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生活知识
 

 

剑残阳陆

  

  等闲识得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天下江湖,江湖天下!没有任何一个江湖不诞生王朝,没有任何一个王朝独立于江湖。

  30年前,鬼谷门无崖子如日中天,鬼谷一出,谁与争锋!

  师哥,你说过爱我一生一世的

  幻羽妹妹,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而当他失去的时候,我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还给我一次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此非要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生生世世。

  师哥,为什么?为什么你回来就变了一个人

  呵呵,无崖子无力的笑道

  因为我爱错了,爱错了一个人

  没有,你没有爱错,我不相信,我们的爱情就如烟花般灿烂,消失得这么快

  幻羽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结局,对于她来说,这个等待一日她的如意郎君脚踏七彩云彩来迎接她的梦破灭,她低声哭泣不止,良久才淡淡的说,师哥,难道你不需要解释下么?

  3年前,我不顾师兄鬼谷子的反对,私自下山,在山道间遇见了你

  我还记得,那时候的你,仿若一个九天仙子,你和你爹玉清道人,门下众人,正被极乐门的人团团围住,眼看就要支撑不住。极乐门门主极乐悲来佛垂涎你的美貌,要求你爹将你交出,不然就杀了所有人。

  你爹不肯同意,于是淫魔离宗瑞不断的放出毒气

  你已接近昏迷,你爹兀自气血翻涌,一口逆血翻涌出来,拔出清风古剑,啐道要一剑狠狠的杀向你

  我从草丛中窜出,大喊道住手

  极乐门数人向我欺身而来,离宗瑞率先施展独门绝技,魍魉掌,掌间夹杂着剧毒,我以鬼谷门秘笈,奇门遁甲瞬间配合六合八荒锁锁住他全身气机,只要他再敢上前一步,必定五马分尸。极乐门门主深深地震惊,不知道世间何时出现了这么厉害的人物。

  乐极悲来佛假仁假义的说:真是英雄出少年,敢问英雄是何门何派?

  无可奉告,识相的早点滚,不然,哼哼

  乐极悲来佛带着深深地恨意,率领着门下众人离去。

  就是这样,你爹玉清道人放下了清风剑,我将你救醒

  你还记得么?记得吗?

  师哥,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那时候,我第一眼醒来,看到的是你满脸担忧的神情,然后发现我爹对你青眼有加,我便知道了一切。我还以为从此以后就要落入淫窟永生不能安生,没想到,我的意中人脚踏七彩云彩来救我。

  从此以后,我便落入一个爱情的陷阱,你爹是个伪君子,借着和我切磋武功的机会,偷学我鬼谷门绝学。他发现我和你走得很近,不断的暗示我,我不知不觉便被耍得团团转。当我明白一切的时候,发现玉清宫上下都在学习鬼谷武功。

  一怒之下,我离开了鬼谷门

  原来这样,在得知你离开后,我日夜盼着你会来接我,等到了这一天,可是你却不见我,幻羽白皙的脸庞已经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不止如此,你爹更是在外面造谣说,我是盗窃师门宝典的叛徒,江湖之中,我鬼谷门被当成了窃取别派的宵小,呵呵,当日,若不是我,你爹早就死在极乐门手里了

  今日,我就是来带你走的,你若愿意走,便跟我走,若不愿意,我即刻离去,从此不再相见。

  师哥,你太让我失望了。枉我将身心交给你,我爹更是想在你跟我成亲的那天将玉清宫宫主之位交托给你,可是你……

  呵呵,笑话,天大的笑话,我再问你,你跟不跟我走?

  我不能走,幻羽仙子坚决的说到,师哥,你换个其他的条件吧

  无崖子不怒反笑,好好好,你跟你爹是一丘之貉,当日,你爹没有杀了你,现在我便一剑杀了你,然后,我自杀。

  师哥,如果杀了我你可以原谅我,你动手吧

  无崖子龙筋暴起,怒火中烧,欺骗,爱情,欺骗,欺骗,连连的说着欺骗,终于,剑出手,红颜泪下,一抹嫣红染遍了这山河大地,残阳如血。

  幻羽仙子脆弱的说着:我的如意郎君踏着七彩的云彩来救我,可我等到了开始,却等不到结局

  无崖子束发狂起,死死的抱着幻羽。泣不成声,为什么,你宁愿死也不跟我走?

  回答他的是冰冷的尸体

  或许,他根本就不懂爱,爱是什么?甚至于他都不懂欺骗

  玉清道人推门而进,正好看到这一刻,那把剑他认得,是无崖子的贴身剑绝尘剑。

  玉清道人苍老的身躯倚靠在门口,无法站稳,他怔怔的看着女儿

  这一刻,他怒吼道,逆子,你干什么?

  玉清道人,你这个伪君子,我本应该杀的是你可是你生了一个好女儿。

  逆子,你年轻有为,我早就想把羽儿许配给你,甚至这一宫之主将来都是你来担当,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罔顾亲情,畜生不如,你不怕天打雷劈么?

  天打雷劈?滚开,我要带着羽儿走

  放下我女儿,难道她死了,你还不明白,她是在考验你,如果,我偷学了你鬼谷门绝学,你以为你还能站着走出门口吗?你为了一点猜疑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她唯有一死来消除你的魔瘴。

  无崖子,惊呆了,想起了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多么的快乐。游荡在山间,钓鱼,抓蝴蝶,采花和她闯荡江湖,在比武大会上技压群雄,在江湖除暴安良,那时候,自己多么的风采,每次都能听到她的关切的声音。在这一日一日的相处中,玉清道人是怎么对待自己的。

  悔恨!悔恨!他都不懂

  伊人已逝,唯有回忆

  一念之间,猜疑可以杀害一个人最好的内心,引爆一个人邪魔的爆发

  一念生一念死,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

  无崖子长发飘飘,一双苍老的手不断的抚摸着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幻羽无崖子合葬之墓。

  三十年了,离开鬼谷门三十年,曾经在江湖之中卷起血海腥风,与佳人花前月下,秉烛夜谈,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他的眼前闪过。

  极乐门,玉清宫,正阳殿,燃灯古寺,兰若阁,他们还好吗?

  我已经在这里忏悔了三十年,当年误导我的那个白衣男子是谁?一身北斗寒魄,绝世高手。

  

搜索建议: 剑残阳陆  残阳  残阳词条  剑残阳陆词条  
小说 连载

 事情大哥

 事情大哥  大哥跟我说:有朋友想新开一家东北饭店需要做牌匾啊,明天会去你那里看看定下,别太贵,都是朋友。我说没有问题啊,你放心,保证贵不了,是谁啊。大哥说:女...(展开)

kuaihz.com
小说 小小说

 倘诺我是一只死在春天里的猫

 倘诺我是一只猫。  一只坡脚老猫。  还是一只即将要死去的老猫。  我说的是假如,可我觉得我就是一只猫。  “喵——呜,喵——呜,也许就是这个秋天的事了,我感...(展开)

kuaih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