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老太进城

题记:76岁的方老太,十几年前老伴去世。这几年,大儿子与二儿子常年在外打工挣钱,小儿子与媳妇在县城当老师,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老伴在世时的土坯房,由于       这几年新农村建设的好政策,全部换成了红砖琉璃瓦的新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方老太这辈子最远走了十里开外的镇上,她一直有个心愿——想在城里住几年。       因为她有其他人没有的优势,她的小儿子一家住在城里,这是他们家最耀眼的事。村子里的老伙伴们,经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没有福气,如果我有你的条       件,我早已搬进城里去住,也住住高楼大厦,想想清福。”久而久之,进城住,成了方老太的一块心病……

        

                                    一  难眠之夜

     2010年的春天,方老太终于如愿以偿地实现了她进城生活的夙愿。由于她经常唠叨进城的事,三个儿子听不下去,兄弟三人合计了一下,让老娘在城里住几年。方老太的小儿子,开着车,在老家接方老太。村里人听说方老太要进城去住,有羡慕的,有嘲笑的,有嫉妒的。方老太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进城去住的事,给左邻右舍宣扬了好几遍,她的几个老伙伴都非常羡慕。尤其,当儿子的车一进村子,方老太高兴得像大姑娘头一次上花轿,在几个老伙伴的欢送中飘飘然地上了轿车。进城住的事,让方老太高兴得接连好几个晚上没合拢眼,因而一上车,方老太就呼呼大睡,不知不觉中到了县城。

      方老太进城后,不知道天南地北。她多年的风寒腿,又加上坐车的缘故,下车时,她站都站不稳,在儿媳的搀扶下才上了楼。一进门,喝了一杯水,方老太才回过神。她仔细一看,一下子惊呆了,小儿子的房子简直就像皇宫,雪白雪白的地板,光溜溜的皮沙发,五花八门的电器,房顶上悬挂着闪闪发光的大洋灯……总之,各式各样的东西,让方老太看得眼花缭乱。方老太激动地左摸摸右看看,把整个房子,摸了个够,看了个够。她一边看,一边赞叹:“唉!三儿,你们这一辈子没白活,这就是毛主席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我们这一代人一直盼望着住高楼大厦,今天总算盼到了。我说过,你是娘的娃几个里最有出息的,娘靠你也能享几天清福。”小儿子在一旁笑着点头。

      天很快黑了,一家人吃完饭后,都到自己的卧室去睡了。当然,方老太一个人一个房间。她兴奋得像三岁的小孩,躺在洋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听见儿子一家人睡着了,就偷偷地摸下床,拿着手电筒,来到客厅里,又转了好几圈,又摸了好几遍。总之,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折腾乏了,方老太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方老太刚把头放在枕头上,她就梦见老头子,她激动地对老头子说:“你这个老不死的,我说你是贱骨头,你看看我,今天老娘我住上了高楼大厦,我给你常说三儿最有出息,我们能靠他享几年老头福,你经常笑我蛤蟆想吃天鹅肉——别做白日梦了!你个乌鸦嘴猜错了吧!我给你介绍介绍,三儿这里,简直跟戏里说过的宫殿一模一样,要啥有啥。唉!老头子,你看人家城里人没白活,我们老家过的那叫啥日子!”说着说着,方老太老泪纵横……说着说着,方老太又激动地大笑起来。就这样,方老太又在梦中折腾了几个小时。不知不觉中天已经亮了……

                                 二、出师不利

    早晨6点多,方老太被儿子一家的起床声吵醒了。儿子一家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整个房子里只剩方老太一个人,儿子临走时再三叮咛,早餐已经给她放在餐桌上,起来吃了之后,到院子里转,千万别做饭,这里用的都是电器,她不会使用,以防出事,他们回来以后再做。

 他们走后,方老太睡不着,很快起床,洗刷完毕,吃完儿媳已经备好的早餐。她又好奇地把每个房子,转了好几遍。一直为儿子家里的豪华,赞叹不已;也为自己有这样的福气,兴奋不已。在乡下,每天到左邻右舍窜惯了门子,拉惯了家常,方老太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大房子里,一时不习惯。不一会儿,她就像刚关进笼子的鸟一样,心慌气闷。因而,方老太赶忙下楼,活动活动。在小区的院子转悠了几圈,除了门卫之外,院子里几乎没人。方老太一辈子忙惯了,这人生地不熟的连一个唠嗑的人都没有,这一下把她闷坏了。

