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李秃子发家记

  武桥镇是个只有十来万人口的小城镇,别看地方不大,可竟出花花事儿。不信到武桥镇你问:“前几年张驴儿他妈咋死的吗?”他们总都会“嘿嘿”一笑,道:“撑死的呗!”那时候的武桥人,张嘴闭嘴就是:吃呀!活着就得吃,啥叫得了?吃肚子里才叫得了。至于穿吗,他们并不讲究,说衣服是身外之物,有了就穿好点儿,没钱就简单点儿吧,衣服再多,死时也就能穿走几件;他们也不怎么反对赌钱,说赌还占一半儿呢,今天输了没准儿明天还能捞回来,哪有天天背时的?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嫖,那是什么呀?美滋滋一会儿,裤子一提,钱就归人家了,白瞎不?

  但这都是以前的话了。自从李秃子搞上小泼妇发家以后,武桥镇人的思想就全变了,连最叼蛮的女人也都希望自己能早日成为醋坛子,那才想得开呢。

  李秃子原本是经警,工厂倒闭后,他仗着自家房子的位置好,开了一个肉铺。开业的头些天还可以,但不长时间生意就冷落下来了。归纳起来可能有两个:一个是他不在家时,由他女人卖肉。他女人是个腰粗腿短大屁股圆脸的女人,砍肉时还总擤大鼻涕,买肉的人咯痒。而李秃子卖肉又竟拿秤杆子胡弄人,买一斤肉,他只把秤砣放在九两半上,秤杆儿要是起不来他就拿手压,还喊:“高高的!不够秤是你儿子!”日子久了,有细心人回家一约,露馅了。渐渐地就都识破了他的鬼把戏,买肉的人就渐渐稀少,有时一天连半个猪都买不出去。

  这天是个阴雨天。眼看天黑了,可李秃子还有三四十斤肉没卖出去,正愁呢,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这人就是隔壁家电修理部王老蔫儿的媳妇小泼妇。

  小泼妇这名字确实不好听,但她只是和自己男人泼,而且笔者敢担保,她撒泼的原因绝对怪王老蔫儿。

  王老蔫儿是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刀条子脸上一付黑眼圈儿,动不动就冒虚汗,一看就知道他阴虚。他啥都会,就是在女人的身上正不明白。经常在女人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因此,小泼妇常常半夜里骂他。昨晚就是,让李秃子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们和李秃子在一个楼,修建时因开发商偷工减料,中间码了一道放屁都能听到响声的四寸的间壁墙。这几天,李秃子的丈母娘因病媳妇回娘家去了。头几天他还没觉得怎么样,一个星期过去,他就觉得难挠,特别是晚上,往身旁摸一把,空空的,那才闹心呢。昨晚李秃子翻来覆去正睡不着,就听见隔壁有动静,开始是唧唧咕咕地什么也不清,后来小泼妇就一面哭一面骂:“人家一道劲头上你就完犊子了,你就不能挺一会儿吗你?……”接着就听王老蔫儿低三下四的声音:“那人家不是挺不住吗……下次的……”

  “去你妈的!”李秃子听了又好笑又刺激,急得直挠墙。(zig李秃子见小泼妇进来了,就想起昨晚的事,一股难耐的欲望就一下子涌上来,两眼就像二齿钩子,色眯眯地盯在小泼妇鼓露的胸上乱扫,嬉笑道:“老蔫儿昨晚又掉链子了?实在不行大哥给你帮忙吧?”小泼妇脸一红,笑骂道:“秃拉光几的!你还赶不上他呢?”接着飞过去一眼。李秃子全身稣地一下。

     其实小泼妇近四十了,已不敢言美。但她长得白净,还没有一丝皱纹呢!只是她一只眼稍稍有点斜,但斜得恰到好处,就像美女的飞眼儿。李秃子一下子就动心了。

  小泼妇在武桥镇里早就是出了名的荡妇。有人说和他有那事的人不下于一马车,是王母娘娘的摧棒石——见过大棒槌。其实那是瞎掰。但他绝不是守着不中用的男人而还守活寡的女人?(z

   李秃子这时也正指欲火难忍,听小泼妇一说,胆子立刻就大起来,嬉笑道:“哥的可管用了,不信你模摸!”小泼妇嬉骂道:“你这个秃驴!老娘什么没见过?管用你拿来!拿来!”就拿手往李秃子的下面捅。李秃子就势把她抱在怀里,又咬又啃,小泼妇立刻春心荡漾,一下子就进入角色:“你这秃驴,真坏……”李秃子早把她抱进肉铺里屋。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李秃子和小泼妇闷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小泼妇才嬉笑着提着裤子从屋里走出来:“秃拉光几的,还真怪管用的呢!”之后,就想,你也不能白占便宜啊?就说:“给老娘……砍块肉!”一面用手梳理着被揉摸得蓬乱的头发。李秃子心跳了几下,没言语。过一会儿,小泼妇又问:“咋的?不愿意给咋的?”

