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 快狠准百科订阅看过栏目系统

找词 找站 信使 
  

真命(七 蜘蛛树)

  张晓问道—— 有什么? 一面探过头去看。

  看到的同时,他以为花了眼睛。 李毛驴手指的地方,一片牛的骷髅骨中间,长着一个白色的很嫩的东西。

  牛的骷髅骨应该是硬的,黑的,这个东西却很嫩,而且非常白,看上去简直是水灵灵的,充满了活力。

  这是什么东西?—— 张晓不由自主的问道。

  我问你哪,你问谁啊?—— 李毛驴不屑地翻个白眼。—— 你不是读了很多科学书吗?

  张晓咽口唾沫,又咳嗽一声,假笑一下—— 科学书? 是呀,是读了,不过谁知道这个绿豆芽似的东西是什么?

  李毛驴呸了一口—— 还科学? 还中学生,狗屎。还不是得我老人家自己动手。

  说完了他就把他鸡爪子一样的手指伸向那个绿豆芽。

  张晓拦他—— 哎呀,你急什么? 再研究研究。

  可是已经晚了,李毛驴的手已经触碰到了那个绿豆芽。

  张晓刚说声—— 你别弄出事来。

  只听李毛驴一声尖叫,蹦了起来,差点把张晓撞倒在地。

  张晓骂道—— 你狗日的,见到鬼了。

  李毛驴手颤抖的向牛骷髅指着,牙齿上下打架,竟然说不出话来。

  张晓向他手指的地方去看,也大吃一惊,那个绿豆芽不见了。

  张晓问道—— 你做什么了? 你把那绿豆芽揪下来了?

  李毛驴牙齿格格格的不住震颤,仍然说不出来话。 张晓冲他脸给他一嘴巴子,李毛驴头被打的一歪,急忙捂脸。 不过牙齿总算不再颤抖了。

  张晓问他—— 你做了什么了? 一面说一面死盯住李毛驴的眼睛,好像这样就可以让李毛驴学会人生要坚强。

  李毛驴抿了抿嘴,又使劲吞咽一口唾沫,这才开口,沙哑着声音说

  —— 那个绿豆芽缩回去了。

  张晓没有听懂,问道—— 你说什么? 说清楚一点。

  李毛驴带着哭腔说道—— 我手刚刚碰到那个绿豆芽,它就嗖一下缩回去了,它他奶奶是个活的。

  什么?—— 张晓从地上跳起身,凑近了牛骷髅去看。

  可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又问李毛驴—— 你说它缩回哪去了?

  李毛驴说—— 我也不知道啊,我手刚碰到,它就嗖一下没影了。不过肯定是缩进去的 。我看咱俩把这牛骷髅搬开看看。

  张晓沉思一下,又凑近头去仔细的看,确实看不出什么来。 他无奈手一挥—— 好吧,搬开,咱哥儿俩又有活干了。就是劳苦命啊。

  费了半天劲,张晓和李毛驴把那堆牛骷髅从树上撅下来。

  可是仍然什么也没有。

  李毛驴拍打着树干—— 哎他奶奶的,奇了怪了,这是怎么档子事呢?

  李晓也摇头苦笑,看着自己弄的脏兮兮的双手。

  问题肯定出在这骷髅堆里,咱俩在这里面再找一下—— 李毛驴看着那一堆乱七八糟的骸骨。

  好,再找一下。—— 张晓很无奈。他有些厌倦了,拿出支烟点上,坐在一边—— 你先找吧,我再想想这个事。

  于是李毛驴又勤快的把那大堆的牛骸骨翻找一遍。

  张晓在一边冷眼旁观,心里好笑。看着李毛驴满头大汗的忙碌,他感到非常称心。

  看李毛驴站起来,一脸失望的样子,张晓冲他笑道—— 找到了什么吗?

  李毛驴非常痛恨张晓的这种幸灾乐祸的态度,呸了一声,冲地上吐口唾沫,横眼瞪向张晓,正要骂他没义气,让自己单独干活,忽然眼睛直愣愣的呆看向张晓后方。

  张晓看他眼神不对,笑骂一句—— 这龟儿子,又见鬼了。 说完回过头去看。

  这一看不打紧,他眼睛也变的直愣愣的了,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棵本来粘住牛骷髅的树居然不见了。

搜索建议: 真命  真命  真命词条  蜘蛛  蜘蛛词条  真命词条  
小说 言情

 相约三月三

 一  石头左手牵着妻子,右手拽着儿子,穿过校园,轻快地向操场走去——老同学一定等心急了。  那株高高大大的合欢树已经长满新叶,十几年过去了,它既没有更高更茂,...(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懂你

     初中到来了,一种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感觉!如今回想起当时的我竟是如此内向的,都是等着别人来于我交谈,真后悔...(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烟花女人

   荀美丽生得美丽,但是是冬天的美丽。总有人这样评价她。  时间是黄昏,上弦月初露出来,像一个尴尬的笑,心不在焉的僵滞在寒冷的天边,要隔一日才会表情得自然一些...(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纯真年代

 狼的故事

 (一)  一只老羊与一只小花羊慢慢走在小路上  年幼的小花羊忽闪着一双明亮大眼睛,问年老的母羊:  “妈妈,我们羊为什么害怕狼,老躲着狼走呀!”  “因为狼长...(展开)

快狠准百科
小说 连载

 评审经理(第十一章 改弦)

 新来的行长叫展鹏飞,此人不到一米七的个头,脸色黝黑,目光炯炯,平时一脸的微笑,但发起怒来如雷烟火炮,令人生畏。  展鹏飞原是北京分行分管公司业务的副行长,更早...(展开)

快狠准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