利益着想。”

不过,刘鸣主任还是警告我们关注这个居心叵测的国家的未来举动,并希望中国坚持四平八稳的政策,防止事态恶化酿成冲突。“朝鲜是个穷困潦倒的国家,或许他们不害怕失去什么东西,可我们中国却不得不顾忌我们的边境安全、民族繁荣和我们的生活。”他说“我们应设法惩罚他们,但须网开一面”,并补充指出,中国在与韩、美等国联手的同时,“应维持与朝鲜的某些联系、某些(沟通)渠道”。

外国以及如今的某些中国评论者,经常要求中国停止向朝鲜提供维持其生计的大米和石油。但是,刘鸣主任指出,此举可能导致他们破罐子破摔。此外,朝鲜可以靠军售和走私勉强维持一段时间。他说,由于军方完全控制外来消息并严密监视公民活动,要推翻政权谈何容易。

中国《环球时报》刚刚刊登了一系列分析朝鲜局势的敏感文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任卫东认为,朝鲜有可能正在拉拢美国,从而以有核国家的身份参加反华同盟。他写道:“在朝鲜核问题上,一些国家有精巧的战略设计,例如美国,其在亚太地区最大的政治就是针对中国建立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朝鲜是美国重要的统战对象。”[参见任卫东:《朝美关系可能突然缓和》——译者注]他的分析被中国亚太学会朝鲜半岛研究会研究委员曹世功嗤之以鼻,后者把类似任卫东先生的论调称为“把水搅浑”。他写道:“‘朝美交易’论将朝鲜抹黑成为忘恩负义、联美制华的丑类,要说‘分化中朝关系’,莫此为甚。”[参见曹世功:《“朝美交易论”是不靠谱的》——译者注]

鉴于朝鲜的复杂局势,上海的刘鸣主任呼吁采取温和中庸的思路。他指出,金正恩推行经济改革的做法,遭到军方和官僚的反对。他注意到,如此这般的反对使得金正恩暂时搁置去年夏天废除集中分配制度的想法。或许感觉到金正恩立足未稳,中国在敦促朝鲜进行国内改革时分外小心。投票支持制裁的中国驻联合国大使李保东,在安理会表决之后试图打消国际社会的一种顾虑,即中国可能在落实决议时敷衍怠慢。他说:“仅仅通过这一决议还不够,中国希望看到这一决议得到全面落实”。但外交部部长杨洁篪淡化了这种严厉的信号,他在答中外记者问时说,制裁不是“解决有关问题的根本办法”,他还指出:“只有标本兼治,通过对话全面均衡解决各方的关切,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正确途径。”

驻首尔的东亚问题专家鲁乐汉(John Delury)承认,在类似《环球时报》那样的刊物上可能发出不协调的声音,但他说没有看到中国政策风向有所变动。北京方面显然对朝鲜百折不挠地推行核计划感到不快。他在一封电子邮件里说,中国朝鲜惹出的一堆问题感觉恼火,“但中国还是恪守联盟(这是它惟一的联盟!),与敌视美、韩、日的朝鲜惺惺相惜,在原则上和实践上反对制裁,并且乐于拥有一个缓冲国,从而至少与美国主要军事驻防保持一定距离”。

当北京方面继续遵循既定政策路线时,中国舆论界掀起的公开论争也表明疑虑在加深——这是有关朝鲜这个邻国的重大论调变化,两国关系此前通常被喻为唇齿相依。

搜索建议:朝鲜  朝鲜词条  恼火  恼火词条  中国  中国词条  一边  一边词条  虽然  虽然词条  
智库

 共青团的改革与中国去官僚化问题

最近中国社会正讨论共青团的“四化”趋向问题,即“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和“娱乐化”,这些“化”的核心就是共青团作为一个组织的官僚化及其脱离社会的倾向,前者...(展开)

智库

 如何落实好“走出去”战略

中国落实“走出去”战略,现在正逢时机。在看到这个时机的同时,也要把防范风险放在第一位,以平常心看待“走出去”。所谓平常心,就是不温不火、不慢不急,坚持商业决策和...(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