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读《左传》之孔子点评泄冶之死

春秋时期,郑穆公有个女儿嫁给了陈国贵族夏御叔,因此称夏姬。夏姬生一子夏征舒,字子南,昵称夏南。夏御叔很早就死了,剩下孤儿寡母在封地株林度日。

但是有人惦记着漂亮的夏姬。夏姬有多漂亮呢?李延年曾作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有人考证,这个佳人就是夏姬。

谁惦记着夏姬呢?陈灵公和两个大臣孔宁、仪行父。三人对株林的迷恋,甚至被老百姓传唱成了《陈凤·株林》。话说一天三人又在株林小聚,君臣互相开玩笑,孔宁、仪行父对陈灵公说,夏南越看越像领导呢。对话被夏征舒听到了,这时候他二十多岁正血气方刚,哪能受得了这种侮辱,就找了个机会杀了陈灵公。

在夏征舒弑君之前,本来有过一次机会能够避免这个惨剧发生。夏姬曾经把贴身内衣分赠三人,有一次君臣在朝堂上互相炫耀。大臣泄冶知道后就劝谏陈灵公:“公卿宣淫,民无效矣。且闻不令。君其纳之。”你们这么做老百姓就不知道该学什么了。再说这么做名声也不好听,赶紧把内衣收起来吧。陈灵公当面说“好好,我改”,转过身就把这些话告诉了孔宁、仪行父,他俩说那就杀了泄冶吧,陈灵公不表态,于是二人就把泄冶杀了。

泄冶被杀发生在宣公九年(公元前600年)。

后来孔子听说了这件事,自然要点评一番:“诗云:‘民之多辟,无自立辟。’其泄冶之谓乎。”

西晋杜元凯注释:“辟,邪也。辟,法也。僻邪之世不可立法。”民之多辟的“辟”,是邪僻;无自立辟的“辟”,是法律、法令。按照这个解释,孔子的意思是:“《诗经》说:‘世道已经混乱,就不要再立规矩。’这说的就是泄冶啊。”这一结论广为采纳,今人杨伯峻、陈戌国皆从此说,认为孔子批评泄冶,并以此质疑孔子的是非标准:“不知后来孔夫子的批评有何道理?也许他说的只是当时的事实罢。其实我们也不必为孔子讳,他老人家引《诗·板》批评泄冶,实有违于他积极入世的人生态度。”

泄冶因正能量而死,对正能量不表彰却还要批评,显然与孔子的人生追求相悖,这实在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里的关键,在于杜注对孔子引用《诗经》句子里的两个辟字解释不一样。孔子引用的这两句诗出自《大雅·板》的第六章:

“天之牖民,如埙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携。携无曰易,牖民孔易。民之多辟,无自立辟。”

周厉王暴戾无道、导致王朝大厦将倾,《板》对其进行讽刺和劝谏。前面六句话是说,上天劝诱人民(向善)非常容易。“民之多辟”指责的对象显然是老百姓,意思是说老百姓已经邪僻不堪,而“无自立辟”针对的就是当权者:你们这些掌权的人自己就不要再去做邪僻之事了。两个辟字,都解释为邪僻,简洁明了。至于“其泄冶之谓”并非“这说的是泄冶”,而是“这是泄冶说的(道理)”。

那么孔子真正要表述的应该是:“《诗经》说:‘民间已经混乱,当权者就不要再添乱了。’这是泄冶说的道理啊。”

做出这样点评的孔子才是正能量。

《春秋经宣公九年》:陈杀其大夫泄冶。

《春秋传宣公九年》:陈灵公与孔宁、仪行父通于夏姬,皆衷其衵服以戏于朝。泄冶谏曰:“公卿宣淫,民无效焉,且闻不令,君其纳之。”公曰:“吾能改矣。”公告二子,二子请杀之,公弗禁,遂杀泄冶。孔子曰:“《诗》云:‘民之多辟,无自立辟。’其泄冶之谓乎。”

搜索建议:读《左传》之孔子点评泄冶之死  孔子  孔子词条  左传  左传词条  点评  点评词条  
笔记

 《战争与和平》读书笔记

1、每个人都会有缺陷,就像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有的人缺陷比较大,正是因为上帝特别喜欢他的芬芳。2、任何看似愚蠢的东西,它一定也有值得喝彩的地方。3、只要人们没有发...(展开)

笔记

 《增广贤文》读后感

在我的书架上有一本不起眼的书—《增广贤文》,开始我觉得枯燥乏味,但在妈妈的督促下,一遍又一遍地读,一遍又一遍地品味,渐渐地发现了文句的优美,语句的精辟,在短小精...(展开)

笔记

 《边城》读书笔记

美好总是短暂的,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但灾难也会如期而至。该来的终究会来,该走的自然也留不住。天保死了,傩送也离翠翠而去,白塔也倒了,老船夫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