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幸福的煎熬(二十)挡不住的深情(3)

  宫月飞挂断电话,杜小美在一旁拍了拍手,“宫阿姨,您说得真好!”

  “小美,你李叔叔和我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我们能帮就帮你一把。有些事,你处理不好,我们会提醒你,给你建议。”

  “阿姨,您知道,我从小就是这么个暴脾气,凡事不能吃亏。我又心急,恨不得他回心转意。”她鼻子一阵抽搐,眼泪也流了下来。这个时候流眼泪,杜小美自己都觉得有点假,好像是眼睛里进沙子了,哭得不真实。

  宫月飞轻轻叹了口气,心说:“这小美,我是看着长大的,在我面前弄什么玄虚。从小到大,就没有见她哭过,她一个内心扭曲的女孩子。这个时候在我面前哭,是想进一步求助吗?”

  她微笑着拉住杜小美的手,说:“小美,今晚留在这儿吃饭。你的李叔叔想见见你。”

  杜小美破涕为笑,频频点头,“好的。”

  宫月飞对一旁伺候的文姨说:“……通知厨房,今晚多一个人吃饭,加多一些菜。”

  李牧群其实是个孝子,听到母亲宫月飞电话里那么说,就立即动身回了G市。他回到家时,看到杜小美坐在沙发里,正冲他暧昧的一笑。

  这餐饭吃的最开心的就是杜小美了,适才,李牧群的父母已经承诺,不论如何,都会促成她和李牧群的婚姻。

  李牧群埋头吃饭,什么话也不想说,他已经知道杜小美“恶人先告状”。他觉得,和青梅竹马的杜小美已经走到了彻底决裂的关口。从前,他们两小无猜,后来青梅竹马,成为情侣。但自遇见木春樱时起,经历了与她分手、互相猜忌、彼此对立,许多年来积累的感情,几乎已剩不下一星半点。

  杜小美咬着筷子,又觉得这姿态被李家的人见到不雅,张开了小嘴,想着筷子应该夹哪道菜。

  宫月飞见状,用公筷给她夹了鸡块,柔声说:“小美,就当是在自己家一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李牧群忽然说:“杜小美,你以后不要再去找木春樱的晦气了,有我在,不会让你伤害她……爸妈,我吃好了。”他怒视着杜小美,站起身离开。

  李国青见他站起身来,刚想发作,宫月飞伸手拦阻,“国青,我们这个儿子,你越是说他不对,他越是不肯承认。让他去吧。”

  李国青在外是说一不二,回到家里却是很尊重妻子,面子上虽不悦,但也还是不加阻挠,见到儿子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李牧群连夜驱车赶往H市,到达医院停车场后,从一辆簇新的奇瑞QQMINI出来,将车钥匙放手心里颠了颠。原来,他卖掉了宝马车,然后买了这辆奇瑞,多出来的钱另有用处。

  虽然已是半夜,木春樱依然睡不着,她望向窗外的停车场,无意中看见了李牧群迎向住院部的颀长身影和灯光下线条唯美的俊脸,连忙上了病床躺着,美滋滋地想要和他开个小玩笑。

  因为医生萧芳芳的特别关照,值夜班的护士才允许李牧群进到病房。

  病房里,李牧群握住木春樱的手,以为她已熟睡,低声说:“阿樱,不管什么人反对,我都要同你在一起。此生此世,决不相负。”

  木春樱的美睫抖了几下,眼睛在眼皮下挪动,心里甜蜜蜜的。李牧群背对着灯光坐着,影子落在洁白的病床上,他一点儿也没有看清木春樱脸部的变化。

  ……

  木春樱醒来时,已是清晨七八点钟。她见窗台上一束花正沐浴着晨光,不禁笑了,轻声唤着:“李牧群……”回过头才发现那张椅子空着。

  听见有人敲门,木春樱清了清嗓子,说:“请进。”

  尚武推门进来,五大山粗的他,手里居然提着能保温的汤碗,“阿樱,见到我这么失望吗,你在等谁?”