 她转念一想:“我来县城,不能吃闲饭。我得赶快给儿子一家人做饭,他们下班乏了,回来有口现成的饭岂不更好。”但想到儿子临走时的话,方老太又犹豫不决。她又想到,老娘我一辈子,那么多人的饭,都不在话下,你们有几颗人,你也太小瞧人了,我让你们瞧瞧。方老太一边想着,一边卷起袖子,就干了起来。在厨房里,方老太翻箱倒柜地折腾了一阵子。拿出电饭锅,这个东西,她很熟悉,老家这几年也很流行。她把小黄米,放在里面,像老家一样熟练地操作。她高兴地想到,这太简单了!这龟儿子门缝里看人——太小瞧老娘我了。

 方老太把洗好的米放在电饭锅里,战战巍巍地插上电源。她高兴地忘乎所以,走出厨房时,随手“砰”的一声把门关得严严实实。她激动地跳着哼着,把整个身子抛向沙发,由于沙发的弹性,一下子把她瘦小的身体弹了起来。方老太兴奋地叹息道:“好!让老娘我也享受享受这龟儿子的好东西。”她一边借着沙发的弹性,上下地晃动着整个身子,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一边唱着走腔走调的秦腔。转眼间,迷迷糊糊睡着了。这一睡,一下子几个小时过去了。突然,一股烧焦的烟味儿,在整个房子里蔓延。方老太被烟呛醒,想起了厨房里的米汤。她急忙翻身下地,光着脚板,冲向厨房,但门已经关死了。她使劲地用手推,用肩扛,用头顶,用脚踹……该用的劲用完了,该想的办法想完了,但那门就是打不开。厨房里的糊焦味越来越浓,方老太无计可施,急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随即大喊:“救命啊!”小区的保安闻声赶来,才解了围。但是,厨房里已经一片狼藉,好端端的电饭锅也毁了。方老太哭丧着脸,蹲在地上,等待儿子一家的责备。

很快到了中午,儿子一家回来了。看到发生的一切,他们都安慰方老太,说没事儿。儿媳随口说:“妈,您岁数大了,手脚不好使,你在家啥也别干。等我们回来再说。”儿媳的这一句话,深深地刺痛方老太的心。她虽然满口答应,但心里不服气。暗暗想到:“老娘我刚进城,不熟悉这里的情况,等过一段时间,我让你瞧瞧…….”

                        三、遭遇尴尬

   烧坏电饭锅的事,一直让方老太耿耿于怀。她这几日一直想找个机会,给自己挽回面子。一天下午,儿子一家人都不在,方老太照样在小区院子里闲逛。她刚走到院子中央,就听见一些女人的响亮的笑声。她朝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看见七八个年轻媳妇围着草地,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方老太走近一看,原来他们在割草。方老太好奇地问:“娃娃,啥事?”其中一个说:“这草怎么割?我从来没干过这活。”大家七嘴八舌地吵成一片,推三阻四,就是没人干活。方老太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道:“唉!城里人太娇气了,你们就是乌鸦没肉光一张嘴,看老娘我的。”

    方老太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一边说着,一边“呸呸呸”,给手上吐了几口唾沫,两只手使劲地搓了几下,卷起裤腿子,拿起镰刀,单膝下跪,就像纵横驰骋在沙场上的一员虎将,草坪上的草顿时到处飞扬,时时迎来周围人的阵阵掌声与喝彩声。方老太陶醉在大家的赞扬声中,她心里想到,要是小儿媳在场,该多好!让这些小妖精,瞧瞧老娘我的厉害。想着想着,一大片草坪快割光了。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方老太用力过猛,她的裤带断成两截,大家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方老太这下人丢大了,她的脸刷的一下子红透了,她丢下镰刀,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拿着半截裤带,飞快地往家里跑。身后传来喊声:“方老太,你的麻绳,不不不,哈哈哈……你的……你的裤带(其实,方老太的裤带是半截麻绳)哈哈哈……”这些笑声,让方老太非常气愤,她恨不得马上跑回去,扇她几个耳光。但她又想到现在最要紧的事——赶快回家,以防儿子一家回来看见她狼狈的样子。方老太低头光顾着往前跑,一头撞在对面来人的怀里,抬头一看,是儿媳妇。说曹操曹操就到,此时,方老太多么想有个地缝钻进去……..唉!可怜的方老太,面子没找回来,人却丢大了!

