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百度

 

 

死亡追随

在没有阳光的白天和没有灯光的晚上,我居然“看”到了我的影子。确切的说不是看到,而是感觉到。每每感觉到的时候,我立马就回过头想看看影子是不是就在我的后面,可每次好像都迟了一步,那影子刚好闪开,我只看到一抹余影。

由于不停的努力,我终于看到那个难以捉摸的影子的存在。但我又不相信这是我的影子,因为这影子有十八层楼房那么高大,十分的让我压抑和恐惧。我只有170公分高,大概从六十岁就在不断的收缩,退休这六年,最多也只是一个168公分的老头了。这么高大的影子绝不是我的。为了证明这影子不是我的,我做了一系列动作,可那影子也做了同样的动作,简直毫无二异。到现在,我想否认都没法否认了,我却一直没法平静内心的惊骇。但我终于又鼓足勇气面向我的影子时,我的影子却有了色彩,然后就变成了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这女人我不认识。她没有向我看一眼,就渐渐走远,脱离我,似乎与我毫无关系。

至从我退休后,我被一切——被单位被亲人被社会忽略。现在连影子也抛弃了我,我十分的恼怒。这恼怒让我失去了理智,我一步上前,抓住那女人,这是一张肌若凝脂的面孔,散着巧克力的诱人香气。我虽然很好色,但我从不淫乱,不会因为她的美丽就被影子钩引。我坚定拿出我随身携带的那把利刃,从她的眉心开始,划开她凝脂般的皮肤。我回避着她泰然正义的目光,忽略她淡定的态度,屏蔽她淖约的身姿,如切开一块巧克力。那巧克力绽开了,露出了里面绯红色的肉。可她一声都不出,神色毫不改变,如沉默的羔羊。当我把她的整块皮剥下,把她的身子靠在一面墙上时,她稳稳地坐着,如同准备喝茶的闲人。我把那张皮凉在一个木架上,这似乎是一种本能,我并不打算把这张人皮拿来做任何用途。

当我再看那女人时,被剥得凹凸的形体仍然是安详的,沉稳的,甚至有些凛然。我又拔出我的尖刀,愤然的从眉心把她划开,红色的肉逐渐绽裂,分开,里面豁然伸出一个头来,我险些惊厥,那颗头是我!

我嚇然而汗,猛然醒来,原来南柯一梦!

从此我一蹶不振,成天惶恐,我被那个躲藏在美丽身体里的我缠绕着,失魂落魄。我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溶入人群,加入社团,我想用活人的气息冲淡我阴森的恐惧。可是不行,不管我加入再多的社团,进入多么热闹的场景,这些喧哗都与那个梦境界线分明,梦境和喧哗同时都更加清晰。

不久我就生病了,我说不出什么病,医生也说不出我什么病,总是疼痛难忍,可那痛不在身体的任何部位。

我想我肯定要死了!

我不要死,我从不愿接触死亡以及死的概念,我觉得我与众不同,我可以经久的活在以后的岁月,我拒绝死亡。

也许有不死的仙丹,先祖的传说本有其源,我要去寻找。我翻阅着一本又一本的秘籍,仙方,仍然未果。而在众书中,我突然发现一本书名《死亡追随》。迫不及待的翻看,书者曰:人生最密者,非祸,非福,死也。初生,已为定数,人神勿使其变,如影、如魅。其影随心而变。男幻为其窈窕艳女,女幻其为俊俏之男,伴此美梦,人生得以勉哉。

我战栗不已。我的思想境界无法凌驾死亡的高度,更无法承受死亡变得如此美丽如影随行。我胆怯而又焦虑,不久就精疲力竭,在强烈的生的希望和死亡追随的恐惧两种情绪的交集中气绝身亡,享年六十六岁零六个月零六日。

搜索建议:死亡追随  追随  追随词条  死亡  死亡词条  死亡追随词条  
小说

 如影岁月 下部(四十四)

 “娘!你这是在忙着包饺子?俺爹呢?”    “呀!刚才你爹还在这儿说今天下午你能回来,这不真的就回来了呵呵!你爹上午从西边的梨树地里摘了两个大南瓜回来,我给你...(展开)

小说连载

 生子(五)

 五、  闷热的天气终于在月末逼来了一场大雨,下得畅快淋漓。回家的路上,阿丘把步子迈得很大,拉着板车看到目的地的快感席卷而至。冲刷的雨水像要将他漂白,这个雨天,...(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