  他浓黑的眉毛撞入了木春樱的眼眸,让木春樱有片刻的怔忡:这个汉子居然是这么细心的人啊,连她脸上细微的神情也注意到了。

  她将耳边的碎发拨去一边,“没有,我以为是萧医生来查房。”

  尚武没有深究,放下汤碗,“这个是在萧医生的指导下煲的靓汤,你尝尝看,味道好的话,我再煲!”

  “让你一个大男人煲汤,也是难为你了。对了,萧医生怎么会教你煲汤的呢?”她心里暗暗地想:不知李牧群会不会下厨?——应该不会下厨吧,他可是个大少爷啊。

  尚武神秘地一笑,“我和萧医生关系可是不一般。”

  木春樱心里估摸着萧医生的年纪,似乎已不那么年轻了,应该不是尚武的朋友,可能是他的长辈或者亲戚,“萧医生该不会是你的远房亲戚吧?”

  尚武摇头,“告诉你吧,她是我前女友的姨妈。以前,我和前女友一起去萧医生家的时候,萧医生教过我煲汤。”

  木春樱第一次听说尚武有过“女票”,也不知道他和前女友怎么分手了?在心里暗自摇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一时无话,只是看着尚武将汤水倒入碗里,闻到澄澈的汤水扑鼻的芳香。她自问自答:“你的前女友的姨妈啊?难怪萧医生每次查房见到我都不大高兴,不过,她应该是误会了,我们两个不是那种关系。”

  尚武听了这话也不在意,他心里已经有了更喜欢的人。当他见到杜小美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跋扈的女孩子很有魅力,性格上的强势给人一种很大的冲击力。她带着两个男保镖、三个黑道上的女孩子来找李牧群和木春樱的麻烦,那是荧幕上才上演的桥段。尚武觉得,之前喜欢木春樱可能是被她漂亮的外表、温婉的性子吸引了,然而见到杜小美,他才发现心里早早期待的竟然是她这样的女孩。人的心思其实很难把控,有时连自己都不一定清楚自己怎么想的,只是见过她一面,就已然种下相思豆。

  看着木春樱喝完汤,尚武站起身来,“阿樱,我还有事,这就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哦,你有事先去吧,谢谢你的汤哦。”

  “别客气,你和李牧群都是我的朋友,应该的!”他拎起汤碗就走。

  木春樱目送着尚武,见他的背影消失,暗自叹息:唉,住院真是无聊啊。

  ……

  杜小美现在在做什么?尚武坐在驾驶位上想了半天,这才发动了车子。他想起那张精致的小脸,希望还能再见到她。

  尚武曾说过喜欢木春樱,但是在见过杜小美之后就移情别恋了,好在木春樱和他并没有产生情侣之间的感情。

  隔了几天,晨光从窗帘缝隙里投射进来,木春樱整个人沉静安然,若有所思:她把近几个月的事情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猜不透接着下来,和李牧群的感情会怎样发展。

  尚武在木春樱床前已经坐了一段时间,他本来话就不多,木春樱又是个很多心思的女人,正在想着心事。尚武受到她的影响,也在寻思自己怎么才能再见到杜小美。

  萧芳芳推门进来,尚武叫了声“姨妈”,萧医生说:“尚武,你出去,我要检查一下病人的恢复情况。”

  尚武出去后,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姨妈萧医生来查房让他想起了前女友周文殊。

  以前他们两个在一起搭档玩真人CS时认识,几个“驴友”一起去西藏旅行时结缘,后来有了白头之约,见过了双方亲友。直到婚礼前夕,尚武因误会周文殊“出轨”前男友,而提出分手,后来才知道这是周文殊的前男友因为嫉恨报复造的谣言,事情过去不久,周文殊不知怎地就出了车祸。

  尚武曾因这段感情经历感到十分痛苦,连体重都减了好几斤。一两年来那些与周文殊相处的经过,一幕幕好像电影重放出来……

  尚武的这段回忆时间不长,他早先已经回忆了不下十次,许多“情节”、“镜头”都已经烂熟于胸,这次的回忆就像电影里的快镜头。

  萧医生检查完,看了看汤碗,从病房出来时脸上不悦,“尚武,她是你的女朋友吗,你还给她煲汤?”

