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长明灯·长冥歌词
长明灯 长冥 --------------------- 谁 浥咫寰 何啻离戚惘然 谁 驻涯前 何必曾相见 谁 过此番 何许悔忘幡 谁 遽彼端 何从渡海觞记川 谁叹桥边 谁鲤重泉难 谁共洛南 谁鸿来空返 谁拜月忏 谁骢独策还 谁顾无言 谁别语万千 谁共雪憔倦 谁等谁七年 谁锁墦 谁暮晚 谁共谁十年 谁独阑 谁独绾 谁仗剑 谁垂鞭 谁苍浪逆雪寒 谁莫见 谁再见 谁墟里惊梦舞千年 谁雪中斑驳斜影醒顾瞻 谁携蓬庐谁点长明谁捧黄抔土向天 谁今长来秋短 谁敛水三千 谁独盏 谁唤 谁汍 谁盂兰 谁恁叹 谁思念成悼念 念白段唱词>> 谁皤颜 谁泫 谁化磐 谁涩眼 谁汍 谁释莲 念白>> 那一年的幽篁林, 你说, 好久不见. 你说你好么. 好么? 这么久了, 一个人. 江水为竭的时候, 你以为, 你终于找到她了. 然而自始至又始, 在中间, 却偏偏少了个结尾. 于是想念之后, 那么自然地, 就都成了追忆, 却忘记向神要一个过程. ---要一个没有过程的过程, 为什么, 偏偏它就会成了追忆. 天又凉得很了, 是要、下雪了罢. 那么、那么那一端的你们, 好久好久, 不曾见了, 如今, 又还可好…? 你一定会说, 无所谓好或不好, 这样子, 也就够了. 是了罢. 是吧… 是么…? 谁御雪盼 谁徛驳楼谙 谁洎参商转 谁说相见 谁等再见 谁惟重见 谁已再不见 谁莫言见 谁忆此生惘初见 念白>> 一年年花开了, 雪. 又是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