                             四、真心请客

老太进城,一转眼已经几个月了。经历了几件烦心事之后,她对城里生活的热情大减,时不时想起老家。这几日,方老太左眼皮子跳得厉害,一天到晚唠叨着,家里要么有好事,要么来亲戚。儿子一家都不信,都说她还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建议方老太到外面多转。果然不出方老太所料,一天早晨,他们一家刚吃完早餐,就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在城里工作的一大帮子娘家人来看她。有侄子辈,孙子辈,曾孙辈,一行十几人,手里提着很多礼品,来看望方老太

老太看到如此情形,激动得热泪盈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大家寒暄了好一阵子,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方老太见娘家这么多人诚心地来看她,执意要他们留下来一起吃饭。在场的人谁也犟不过方老太,都勉勉强强地答应。在家里吃,地方太小。将近二十来人,只能到酒店里去。方老太对儿子说:“三,你舅家人这么诚心地来看我,你操个心,我们一起在馆子里吃,好吗?”儿子笑着点头答应。

不一会儿,大家到了酒店,整整坐了两桌。方老太反复叮咛儿子,饭菜一定要好而且要量多,待客要丰盛。 她嘴里一直念叨着:“三儿媳妇,你记住,治家要细,待客要盛,这样家才能兴旺。”总之,今天方老太扬眉吐气。很快满满两桌饭摆在了面前,方老太坐在上席,周围坐满了娘家人,简直是四世同堂!方老太今天高兴得合不拢嘴,一边擦着老泪,一边不停地招呼大家好好吃。其他人边吃边敬酒,方老太也情不自禁的来了两杯,酒一入肠,方老太脸上泛起了红晕,一个劲地说,大家吃饱,别空着肚子回家,在老姑姑这儿,一定要吃饱,在座的人连连答应。饭吃完了,方老太喊道:“娃娃,再给几碗米饭。”大家以为方老太没吃饱,就没阻拦。服务员端来了几碗米后,方老太慢慢地站起来,摇晃着身子,端起米饭,给侄子,侄孙,吃过的碗里每人倒了一碗。倔强地说:“再吃一碗,你们没吃饱。”大家面面相觑,这难为人家了。方老太并不了解城里人,总认为他们饿着肚子。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方老太。她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热心肠。只要有人到她家,她一定要让人家吃饱。因为方老太是五十年代过来的人,那个年代,闹过饥荒挨过饿,那时的人饭量大。她总认为,人家腼腆,走亲戚吃多了,怕笑话,不敢多吃。在客人吃到最后一碗时,方老太早早地端着一碗饭,站在客人背后,趁人家不注意,把一碗饭从客人的身后娴熟地倒进碗里。因此,大家给她起了个外号——后一碗。在困难时期,人们都很喜欢她的做法,但现在人见人躲。

大家难为情地吃了几口,就起身了。方老太又喊道:“等等,今天老娘我掏钱。”说着非常麻利地撩起她的衣裳,使劲地撕扯贴身衣服的衣襟。儿子问:“娘,你要干吗?”“等等!”方老太回道。她用两只手撕了一阵子,没撕开,又迅速地把衣襟拉到嘴边,用她还剩不多的几颗老牙咬着,撕扯了几下,唰的一声,几张红红的人民币落在地上。方老太慌忙弯下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钱,急忙把钱塞在儿子的手里。说道:“这是国家给我的养老金,揣着也没地方花,今天老娘我高兴,三,你快去给人家把钱给了。”面对方老太的慷慨大方,在场的人面面相觑……

 送走娘家人,回家之后,方老太酒性散了。光顾着招呼人家吃,其实她肚子里没进去多少东西,这时她才感觉到有点饿。方老太把侄子拿来的礼品,翻了一阵子,想找些吃的。她一边炫耀着,一边惊叹着,不停地说,拿的东西太多了,对不住人家。她终于找到了她喜欢吃的点心。她在儿子一家人面前,炫耀似地吃了一口,“哇——”她把吃进去的全吐出来。“怎么苦的?”方老太吃惊地说。儿媳惊讶地翻了一下点心,才发现全发霉了。翻翻其他礼品,全是过期的,烂坏了的东西。儿子一家一句话也没说,坐在沙发上发呆。方老太不相信这是真的,一直翻个不停,嘴里喃喃地说:“他们一定拿错了,我娘家人很老实,他们不会这样………”其实,这件事把她伤透了,简单老实的方老太对城里人百思不得其解。

