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如影岁月 下部(十)

“谁?”

  “谁?这大半夜的哭啥?”

  “还让不让人睡了?真是的!”

  “可能是出事了?好像在隔壁?”

  “对,就是隔壁,看来真的出事了?”

  守病床的人一下都从梦中醒来,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有的在埋怨、有的在猜测、有的则一声不吭的看着病房里所有人们的表情在发愣,阿傻的姐姐和刘阿姨也被那哭声给惊醒了,她们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听着人们那不同的抱怨,不由的慢慢转过头静静地望着那道厚实的墙。

  ——

  “老人家别哭了,哭坏了身子。”

  隐隐的有人在劝。

  “我那苦命的孩子啊!他才刚六岁呀啊!”

  听声音那是个上了岁数的老人,她哭的好伤心。

  “那又咋样啊?该着你命里没这个小孙子吧,别哭了,孩子他爸妈走的又早,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再有个三长两短那可咋好哇?”

  “就是啊老人家,你当奶奶的把他养到这六年就已经不容易了,也够他的啦,他爹娘光生了他还一天没养他呢?别说吃一口他娘的奶啦,你就别难受了,就只当他前世该人家的就行了,啊?”

  “我可咋给你爹娘交待呀啊!唔唔唔!”

  老人越哭越伤心、泣不成声。

  “唉!真是苦命的孩子,咋就蹚到他身上啊?唉!”

  人们的叹息不断。

  “梅子,你看着两个孩子,我过去看看,困了你就睡啊!”

  刘阿姨说着她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快步的向病房的门口走去。

  阿傻的姐姐被这半夜突然的哭声真的给吓住了,她有点害怕,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她缩着身子坐在弟弟的床前,双手紧趴在床沿上扭着脸,双眼干巴巴的望着刘阿姨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怕和舍不得。

  屋里所有的人也都扭过脸,不说话的望着刘阿姨出去的背影,静静的在哪里发呆。

  “老人家别再哭了,该花的也都花了,该看的也都看了,可他自己就那么大寿命,你就全当他爹娘没生他,或者是你根本没养过他就行了,他这么小年纪就那么自私的要命,连你的养育恩都不知道报,自个儿顾自个儿地走了,别再哭他了,他不值得你再这么哭,啊?老人家,不然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听的很清楚,那是刘阿姨的声音,只不过与往日相比,她那声音此刻颤抖了好多,像是在哽咽着说话。

  “是啊!”

  “就是啊!这大姐说的对呀啊,你就别难过了啊?”

  “老人家,身子要紧啊!”

  是其他人的声音,同样是那么颤抖哽咽的让人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屋里的哭声终于渐渐小了下来,再过了一会,走廊里响起了刘阿姨和几个人的脚步声,还有她们那不断叹着气的议论声。

  “唉!让谁不难受哇?孩子都那么大了,爹娘从小就没了,是奶奶一手把他养到那么大,可……可……唉!这老天,真是不睁眼啊!”

  “就是啊!孩子那么小,唉!”

  “老人就这么一个孙子,现在就剩她一个人了,你说说这日子往后可咋过啊?”

  “有孩子在还好些呀!可现在呢?唉!”

  都是说不尽得叹息,随着那脚步声渐渐散乱地走远,刘阿姨独自一人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阿姨,你回来了?”

  阿傻的姐姐根本睡不着,她真的很害怕,也是当初在家里听那些鬼故事听的,现在她根本就没睡着。

  “梅子咋还没睡?害怕是吗?别怕,睡吧啊?没啥事。”

  看着一脸惊恐的梅子,刘阿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赶紧脱口撒了个慌,胆小的孩子最怕的就是死人。

  “嗯!”

  听了刘阿姨的话,阿傻的姐姐心里踏实多了,她又重新趴在床沿上埋头睡着了。

  “唉……!”

