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左鞋掷地(9)小说 连载(赵晨)

      左鞋掷地(9)

孩子还没出生,送礼的鞋子已经踏破了门槛,踩伤了草地。婴儿车婴儿衣还有可爱的玩具,一大堆东西,有的我们根本叫不出名字。可是我的右鞋只关心送来的童鞋,每次鞋柜开门她都探出头去,微微舞动着鞋带仔仔细细数来数去。“孩子他爹呀,已经二十二双龙凤宝贝了!你还不快点儿看看!”我告诉他孩子出生后大半年根本用不着穿鞋,这些送礼的纯粹是凑热闹,是因为有事相求才来巴结讨好这两口子的。唉!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亲吗。

“穿不穿有什么要紧的吗?留着长大了再穿也来得及。你快看那双兔宝宝,还有这双小虎头鞋,哎呀还有米老鼠鞋宝宝,还有....”我的右鞋特别高兴,幸福的微笑让她黝黑的脸蛋儿上泛起美丽的光亮。自从第一双童鞋上门她就改变了对我的称呼。我也觉得当了爸爸不免沾沾自喜。可是先主男又耍起了花活,登山鞋、雪地靴、防滑鞋、防水鞋、网球鞋,甚至还有内联升的老布鞋,他一双双地摆放进鞋柜。右鞋们都喜欢鞋娃娃,一天到晚嘀嘀咕咕叨念外面的童鞋。

我的右鞋又难过了。我理解她的苦恼,她太期待能有几双只属予我俩自己的鞋娃娃了。可头上那么多光鲜耀眼的左右名鞋,地位在我们之上,价值甚至数十倍于我们。在这个上鞋压下鞋,一层压一层的鞋柜里,我们被放在最底层,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即便奋力呐喊抗争,可是又有哪双高高在上出身名流的鞋会真的在意我俩的感受呢?这些富贵之鞋真的会乐意和我们公平地分领童鞋吗?

十月怀胎一朝落地,大别墅的一层大厅早就变成了妇产医院的豪华产房,一个洋医生几个有中有洋的护士白天忙忙碌碌着,晚上月嫂和保姆们轮番上场。婴儿的啼哭奏响了和谐的乐章,一个高亢嘹亮,一个婉转悠扬,承载着先主男一家人以及他们的鞋子们高尚而美好的梦想。

天伦之乐感动得鞋子们都学会了落泪。在大厅的中央,地面是一个下凹的圆池,巨大考究的摇床就摆在中央。那摇床就像一只巨大温馨的鸟巢,从高大的香樟树上飞落到我们的豪宅里面。先主男夫妻俩就像是一对恩爱的丹顶鹤,轮流孵化着自己的宝贝。保姆们和月嫂们身着嵌着花边的吊带白围裙,就像长了翅膀的天使一样,受了上帝的委派手拿尿不湿奶瓶子小衣服洗澡盆,轻盈地舞蹈着带给这幸福的一家人温馨的祝福和精心的照料!

这些天人们和鞋们好像都生活在天堂,忘记了一切烦恼争斗忧伤。可爱的婴儿和五彩缤纷的婴鞋,教会了这院子里所有的生灵什么是慈爱什么是纯洁什么是真诚什么是欢心什么是舒畅。我们上面那些盛气凌人的高贵的崭新的左右鞋子们,好像也变成了仁慈的天使,不再斜睨着眼睛看我们了。看来喜事能消融生灵们的隔阂呀!

再温馨的时光也不会裹足不前,百天已经过了很久孩子们就要半岁了。先主男早已像惊蛰的虫儿般重新出外奔波,公司里的大事情积成了小山,处处都要他亲自去打理关照,晚上的应酬也是必须完成的功课,他有时又像从前那样夜不归宿了。

男人的情感波动比闪电还快,女人的缠绵却是慢条斯理。先主男的媳妇一刻也离不开那一对婴儿,丈夫的行踪反倒不太关心了。先主男依然要抽烟,晚上回来一身酒气也难免。只是最近他有点神不守舍,有一回出门他在鞋柜里摸走了右汤多布霓,又把我穿在了左脚上,一高一矮他丝毫没有察觉。我生来头一回和我的右鞋分离,汤多步霓也讨厌我的一身老气。我们俩从不曾在一起行走,协调就成了大问题。晚上院子里灯光昏暗,我们深一脚浅一脚东倒西歪,先主男的脑袋差点撞到半开的铁门上。

原来他出了院门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就不再走了,而是在黑黑的夜色中打起了手机。这大概是怕打电话惊扰了孩子们的睡眠吧,开始我也没有在意。可是屡次三番他都这样行动,讲起电话还急赤白脸骂骂咧咧一声高一声低。我越来越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什么问题了,他到底背着全家人鼓捣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别是出了什么麻烦事儿,害怕媳妇焦虑生气断了奶水,自己就掖着瞒着不敢吭气吧。

我把事情讲给了我的右鞋,她也有点儿害怕,晚上睡觉我俩用鞋带把彼此缠绕在一起,生怕有什么不测发生,只有彼此相依才会觉得安全,才能勉强睡个囫囵觉。

我们的主男呀!你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为什么不去找好心的市长,他可是答应过你,只要有利于城市的发展,他什么忙都能帮你。

委主任也是你的坚强后盾呀!在这个城市怎么可能有人就能把你折腾到这步田地呢。

难言之隐总该告诉自己老婆吧!

搜索建议:左鞋掷地小说 连载  连载  连载词条  小说  小说词条  
小说言情

 虚空岁月(304)

 第三百零四章 编织暗局  关键的是,她的处事能力也让刘显金刮目相看。  看来曲淑慧能够做到紫府天阁总负责人这一步,倒不是完全靠着美貌或关系。  申悦两人又是望...(展开)

小说小小说

 令狐冲的烦恼

 华山论剑落下了帷幕。    令狐冲火了。    一场运动很容易带出一位名人来。自从华山论剑之后,令狐冲便理所当然的成了最红最火的人。大江南北,全国上下,不论是...(展开)

小说小小说

 “星期八”的夜

 仲夏之际,当火红的夕阳落下山头,生活在盆地里的人们仍感觉犹如活在蒸笼里。燥热而拥挤的空气分子快速跳跃着,触碰到人体化作紧密的汗珠子。时而,树杈上一只鸟“扑腾”...(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