       

                       五、独自探亲

虽然娘家人拿的东西不好,但是方老太对侄子们能来看她,还是非常感激。每天念叨着,她一定要去侄子家回礼。她给儿媳常说,做人一定要记住他人的好处,亲戚要经常走动,要不然关系就冷了,人家也会笑话咱六亲不认,他们是我亲亲的娘家人。

过了几天,方老太闲得无聊,她想去看望侄子。她是个精明人,在吃饭的那天,她让侄子把他家的地址写在一张纸上,方老太像藏宝贝一样,装在贴身的衣兜里。一天早晨,儿子一家不在,她赶忙蒸了几笼包子。小心翼翼地提在手里,急急忙忙地去侄子家。一路上,她拿着纸条,见人就问,好几个人建议她坐黄包车,她一问价钱,方老太舍不得花五元钱,东摸西窜的,费了好大劲,总算找到了。

正好大侄子在家,他看见方老太走得满头大汗,裤腿子上都是灰尘,热情地把她扶进屋里。侄子家住的是县城流行的独家小院,一栋特别洋气的三层楼房,这更让方老太惊叹不已。她刚喘了一口气,就急着把大侄子家的所有屋子转了个遍,东拉西扯地闲聊了一整天。吃完饭后,方老太高兴地回家了。

进门之后,方老太口若悬河地给儿子一家谈论她的所见所闻。过了几天,方老太闷得慌,又去大侄子家。这次,大侄子发话了:“姑,太远了,您别再来了,我们过一段时间来看你。”回来之后,她闷闷不乐,儿子问明缘由,劝她城里人忙,平时都不窜门。方老太不信,她心里想:“那是我亲侄子——娘家人,简直是笑话,他们能嫌弃我?”

在楼上住了一段日子之后,方老太又想找熟人唠唠嗑。思前想后,只有自己的娘家人。她又兴致勃勃地去大侄子家,这次她刚到门口,就发现大门关得严严实实。她敲了好几遍,没人开。方老太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院子里有人,她大声喊叫大侄子的名字,叫了大半天,门一直没开。方老太吃了闭门羹,灰溜溜地回家了。回来之后,她时不时地念叨:“一辈子亲,两辈子远,三辈子以后,娘家人没人管。”她常对儿媳说:“唉!娘家人只有第一辈人亲,下几辈关系就远了。”儿媳宽慰方老太,说城里人忙,人家不方便。但是转娘家的事,让方老太的心冷透了。她才真正感觉到城里人情的冷漠……

                  六、广场学舞

    方老太在城里住了大半年了,每天无所事事,经常过着吃了转,转了吃的生活, 这让她对城里的生活烦透了。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老了,没用了。方老太想到这些多少有点伤感,经常偷偷地流泪。儿媳看透了方老太的心思,建议她到小区门前的广场上学跳舞。刚开始方老太有点不好意思,但在儿媳的再三劝说下,她动心了。说到跳舞,方老太很喜欢。在五十年代,方老太年轻的时候,秧歌扭得好,她被选为他们生产大队秧歌队的大队长。这件事方老太一直引以为豪,时常给人炫耀。 

小儿媳把方老太介绍到广场舞的老年队。方老太去了没几天,她就跟那些老大妈混熟了。每天她都提前到场,帮人家拿这拿那,人很勤快。所以,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都很喜欢方老太。时间长了,大家休息的时候,拉拉家常,说说儿媳妇……一天大妈们围在一起,好奇地问方老太的儿子干什么工作。方老太自豪地说,儿子与儿媳两人都是主任,在场的人都很惊讶,也很羡慕方老太,都赞叹她很有福气。         

听到别人的夸奖,方老太骄傲得就像刚下完蛋的老母鸡,喋喋不休地炫耀个不停。突然,一个多嘴的老太问:“哪儿的主任?”方老太自豪地说:“东方中学的班主任。”“啥!班主任。”“哈哈哈…….哈哈哈”“班主任!”有人喊道:“天底下最小的主任。”“方老太,这是最没出息的主任。”方老太被这些人的嘲笑,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正纳闷时,有一个好心的大妈,把她拉到一旁,说这些人都是局长,行长…….的妈。班主任根本不算啥官儿,没人看起老师!方老太一听,就像当头挨了一闷棒。她才知道,儿子并不像她想的那么高大能干。方老太一声不吭地往家里走,身后传来:“唉!班主任他妈,怎么不跳了?哈哈哈……”这些嘲笑声,深深地刺痛了方老太虚伪的神经,让她永生难忘城里人留给她心灵深处的伤痛!她始终迈不过那些城里人留在她灵魂深处的坎儿…….