  尚武忙解释:“她是我朋友的女朋友,她……”

  萧芳芳打断他的话,“以前不见你给周文殊煲汤?她在出事之后住了那么久的院,你都没有来看过她一眼。”

  尚武闭口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周文殊,不去看她是因为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

  H市某条街边的大排档大摆长龙,烧烤摊上青烟袅袅,杂乱的吆五喝六声零零碎碎的在寂寞黑夜里一直持续。

  “大少爷,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肯来这种地方吃烤串。”尚武手中拿着一串“掌中宝”笑着说。

  “别笑我了,我只是想好好感谢你对阿樱的关照。本来我想请你去吃大餐,是你非得到这里喝酒的。”李牧群握着酒瓶喝了一口,“……以后不要叫我大少爷。”

  尚武呵呵笑着岔开了话题,“我当兵回来那一阵子,几乎每天都在这里吃喝,当兵时候压力太大,回来之后,有一段时间都不适应。”

  “……经历了生死,对吧?”李牧群知道尚武不是一般的入伍士兵,他经历过许多生死攸关的事。

  尚武点头,不知打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将这个所谓富二代当成了兄弟,无话不对他讲。人与人的关系有时候就这么奇怪,因该是情敌的,打了一架,变成了兄弟。

  尚武喝了点酒,但头脑还是清醒的,他装作若无其事地问:“牧群,杜小美是你……青梅竹马的人吧?”

  “算是吧,为什么问这个?”低下头拿筷子扒拉炒花甲的碟子,他有点漫不经心。

  尚武不好意思说自己“移情别恋”看上了杜小美,他找借口说:“那你应该了解她,她行事怎么那样,动不动就找人出来茬架?”

  “这说来话长,”李牧群给自己和尚武倒上酒,“她其实不是个坏女孩,只是脾气差了点,眼里不能进沙子,什么事情都要控制在自己的手心里,对人也是这样,可是你想啊,人是那么好控制的吗?”

  李牧群把打小就和杜小美一起胡闹的故事讲述了一些给尚武听。

  尚武似乎明白了,也许,她从小就是一个“小妖精”,他摆摆头,心里有些不痛快了,“牧群,咱们再多喝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牧群忽然道:“她……喜欢炫富,开着跑车,还让我吻她……故意做给木春樱看的!尚武,你不知道这事……她做的太过分!”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看来是喝高了。

  尚武不好再问关于杜小美的事情,在听取李牧群刚才的话时,他似乎又见到迎面走来的杜小美,她目光如水,身姿妖娆,而她的身后是那辆红色跑车,特别扎眼……尚武在心里仔细琢磨了一下,想到自己和杜小美的出身相差很大,杜小美是富豪的女儿,自己只是一个开小店的个体户!他看了眼李牧群,想着李牧群的家世和杜小美的家世才是门当户对的,可是他们四个人,李、杜、尚、木的关系完全错位了,各自都不按照身家门户对应,这样好吗?他摇头,眼神有些朦胧,仰头看见不远处路灯下一对情侣相互搀扶着离去,那女的还回了下头,面容看不十分清晰。尚武忽然想起杜小美那张吹弹可破的嫩脸,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催情,他生理上有了反应。

搜索建议: 幸福的煎熬挡不住的深情  煎熬  煎熬词条  深情  深情词条  不住  不住词条  幸福  幸福词条  
小说

 树木的案子

    一个中年农民吃了官司。事件的起因是这样的,这个中年农民叫做树木,树木是一个农民,但不是专职型的,他的主业是织布。...(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小小说

 菊花茶

 小巷的尽头,坐落着颓废一样的塌房,樯橹上爬满了青苔绿藤,时而憩息着单眼披皮的麻雀。地上葱绿的杂草上总会坐着两个人,一老太婆与一丰满豆蔻的少女,手上捧着一白碗热...(展开)

kuaihz.com
小说 言情

 堕落的眼泪(三)

 我的担心爸爸似乎感觉到一些,但他从来不对我说什么,只是用他那双眼睛深深的看我,在那时我心里知道爸爸是关心我的,爸爸为了生意每天都在努力的工作,艰难的维持家里的...(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