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19年豆瓣长篇拉力赛特别奖和文艺组季军小说...

第七十一章 不讲道理

施工进度表上出现红圈圈,一个红圈表明这一天停工。

沙鸥看着一连串的红圈圈,大发雷霆。

“报告沙总,施工进度的日,指的是有效工作日。如果下雨落雪结冰,是不能算工作日的,所以,进度表上出现几个红圈圈。”香肠嘴壮着胆子,向沙鸥解释工程进度缓慢的一些客观因素影响。

“暑天一到,宝宝们等着要吃冰棒喝冷饮,他们不管你的工作日,是不是有效。”沙鸥转过身,板着脸,接着对香肠嘴和李加诚说,“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到什么有效工作日,在非常兄弟公司的每一天都是有效工作日。”

“报告沙总,按照土建工程要求,低温环境下是不能施工的,如果强行施工,会影响到工程质量。”香肠嘴站在沙鸥的身后,战战兢兢地说。

“你把书本找来我看一看,哪一章第几条,讲到低温环境下,工程的基础不能开挖。”沙鸥这样的反驳,让香肠嘴无所适从。

“搞工程建设,总得讲一个道理。”香肠嘴低着头,无可奈何,自言自语。

“不讲道理,是最大的道理。”沙鸥驳斥香肠嘴,步步紧逼,驳得香肠嘴没有一点退路。

看着吊在炭火盆上的开水壶,里面的水已经在“嘟嘟”地冒气。把开水拎下来,香肠嘴一边往水瓶里灌开水,一边叫苦连天:“沙总,要怪只能怪天,我们这里的水管全冻住,连喝的水都没有。这一壶水,还是从附近居民家打来的。”

“不值得同情。也不能怪天,只能怪自己,我不再批评地说,至少,你们经验不足,工地上没有做好防寒防冻。”沙鸥刚才一顿大火,发出去之后,现在的态度有所缓和。

办公室里,李加诚沉默,哑口无言。他的日子很不好过,带来的农民工,搞得他焦头烂额。家乡大雪,不少房屋压塌,一尺多厚的冻雪,封门堵路,家里如果平时没有一点储备粮,靠政府发的一点救济粮,生龙活虎正在长身体的儿女,只能填一个肚子拐。

真是大雪连腊月,回家铁了心,归心似箭。李加诚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办法阻止住农民工踏上归乡的行程。

“沙总,对不起,人没有留住,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李加诚主动向沙鸥赔礼道歉,他用手指按着工程进度表上的红圈圈,摇着头又说,“即使农民工拴在这里,他们焦虑的心哪能拴得住。”

“道理讲了一大箩筐,我也不想再啰嗦。现在采取倒逼法,保证6月份生产出产品,你们看怎么办?”沙鸥思考良久,第一个生产车间,是非常兄弟公司合资发展的关键一步,这是一步险棋,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必须让新生产线的投资尽快发挥效益。

“厂房没有问题,4月底可以封顶。”李加诚首先向沙鸥保证,他负责的主厂房不会拖6月份投产的后腿。

“李总,你不能眼睛只盯着那么一小块,整个改造工程有多少土建任务。首先,土建必须满足设备基础的需要,还要给设备安装一定的时间提前量。”沙鸥在给李总施加压力。必须要调动他的积极性,这样大光明集团来人进行设备安装及工艺调试,才能得以顺利实施。

“如果说,按6月份投产来倒推,我想拖后腿的可能是蓄水池基础。还要挖到地下六米深,要浇筑二千多立方的混凝土,这是一块硬骨头。”香肠嘴看李总没有继续发言,他抢先把影响投产的问题核心所在说了出来。

“现在是恶劣的天气,影响了施工的进度。基础是龙头,基础不出来,后续的设备无法进行安装调试。”来到非常兄弟公司不久的扑克脸,节骨眼上发言,“春节期间,李总的人马,不能顶上去用,我来找原来冷饮厂的准备投奔沙总的一班人,投入到蓄水池基础挖土方,但人员少,经验不足,不能保证工期。”

沙鸥真正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一筹莫展。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天有不测风云啊。他绞尽脑汁,怎么苦思冥想,也想不到好办法,保证蓄水池基础在春节前开挖出来。

当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皇天不负有心人。沙鸥突然想起,区长在非常兄弟公司现场办公会上说,把在座的各位局长、行长或主任的名字、办公电话和BB机号码都记下来,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就去直接找他们。

沙鸥眼睛一亮,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带着香肠嘴,抱着忐忑不安的心,直奔区长办公室,汇报非常兄弟公司合资项目遭遇雪灾,紧急求援。

万万没有想到,区长果断决定,当即打电话给区武装部,派出预备役军人支援。

“一人一双手,做事没帮手;十人十双手,拖着泰山走。”武装部长听明白工程急需人力的情况后,爽快地说,“我给你上,派一个预备役排,如果力量不行,再给你增援。”

“感谢亲人解放军,危难之际伸援手。”沙鸥双手紧紧地握住武装部长的右手,激动地感谢。

“你这样说,有点见外,军民本来就是一家人嘛。”武装部长爽朗地说道,看得出来,他具有部队多年培养出来的热血阳刚之气。

“从你身上,我看到了中国军人的希望,好样的,这么大的国家,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来保卫,我们才能得到安宁。”香肠嘴一点也不谦虚。

“我们把江山保卫好,你们把江山建设好,让老百姓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武装部长不愧为从老山前线,那硝烟弥漫的战火洗礼出来的军人,看上去神闲气定,一身浩然之气。

正在此时,一名军人走进来,一个立正,向武装部长行了一个军礼,喊:“报告首长,预备役排已经结集待命,请部长下达命令。”

武装部长听到报告后,还了一个手礼,用眼睛看看沙鸥香肠嘴,说:“这位是预备役排长,他将率领部队,到你们工地上参加会战。你们看一看,还需要带什么工具。”

“需要铁锹、十字镐,最好带几辆手推车,便于倒运泥土。”香肠嘴听着武装部长的询问,抓住机遇,迅速地回答。

“地方上提出的这些工具,部队里现在有没有?”武装部长听了香肠嘴的述说,转身去问排长。

“报告首长,都备有。参加长江,还有河湖水库的抗洪抢险,这些工具是经常用到。”排长肯定地回答。

“路途有这么远,预备役的同志,早出晚归。中午,由非常兄弟公司提供一顿便餐。如果,中午回来一趟,吃过饭,再赶过去,要耽误很长时间,怕影响工期。沙总,看一看,这样安排怎么样。”武装部长说出建议方案,征求沙鸥的意见。

“事情还没有做,首先提到吃。接下来,不知道还要提出什么?”香肠嘴拉了一下沙鸥,双手捂嘴,凑近沙鸥耳朵轻声提醒,“一个蓄水池基础,动用部队,豆腐盘成肉价钱――划不来。”(待续)

搜索建议:文艺组  文艺组词条  特别奖  特别奖词条  拉力赛  拉力赛词条  季军  季军词条  豆瓣  豆瓣词条  
笔记

 “性别无法定义我的人生。”

下班后的几个小时,怎么过才不算虚度?怎么和不喜欢的同事相处?35岁,还没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要怎么改变?.......在我们和世界之间,每天都面临着很多困惑。于...(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