                 七、出事回家

老太回家后,死活不去广场跳舞了。她整天闷在家里,小区院子里也很少下去。天渐渐地变冷了,方老太的老寒腿也经常犯。楼上虽然有暖气,但她的腿离不开热炕头。她对城里的生活心灰意冷,只想着回老家,想她的菜园子,想她的那些好朋友,更想她多年的老伙伴——热炕头。总之,方老太一天也不想呆了。但是儿子一家,让她把春节过完再回去。

老太硬着头皮,打发着无聊的日子,很快到了腊月。一天,儿子与媳妇去省城办事,家里只有她们婆孙俩。这下,方老太有点高兴。因为儿媳在,她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说话干事都不方便。他们不在,方老太可以过一过自由自在的日子。第二天,方老太做饭时,发现没实用油了,她赶忙到小区门口的商店去买。在商店里,方老太一问,胡麻油一斤十几元,她嫌贵。她要便宜点的,店员说没有。她走出商店,到处打听便宜的胡麻油。一个过路人让她在桥头的地摊去看看,方老太赶忙来到桥头,正好有一个小商贩。她上前一问,一斤三元钱,方老太高兴得像找到了宝贝一样,买了一桶,飞快地跑回家。赶忙做饭,不一会儿,饭熟了。吃饭时,五岁的孙子说,饭的味道怪怪的。方老太生气地说:“小祖宗,别胃口重,老娘我把你爸、你伯六七个人都养大了,你还嫌我做的饭。”小孙子很不情愿地勉勉强强把一碗饭吃下去。

吃完饭,过了半天,小孙子说肚子痛。方老太骂道:“小祖宗,就你事多。”不一会儿,方老太觉得她的胃也不舒服。转眼间,小孙子上吐下泻,她也一样。这下把方老太吓坏了,她马上给120打电话,很快一辆救护车开进小区。当时婆孙俩已经不省人事,小区的保安和120的人把他们送进医院。晚上,儿子也赶回来了。清醒之后,方老太才知道他们是食物中毒。出院后,儿子告诉方老太,她买来的是地沟油加工成的劣质油。方老太叹息道:“城里的生活怎么这么麻烦?唉!我老了,不是城里生活的那块料,还是我们乡下好!”

快过年了,方老太再三要求儿子送她回老家。他们挽留不住方老太,只好把她送回去。在回家的路上,这一段时间闷闷不乐的方老太,像换了个人似的,一下子拉开了话匣子,一路上说个不停……

当日思夜想的村庄映入眼帘时,方老太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可爱!一条条通向村里的青青的水泥路,一缕缕从红砖琉璃瓦上升起的袅袅炊烟,一声声响彻山涧的鸡鸣狗叫,一张张熟悉而又淳朴的笑脸,一阵阵回荡在山村上空的欢声笑语…….这一切让方老太如痴如醉。这时候,方老太才明白——城里人有城里人欢乐的舞台,农村人有农村人快乐的天地。她的根已经深深地扎进了这块黄土地里,她的这把老骨头,永远离不开演绎了她坎坷人生的乡村舞台…….

尾声:方老太离开的一年里,村子所有的路都硬化了,又建起了老年活动中心和广场。她的那些老伴们,每天吃完饭后,也在一起跳舞扭秧歌。回家后,方老太又当上了老年        歌队的队长,她又活跃在农村的舞台上,尽情地抒写着她们精彩的老年生活.  

(写于2016年5月28日)

          

   

搜索建议:老太进城  老太  老太词条  进城  进城词条  老太进城词条  
小说连载

 第23章:达味的避居生活

   达味救援刻依拉:安静了一阵子之后,培肋舍特人开始再次行动,他们攻打了刻依拉,抢掠了他们的禾场,有人把这事告诉了达味,达味就求问上主:“我的主,告诉我是否该...(展开)

小说连载

 22梅花笺 此地无银三百两

二十一、此地无银三百两递交遗书后,抹去与黄巧香、花雨艳会情节,淡化洞内欢庆亲吻的场面,略去缴获的钱票数和八十元钱的奖金,辛刚从头到尾一五一十地向李玉芝作了详细汇...(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