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儒林外史》杜慎卿是怎样的人 杜慎卿人物形象分析

  儒林外史中杜慎卿的人物形象分析

  《儒林外史》中写的名士不少,但真正像名士的不多。直到第二十九回,我们才看到一位典型的名士——杜慎卿。只见他“穿着是莺背色的夹纱直裰,手摇诗扇,脚踏丝履”,走到我们面前,“面如传粉,眼若点漆,温恭而雅,飘然有神仙之概。”杜慎卿兼有“子建之才,潘安之貌”果是不同凡响。本文从傲慢、优雅、虚伪三个方面来展示杜慎卿的形象。

  在《儒林外史》的名士群里,杜慎卿无疑算得上是一位出类拔萃的人物,他是一位真正的名士,和那些招摇撞骗、自吹自擂的假名士不可同日而语。他似乎是什么都有了,高贵的门第,出众的才华,风雅秀美的仪表,大把的银子,到处有人捧他,到处有人为他抬轿,但是他的生活却空虚而又无聊,杜慎卿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本文带你走进儒林,走近杜慎卿。

  一、傲慢的名士。

  杜慎卿待人接物、谈吐举止之间,自有一种名士风度,难怪南京的那些文人学子,众星拱月一般地围在他的身边,杜慎卿出身名门望族,一般的人物不在他眼里。正如郭铁笔所恭维的:“尊府是一门三鼎甲,四代六尚书,门生故吏天下都散满了。督、抚、司、道,在外头做,不计其数。”杜慎卿既是这样一种家庭出身,他的傲视一般官吏也就不难理解了。

  极想巴结他的诸葛天申在杜慎卿到金陵的第二天就去拜他,结果杜慎卿不在家。“一直到三日,才见那杜公孙来回拜”,对于诸葛天申这种“俗人”,杜慎卿心底里是不屑拜见的。

  对于自己的才情,他从来就自信满满,对比那些围绕在他身边三教九流的“文人喽罗”他始终是带着鄙夷的居高临下的神气,或者干脆毫不避讳地尖锐地指责。

  初次见萧金铉三人时,他“忽然翻出一首诗来,便是萧金铉前日在乌龙潭春游之作,杜慎卿看了,点一点头道:‘诗句是清新’的。便问道:‘这是萧先生大笔?’萧金铉道:‘是小弟拙作,要求先生指教。’杜慎卿道:‘汝不见怪,小弟又一句盲瞽之言。诗以气体为主,如尊作这两句:桃花何苦红如此?杨柳忽然青

  可怜。岂非加意做出来的?但上一句诗,只要添一个字,问桃花何苦红如此,便是《贺新凉》中间一句好词,如今先生把它做了诗,下面有强对了一句,便觉索然了。’几句话把萧金铉说得透身冰冷。”萧金铉原以为对方会敷衍两句恭维话的,谁知道竟是这样不冷不热的讽刺挖苦,难怪他要“透身冰冷”了。然而,敢于这样在人前尖锐地数落起他人的诗作,也确实体现了杜慎卿的张狂得不同寻常。金东崖把自己纂的《四书讲章》送来请教。杜慎卿在金走后,“鼻子里冷笑了一声,向大小厮说道:‘一个当书办的人都跑了回来讲究《四书》,圣贤可是这样的人讲的!’

  门第清贵而又才貌双全,难怪杜慎卿如此傲慢了。诸葛天申恭维他是二十七府州县诗赋首卷,他不但不自谦几句,反而顺势说:“这是一时应酬之作,何足挂齿!况且那日小弟小恙,进场以药物自随,草草塞责而已。”“草草塞责”略不经意已经是二十七府州县首卷,若是认真对付,苦心孤诣,真不知道要写出什么惊天动地之文来!他深以门第家世自负,但若是有人当面恭维他,他又要看不上,要说人家“开口就是纱帽”、“偏生有这些恶谈”。 杜慎卿对历史有时确实有很好的见解,在游玩雨花台岗的时候,他忍不住满腔愁绪,大发议论。他关于永乐皇帝和方孝孺的评价,虽迥异于平常之论,却断非以成败论人,而是从历史事实出发,考辨所谓的“夷十族”并不及母党、妻党,更不及门生,肯定“若不是永乐振作一番,信着建文软弱,久已弄成一个齐梁世界了!”批评方孝孺“迂而无当”,死守皋门、雉门之辨是书生之见。而正统文人在这一问题上大多是同情方孝孺的而不满永乐帝的,如姚鼐曾说:“成祖天子之富贵,随乎飘风;正学一家之忠孝,光乎日月。”如此等等,均可见杜慎卿虽目中无人,风流自赏,却确有见识,不同凡俗,特别是他从挑粪桶的农民身上能领略“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更非一般庸俗腐儒能比拟,实属难得。