  李秃子脸一红:“说啥呢老妹儿?个是那么小气的人吗?”说着,拎起刀,照着肉案子上的那块腰盘儿就是一刀,但肉没砍下来他的汗先冒出来了。

   原来这一刀如果照直拉下去就至少要有五,六斤,李秃子是拉屎都拣豆吃的男人,他越瞅那肉越心痛,越心疼刀就越往一边儿偏,越偏下面就越窄,等拉下来那肉竟成了一块一揸长三角形的肥肉和一块皮。但小泼妇并不在乎这个。拿回去用自家的秤一约,只有八两半。就笑着扔进锅里。org)

  小泼妇生气的主要是在第二天。王老蔫儿对李秃子说:“我要酱肉,给我来二十来斤。”李秃子说:“好了!”就砍下一个后鞧,约秤时,秤杆子撅到了天上,说:“二十斤还高高的呢,就算二十斤,拿去吧!”可到了家王老蔫儿咋看咋不对劲儿,拿自家的秤一约,刚好少八两半,小泼妇一看,好悬气抽了,拎起肉就走:“我挠他去!”王老蔫儿一把拽住她,说:“真是个娘们儿,他那样的人就得给他蔫桶!”然后,将嘴凑近小泼妇耳朵:“咱们这么的……”(zigui.org)(zigui.org)

  “嗯,嗯嗯,”小泼妇一听一边乐,掐着王老蔫儿的干巴脸说:“你他妈的还真有点蔫巴着儿,老娘听你的!”

  这天晚上,王老蔫儿谎说约米借来了李秃子的秤,插好门窗,就把李秃子的秤砣夹在老虎钳子上,那秤砣的底下钻眼儿,小泼妇牙痒痒地在一旁打气儿道:“钻深点儿!再深点儿!”王老蔫儿蔫声蔫气道:“你当给你钻眼儿那?”

  “去你妈的!”小泼妇搂他一脖拐:“给我钻你就钻不明白了!”

  钻完眼儿,王老蔫儿又小心的把化好的铅水灌进去。然后再用土一蹭,竟和原来的秤砣一摸一样,他叫小泼妇用自家的秤约来一斤米,再倒进李秃子的秤里一约,刚好九两半。小泼妇笑道:“再叫他占便宜,赔死才好呢!”

  打那之后,有买肉的小泼妇就往李秃子家里吱,说:“上他家买去,秤足!”

  然而,另一种奇迹却发生了,李秃子家从此却门庭若市,买卖日渐红火,一天竟然两头猪都不够卖。气得小泼妇天天骂王老蔫儿,后来骂声就传进了李秃子的耳朵里,李秃子这才如梦方醒,但他也不恼,见了王老蔫儿却先作揖,道:“大哥,不, 我应该叫你爹……”只臊得王老蔫儿连地缝子也能钻进去。

  但李秃子是真心的,因为王老蔫不给他往秤砣里灌铅水他发不了家。(但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如今的李秃子已是武桥镇大超市的大老板。那杆秤他已早就不用了,但他没有扔。他要用那杆秤做人,说:“等我当了亿万富翁时拿他当神供!”

搜索建议: 李秃子发家记  秃子  秃子词条  发家  发家词条  李秃子发家记词条  
小说 连载

 尼采自述(7 我和瓦格纳音乐)

 谈到我生命力的恢复,我得在这里说一句:应该感谢那个事件,让我得以康复。毫无疑问,这是指我与理查德。瓦格纳的密切交往。对于其他人,我可以毫不在意自己是否能记起他...(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巴地草(第十八章)

 巴地草(第十八章)  领导终于透露让牛兵进入镇上领导班子,当然打点是少不了的;同时县委抽调两位同志去写材料,一位就是牛兵。邹梅和丈夫商量,与其花钱当个副镇长,...(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