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段德峰:慈善捐款之难

        先不说那些糟糕的环境与致命的气候变化问题。基本上,你只要准备好钱,总是可以买到一部自己比较喜欢的手机、电脑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不过,有些事情似乎并不能如你所愿,“有钱花不出去”的麻烦许多人想必都遇到过。比如说,你想去菜场买一只真正的“草鸡或者土鸡”,你一般都充满怀疑。

 

        我也听说很多人(很可能也包括你啦)想要援助灾区的某个受灾居民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一家可以信任的公益组织来担此重任,你不得不面临“有钱花不出去”的烦恼。“行善这么难”,你肯定会这样想。

 

        是的,这确实很糟。那些需要你帮助的人,可能每天都不能维持基本的温饱,那些可爱的孩子可能正因为一点在你看来很少的金钱,而面临疾病甚至死亡的威胁,而你又是那种有同情心和责任感的人。你知道你必须把你的捐款交出去,至少得有些行动,否则,你可能会寝食难安并自责不已。

 

        于是你全力以赴的开始研究,希望能够发现至少一个值得你托付捐款公益组织。有的时候,你会如愿以偿。不过我敢肯定,在面对一些大规模的紧急情况,比如说地震或者洪水这样巨灾的时候,你很快就会发现,把“钱交给愚蠢的人是多么可怕”(一位企业家在说到某些公益组织效率低下时如是说,我深以为然),更不用提那些可能贪污你捐款的情况了。

 

        其实,当一场巨灾或别的社会问题产生的时候,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产生了一系列庞大的社会需求。正因为需求是如此庞大,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就像商业领域一样,其实只有那些优秀的组织(公司或NGO)才能够准确的识别这些千差万别的需求,并由此启动符合需求的产品或服务的研发。随后,这些组织将会与产品或服务的付费者(消费者或捐款人)进行沟通,并说服这些付费者拿出恰当的资金,最终,组织(NGO或公司)将会为受益人提供产品和服务。过程就是这样的了。

 

        我这么不厌其烦地说明这个过程,仅仅是希望能帮你清晰意识到一个基本的事实——如果公司在市场上发现需求以及产品研发、销售、售后服务可能会很差劲的话,那么你一直用崇敬的目光注视的NGO们也同样有机会在上述的任何一个环节犯下各种错误。

 

        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一个捐款人如果希望这个世界更好,如果希望公益组织更有效率更廉洁,那么,在捐款之前你最好能像选择一台电视机或者一个汽车一样,睁大你的眼睛,必须的时候,甚至可以考虑学会做点“功课”。就像你决定花大钱买一件东西之前做的那样。

 

        当然啦,你买不到有机蔬菜,你还是可能考虑回到乡下老家,或者在你城市的郊外包一块地自己种点菜吃吃,不过,你显然不会想要自己生产一部汽车吧?!我之所以打这个比方,是因为我已经猜到有些读者,可能已经准备不捐钱给公益组织而是直接奔赴一线去灾区服务了(很多人已经这么做了)。

 

        对于那些选择自己动手的公众来说,假如主要不是想体验一下别样的生活的话,我想直截了当地说出我的观点,这样的做法通常可能是更加不经济的(想想自己去种菜的事儿吧)。从你准备掏出工资直接捐给灾区的学生开始,你其实就开始承担一连串的成本,比如邮费,以及这个钱可能被小孩的家长挪用到别处(最终可能将无法实现你意欲直接援助“学生”的想法);当然,你如果自己亲赴灾区的话,最直接的费用肯定是旅费以及其他的风险。总之呢,我多少还是觉得汽车终究是汽车公司来造才好。

 

 

 

 

        事实上,大多数人还是决定,既然不能去灾区,捐一点总比什么都不干好点(至少“心里”会好点吧),所以,你可能已经做好自己的捐款会被贪污一部分的准备,总不至于“全部”被全部贪污吧,你这样安慰自己。对了,就在这个时候,你可能意外地发现劝募广告中已经明确告诉你,他们将不从你的赈灾捐款中提取一分钱的行政费用,于是,你心中怦然一动,就是这家啦,多好啊,一分钱行政成本都不扣除。于是你敲了几下键盘,鼠标动动,就把半个月辛苦的工资转了出去。

 

        总之,你就这样捐了点钱。于是,我就开始不断的听到有人向我倾诉,他们曾经试图与某个公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索要一点点财务信息时遭到了多么恶劣的拒绝。“幸运”的是,得益于过去多年接受某些垄断商业机构恶劣服务的训练,大部分捐款人对恶劣服务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知道绝大多数人是不会在捐款后的第二年,再去仔细的读读这家公益组织的年度财务报告的,也不会再较真他们到底有没有从自己的捐款中扣除了行政费用。而我没有听说,也没有看到,哪一家当时通过各大门户网站和媒体筹款的基金会,第二年还能在曾经发布筹款广告的门户和主流媒体上公布自己详细的财务报表的(真是太没有“捐款人至上”的意识了)。

 

        不过,你不看也罢,因为我相信绝大部分声称“不动用一分钱做行政费”的公益组织,仅仅是一个噱头罢了。事实上,他们不可能不用一分钱成本就能把数以亿计的资金有效地花出去的,只是使用的成本来自于其他非限定性的捐款罢了。想想那些全世界最伟大的公司都需要成本才能提供服务或产品,你就明白了。

 

        当然,以中国之大总还是有一些不错的公益组织的,可惜的是,我看到的一些不错的公益组织基本都是不能公开向公众筹款的,所以,受制于资源的限制,它们事实上的工作领域与地域上都存在较大的局限性。

 

        而对于普通公众而言,要详细地了解数目庞大的公益组织确实是太难了(光听听这些名字,估计你就开始晕了: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地方性公募基金会、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地方性非公基金会、草根NGO……)。而且,很多优秀的小型公益组织在我看来,更像是商业领域的专卖店(他们仅关注一个小的细分领域),而大多数公众还是希望能够面对一家或少数几家百货商店式的公益组织,花较少的时间能够解决自己所有的捐款或公益需求,比如环保、扶贫、救灾、教育等等。

 

        有人告诉我,中国经济走了三十年才有今天。因此,对公益和慈善的发展,我们也应该抱有耐心和信心。这可能是必要的,我想。

 

        段德峰,江苏省盱眙人,历任海仓慈善基金会总干事,乐施会(Oxfam)传播及公众参与统筹。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学位,持有中国司法从业资格。长期关注公益事业与可持续发展。

搜索建议:段德峰:慈善捐款之难  捐款  捐款词条  慈善  慈善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