  二、优雅的名士。

  杜慎卿不但有一种名士气,孤傲清高,潇洒雍容,韦四太爷说他还“带着些姑娘气”。一日,他宴请萧、诸葛、季三人赏牡丹,摆上桌的菜肴只是“清清疏疏几个盘子”,杜慎卿开场便说:“我今日把这些俗品都捐了,只是江南鲥鱼、樱、笋,下酒之物,与先生们挥霍清谈。”酒是“永宁坊上好的橘酒”,点心是“猪油饺饵、鸭子肉包的烧卖、鹅油酥、软香糕,每样拿一盘上来”,茶是“雨水煨的六安毛尖茶”杜慎卿浑身有一种娇气,他虽是“极大地酒量”,但不怎么吃,别人风卷残云一般,他“只拣了几片笋和几个樱桃下酒”。等到点心端上来,“杜慎卿自己只吃了一片软香糕和一碗茶,便叫收下去了”,这真是有点豪门深闺的做派。杜慎卿仿佛更应该生活在《红楼梦》的大家府邸里做一个美貌优雅的仕女。

  次日诸葛三人在聚升楼酒馆宴请杜慎卿,这可苦了杜慎卿了,他“不得推辞,只得坐下”,“勉强吃了一块板鸭,登时就呕吐起来”,弄得“众人不好意思”,后来“拿茶来泡了一碗饭,吃了一会,还吃不完,递与那小小子拿下去吃了。”这和其他三人“把那酒和饭都吃完了”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平日里很注意梳妆打扮。季苇萧骗他去神乐观看美男子,杜慎卿“次早起来,洗脸,擦肥皂,换了一套新衣服,遍身多熏了香”。在雨花台,“杜慎卿到了亭子跟前,太阳地里看见自己的影子,徘徊了大半日。”可见他很有些女性的那种顾影自怜的感伤情调。

  三、虚伪的名士。

  真正的名士都知道,要像一个名士,有一个窍门。这个窍门就是,处处要避开一个“俗”字,凡事不要与人相同。杜慎卿就是这样的一个真正的名士,名士也是人,也要吃饭穿衣,也有七情六欲,他要与众不同,便不免带点做作,带点虚伪。杜慎卿就是这样一个带点做作,带点虚伪的名士。

  杜慎卿的虚伪和做作突出表现在娶妾一事上。他一到南京,真正放在心上,抓紧去办的一件事,就是娶妾。据他自己说,“这也为嗣续大计,无可奈何”。但是,这种话只能骗骗傻子,没有人去相信。媒婆沈大脚就把大才子的心思摸得很透,所以他一个劲地吹嘘王家姑娘长得如何标志:“姑娘十二分的人才还多着半分。”不但王家姑娘长得标志,还搭上一个王家姑娘的兄弟:“这姑娘有个兄弟小他一岁,若是装扮起来,淮清桥有十班的小旦也没有一个赛得过他!也会唱支把曲子,也会串个戏。”沈大脚给王太太提亲时,极夸鲍家财势,把戏子领班吹成武举。可是,她给杜慎卿说媒时,就只是强调女方容貌之美。她知道杜慎卿真正唯一关心的就是这一点。沈大脚在吹嘘王家姑娘如何标志的同时又顺便奉承了杜慎卿两句:“十七老爷把这件事托了我,我把一个南京城走了大半个,因老爷人物生得太齐整了,料想那将就些的姑娘配不上,不敢来说。”真是句句说到杜慎卿的心坎里。

  沈大脚的那张媒婆嘴把杜慎卿的心头说得痒痒的。他决定第二天就去看一看,他表面上不动声色,装得淡淡的:“既然如此,也罢,你叫他收拾,我明日去看。”口气并不急,但那张时间表是排得很紧的。神乐观看美男子耽误了一天,“次日便去看定了妾,下了插定,择三日内过门,便忙着搬河房里娶妾去了。”

  明明是为了纵欲取乐以补精神空虚,却偏要装出讨厌妇女的偏激面孔:“我太祖高皇帝云:‘我若不是妇人生,天下妇人都杀尽!’妇人那有一个好的?小弟性情是和妇人隔着三间屋就闻到他的臭气。”分明是“寡人好色”,却偏要声称“朋友之情,更甚于男女!” 滑头名士季苇萧没有被杜慎卿的话所蒙蔽,所以,他投其所好,精心设计了一个骗局,作弄了这位“朋友之情更甚于男女”的大才子。季的骗局其实并不高明,但是,由于这位聪明绝顶的“江南数一数二的才子”慕色心切,鬼迷心窍,所以竟确信不疑,大上其当。神乐观访美一段,以喜剧性的情节轻松明快的笔触,凸显出杜慎卿的好色、无聊和愚蠢。当那个肥肥胖胖、“头戴道冠、身穿沉香直裰、一副油晃晃的黑脸,两道重眉,一个大鼻子,满脸胡须”的“美男”来道士从楼上下来时,只怕读者也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杜慎卿的假意还表现在对于金钱的态度上。三十一回中,鲍廷玺看他做了“莫愁湖湖亭大会”,用了许多银子,“心里一惊”,暗想:“他这人慷慨,我何不取个便,问他借几百两银子,仍旧团起一个班子来?”鲍怕是想错了,杜慎卿和杜少卿是不一样的,慎卿的钱只花给自己,花在“刀刃上”,花在“物有所值”之处,具体所指就是花在“寻男美”、“莫愁湖湖亭大会”风流扬名之事,以及活动官职进入京城这些事情上。他是和在他门下效力大半年的鲍廷玺这样说的:

