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19年豆瓣长篇拉力赛特别奖和文艺组季军小说...

第八十五章 江畔迷失

夜深人静,沙鹏走出迎江寺,顺着江畔,漫无目的地向前走,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

“沙鹏为什么要一个走?”香肠嘴疑惑地问沙鸥

“不知道,沙鹏心中的小九九怎么打的。”沙鸥想着刚才弟弟的话语,分析道,“他说不遁入空门了,我想他会信守诺言的。”

“沙鹏算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被沙总打后,还能忍气吞声,并说出一句道歉的话,这是难能可贵的。”

“自从父亲遇难以后,我非常看重兄弟情义,兄弟就像片片拼图,结合后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如果不见了一片,就永远都不会完整,沙鹏就是我不想遗失的那重要一片。不论经历多少岁月,不管走过多远路途,还是遭受多少委屈,不想撕裂兄弟情义。”

“沙总,你看,沙鹏走到水边,十分危险。他水性怎么样?”

“旱鸭子,如果滑下去,就像秤砣掉进长江里,一沉到底。”

“怎么办?我们跟得太近,他又要跑。”

“你与我,沙鹏都认得,现在打电话叫扑克脸过来,沙鹏不认识他,好近距离保护。”

沙鸥拨打大哥大,不一会,扑克脸赶到,先请示沙鸥一个问题:“工地上项目经理,传海上市李总的话,问,那没有动用的200万元怎么处理?”

“李总什么意见?”沙鸥问。

“项目经理说,现在浦东要大开发,房地产遍地开花,问沙总可有兴趣。”

“你转告李加诚,沙鸥不但有兴趣,而且兴趣很大,200万元不是一笔小投资,等去考察以后再定。”

“保证一字不漏,传达沙总指示。沙鹏交给我暗中保护。沙总与香肠嘴折腾了一天,一直都空着肚子吧,现在赶紧去弄点吃的。”

“把沙鹏跟紧点,到了万不得已,就打我大哥大。”

漆黑的夜空里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一颗颗星星像亮晶晶的宝石缀满夜空。明月倒映在江里,也是那么圆,那么亮,仿佛江中也有一个月亮。江面上排着一盏盏航标灯,点点星星似的一直排到下游。轮船停泊在那灯火辉煌的港口,显得格外宁静。

走在江堤上,沙鹏面对美景,感觉一点也分担不了自己痛苦受伤的心,想忘掉曾经,可怎么也挥之不去,反而加重悲伤的情绪,浑身血液像江中的激流汹涌奔腾,头脑烦躁得炸裂一般。

只见他走到防洪墙外,从超市里买了一瓶二锅头高度酒。回到水边,他打开瓶盖,就着瓶口,喝了一口,顿时,一团火辣辣的液体,从咽喉燃烧到胸腔,再到一天没有吃东西的胃中,燃烧起来,浑身在发胀,慢慢的,人整个地像是充足了气,恍恍惚惚间,踩在江畔的沙滩上,似欲飘能飞。

无论时间怎样的推移,又怎么能忘记那曾经的刻骨铭心,伤感与落寞,怨愤和哀伤,一并袭来,此时,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随着酒精的燃烧而成灰烬。

沙鹏流泪了,泪水和着酒,一饮而尽,心中的痛苦碎了,撤向风中。

借着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沙鹏双手举起酒瓶,又往口中倒了一大口酒。他站着摇晃几下,坐到一块大青石板上。意识似飘在太空中,头晕目旋,天旋地转,整个内心翻江倒海起来,胃里的酒水拼命向上涌,心里难受得打起嗝。

他坚强地翻身,趴到大青石板上,哗啦啦凶猛地呕吐,黄疸吐出了,连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

吐完后,沙鹏虚脱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站不起来,坐也坐不稳,最后,躺在大青石板上,不管怎样,人都难受得要命。

此时,扑克脸从暗处急忙跑到沙鹏的身边,搀扶沙鹏起身,只见身体还晃悠得厉害,腿貌似也不好使,有些发软似的。

沙鹏发现有人搀扶他,警惕地又拿起酒瓶。扑克脸要夺下酒瓶,可沙鹏强行把瓶口插到自己的口中,泼泼洒洒地咕噜下剩余的酒,不一会儿,人就昏睡过去。

这下,扑克脸十分慌张,立即找到最近的电话亭,打通沙鸥的大哥大。

沙鸥与香肠嘴一起飞奔而至, 迎面扑来的是浓烈的酒气。

看见躺在大青石板上的沙鹏,三个人手忙脚乱,想把他扶起时,已经不省人事,整个人就像是一滩烂泥似的,醉沉沉的,满身的酒气。

沙鸥直接用手,擦去沙鹏胸前的呕吐物,大声地叫着:“小宝!小宝!你醒醒。”

脸色煞白的沙鹏,紧闭双眼,一点反应都没有。沙鸥担心他出现什么意外,赶紧掐掐他的脉搏,显然跳得比常人快得多,这才放心。

沙鸥舒了一口气,看看地上的酒瓶,明白过来,原来是他空腹喝酒,自己把自己喝醉酒了。

这时,扑克脸买来一条毛巾。沙鸥准备拿毛巾给沙鹏擦的时候,沙鹏的上身动了一下,接着,哇的一声,口吐鲜血,溢满两颊和颈部。

沙鸥心里一惊,迅速清理干净沙鹏口中的血,轻轻地把他的头侧过来,好让沙鹏能吐得顺畅一点,不至于堵住咽喉窒息。

沙鸥又急忙拨打大哥大,呼叫一辆救护车。

医护人员给沙鹏接上氧气,用担架把他抬进车内,救护车飞速驶入医院。

急救室外,沙鸥坐在墙边的靠椅上,双手撑着额头,内心焦急地盼望着沙鹏平安无事。

香肠嘴与扑克脸,两个人都不敢吱声,一直默默地陪坐。

急救室的门开了,一位医生走到门外,解下自己的口罩说:“这次发病是喝酒过量,造成出血过多,出现休克症状,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因病人患有胃溃疡,并有严重贫血,又失血过多,必须马上输血,请病人的家属配合护士抽血化验。”

沙鸥把自己手臂上的袖子,卷得很高。

护士一边抽血,一边对沙鸥说:“你弟弟,如果送来再迟点,发生胃穿孔,那就没有命了。”

沙鸥托着自己的手臂,等了一会儿,护士拿着化验结果,说:“你弟弟是非常少见的熊猫血。你与他血型不对,不能输血。”

他大吃一惊,好比晴天打霹雳。

救人要紧,他急切地问:“没有同样的血,怎么办?”

护士安慰他说:“请放心,已经打电话通知献血者。幸运的是,在滨江,这些稀有血型者有一个‘熊猫血献血团队’,目前成员有几十人,一旦有人需要输血,其他人可以献血予以帮助。”

弟弟度过危险期,沙鸥垂头丧气地走出冰冷的实验室,他过去对自己的身世很迷茫,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父母亲生的,笑说自己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毕竟小时候他父母偏心弟弟,对他一点儿都不好。

现在的沙鸥,更加怀疑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

他掏出大哥大,拔出天线,拨打自己家里的电话,他要直接询问母亲。(待续)

搜索建议:文艺组  文艺组词条  特别奖  特别奖词条  拉力赛  拉力赛词条  季军  季军词条  豆瓣  豆瓣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