  看着阿傻的姐姐满脸可爱的样子,刘阿姨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迈步轻轻来到儿子的床前,慢慢地蹲下身子双手往床沿上一趴也睡去了。有的人趴在床上还没有睡着,他们听见刘阿姨回到病房的声音,本想起来问问是咋回事,可听到她那不断的叹气声,人们便再也没有起来,因为在那一阵阵不断的劝说和哭声中,他们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于是那个晚上也就在人们不断的猜想中,悄悄度过了。

  第二天一大早,阿傻的姐姐从梦中又被惊醒,她隐隐约约的听见刘阿姨和几个人悄悄的说话声,睁开眼看看,她们已经都站在了病房的门口处,走廊里还乱七八糟的响着人们的脚步声,同样还有那个老人撕心裂肺的哭声,再就是别人偷偷的哽咽声。

  “到底出了什么事?”

  怀揣着好奇和疑问,她双手使劲的揉了一下那睡意朦胧的眼睛,而后悄悄站起身,也快步的向门口走来。弟弟和小刚还在懒睡,其他的孩子和病人也都醒了,都坐在床上静静地望着门口发呆。

  “呀!梅子,把你吵醒了。”

  听见身后着急的脚步声,刘阿姨回头一看,她笑呵呵歉意的说着。其他人在继续的议论着,梅子的到来根本就没影响到他们的那份好奇的议论。

  “没有,我自个儿醒了,阿姨这到底是咋了?”

  阿傻的姐姐凑到刘阿姨的身边,把头探出了门外很想得到答案的问着。

  “别看了梅子,都走了,你快回去把脸洗洗,我去打饭,顺便把那两个小祖宗也叫起来啊?去吧!”

  走廊里的那帮人真的已经走远了,站在门口只能远远的看见他们那模糊的身影,和那老人一声声伤心的哭泣。刘阿姨的一句话,门口处的人们都慢慢走开了,最后只剩下了她自己还在那里使劲的张望着。因为刘阿姨说完话后,她便回屋拿了饭盒接着转身出屋打饭去了。其他人也都打饭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了床上的病人,守病床的只剩下她一个了。

  “刘阿姨咋不说呢?小刚小君快起床吃饭了!哼!”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到床前小声的叫着自己的弟弟和那个小刚。

  ……

  “快,梅子,吃饭,呀?也都起来啦?咋都闭着个眼蹲那不吭声呢?”

  好快,刘阿姨双手端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和稀饭快步的走进屋子,看到床上两个小家伙,闭着眼睛依然昏昏欲睡的样子,她纳闷的边笑边问。

  “哼哼!我叫起他们来的不然还睡呢!”

  阿傻的姐姐笑着说。

  “可……咋还坐那一句话也不说呢?哎呀我忘了,这还是没醒过盹来呢,梅子我收拾桌子,你快点拿块手巾用热水烫烫,给他们擦把脸他们就会醒了,你看两个人蹲在那就跟念佛似的,快去吧!”

  刘阿姨多年伺候孩子的经验告诉自己,阿傻和那个小刚此刻别看都坐在床上,可实际上还都没睡醒呢,说了半天话后她才一下惊醒的想起来。

  “呃?哦!”

  阿傻的姐姐这才回过神来,她赶快从床下抽出了那个放着干净毛巾的脸盆,刘阿姨说的果然凑效,她用自己刚刚湿透的热毛巾,轻轻的往两个人的脸上一擦,两个人一下就醒了。

  “阿姨他们刚才那是咋了?还有昨天夜里那是谁在哭?”

  禁不住好奇她还是问了出来。

  “先坐下吃饭,阿姨说给你,快点你们两个,穿好衣裳下来洗洗脸准备吃饭,不然好吃的都让我和你姐姐吃光了啊!”

  “起来啦!哼!”

  “嘿嘿……!”

  两个小家伙光着屁股在各自的床上忙着找自己的衣服。那个小刚说话还是那样愣头愣脑,阿傻则还是那样笑的淘气又可爱。

  “唉!那屋里的那个孩子啊……!”

  坐在饭桌前刘阿姨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而后这才慢慢的把坐天晚上的事一一道来……

搜索建议:如影岁月 下部  下部  下部词条  岁月  岁月词条  如影岁月 下部词条  
小说

 底色(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在处理好这笔捐款之后,当天,贾老沈老和我,碰了个头,觉得事情好像没有完,老板肯定不高兴了。  贾老说,老板说过,谁言窦山家的事,一律开除,莫非将我...(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