  “这教班子弄行头,不是数百金作得来的,至少也得千金。这里无外人,我不瞒你说,我家虽有几千现银子,我却收着不敢动。为甚么不动?我就在这一两年内要中,中了,那里没有使唤处?我却要留着做着一件事。而今你弄班子的话,我转说一个人来与你,也只当我帮你一般,你却不可说是我说的。”

  这短短几句话真是把杜慎卿的玄机道尽:第一,看后文就知道其实杜少卿也只给了鲍廷玺一百两,“千金”之说是夸大是借口,对于他觉得不值的事情杜慎卿其实是很吝啬的;第二,杜慎卿是那种里子不足,面子无论如何要撑足的人,“这里无外人,我不瞒你说”“我转说一个人来与你,也只当我帮你一般”,这些看似热心慷慨而又真诚善良的话其实很虚伪,甚至可以说是无赖,他自己不愿出银子,把鲍廷玺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杜少卿,还大言不惭地告诉鲍廷玺自己是善良大方的。他把鲍推给了杜少卿,却又不让鲍说出他这个引路人来。鲍廷玺临走时,杜慎卿只借给鲍“几两银子”, 鲍廷玺数月来,“每日在河房里效劳”,马前马后跟他跑,所得报酬就是这些。

  杜慎卿为人外宽内紧,不轻易为他人花钱,吃喝玩乐,可以挥金如土,若是为旁人,一个铜板也要计算一下。难怪娄太爷临终时嘱咐杜少卿:“你家慎卿相公,也不是什么厚道人。”“也不是什么厚道人”便是作者借娄太爷之口对杜慎卿所下的评语。

  杜慎卿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他好像是什么都看不上,什么他都讨厌,什么都不能使他满足。他喜欢女色,又要去神乐观看美男,原定的看王姑娘的计划也推迟了,可见女色也并未使他满足。他喜欢登山临水,但山水也解不了内心的烦恼,所以他对季苇萧说:“就登山临水也是勉强”。他爱听唱戏唱曲,但“偶一听之可也,听久了,也觉嘈嘈杂杂,聒耳得紧。”他爱作诗,但别人提议要“即席分韵”,他又说是“而今诗社里的故套”。他讨厌周围的这些俗物,却一步也离不开他们。他上了“季苇萧这狗头”的大当,却不得不承认他的事“还做得不俗”!他看不上郭铁笔的恭维,却又说“亏他访得的确”。他努力要摆脱周围的庸俗,但实际做的尽是俗不可耐的事。一个时代到了回光返照的历史瞬间,像杜慎卿这样有才情的读书人已做不成什么事,最后他只能选择最正轨的道路——科举,选择功名富贵作为自己最后的归宿。从这个“江南数一数二的才子”身上,我们可以体会到那个社会的不可救药,观察到知识分子空虚无聊的精神面貌,即便像杜慎卿这样富有才情的人,也还是逃不脱一个“俗”字。

  儒林外史主要内容分回介绍

  主要人物介绍:王冕范进周进严监生严贡生沈琼枝鲁小姐胡屠户王惠严致和汤奉虞博士匡秀才庄征君成老爹杨执中杜少卿杜慎卿张静斋鲁编修权勿用郭铁山萧云仙梅玖荀玫王德和王仁陈礼娄三娄四蘧公孙马静洪憨仙金东崖牛浦郎牛布衣牛玉圃鲍文卿韦四太爷娄焕文迟衡山虞华轩余特余持王玉辉秦中书万中书凤四老爹庄濯江聘娘王三姑娘季苇萧张铁臂鲍延玺匡迥汤镇台郭孝子万雪斋胡三公子

  儒林外史每回内容赏析: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第十回第十一回第十二回第十三回第十四回第十五回第十六回第十七回第十八回第十九回第二十回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二回第二十三回第二十四回第二十五回第二十六回第二十七回第二十八回第二十九回第三十回第三十一回第三十二回第三十三回第三十四回第三十五回第三十六回第三十七回第三十八回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第四十三回第四十四回第四十五回第四十六回第四十七回第四十八回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第五十一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四回第五十五回

  

搜索建议: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词条  形象  形象词条  人物  人物词条  怎样  怎样词条  分析  分析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