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柜子上的噩梦

  每每想到汉语拼音方案,我就惭愧得很,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从来没有系统完整地学习过汉语拼音,以至于现在到了大学对于汉语拼音仍然是很糊涂。或许是儿时的记忆太深刻,过去留下的阴影总是忘不掉,总之,后来我都没再认真去补这个短板。

  至于其中细节,还要追溯到十几年前。

  那年我大概是八岁或者九岁,我记不清了,终于有一天我被爸妈从乡下姑妈家接到了上海,据说是去接受正规的教育。可那是的我根本不懂这些,只知道突然他们要我去我就要离开熟悉的家乡,离开最亲爱的伙伴,离开蓝天、麦田、野草野花。最重要的是我失去了自由。我像一个疯子一样挣扎,我的胳膊、腿都细得像麻秸,可是它们极有力气,那时它们齐心协力地蹬着、扯着,相互帮助着企图逃出大人们的魔掌。可是最终我还是带着眼角的泪水被抓上了车,一辆开往陌生世界的车。

  上海的教育确实很正规,可惜我什么也不会,上课就像在听天书,于是只好发呆或者在本子上胡乱画一通。画得最多的就是漂亮的黄房子,房子上有烟囱,有一扇田字窗和一扇朱漆铁门,都是以姑姑家为模本进行随意修饰的。屋子后面还有一条河,夏天我和表哥表姐总是喜欢去那里乘凉,河边种着许多老树,有一棵大约有几十年了,两个人都抱不过来……我把自己对家乡的思念全部画了下来,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

  终于有一天,父亲黑着脸从学校回来,后面跟着面目羞惭的我,低着头,脑海中一遍一遍地放映着老师的音容笑貌,她烫着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得像电视机里的女明星,好看极了,上她的课时我总喜欢盯着她看,幻想着自己以后也能变成她那样让人移不开眼的人,不管是在才华上还是在容貌上。可是那天她平静地把父亲叫到学校、平静地把我的一切秘密告诉了父亲,她微笑着叙说着我在学校的种种表现,仿佛温柔,却渗透着杀气。父亲那天很生气,他从来没有想到我的成绩已经差到了那个地步,回去我就挨了打,谁都拉不住。

  父亲是个彪悍又强势的男人,他脾气极大,总是黑着一张脸,叫人看了就害怕。我那时真的特别怕他,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我从来不跟他亲近,不主动跟他说话,吃饭也坐在离他较远的位置。第二天他才渐渐消了气,从街上回来时却突然说要帮我补习,他说话时脸也是黑着的,一点表情都没有,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卷起来的画卷似的东西,转身进屋就贴在了家里的大衣柜上,我才知道,那不是画卷,而是声母和韵母表。是一年级或者幼儿园的小孩都会的东西,可是我却一窍不通。

  我知道,我的噩梦来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很早就要被揪起来对着柜子上的图表大声朗读。在我有些模糊的印象里,那张图表大概是红白相间的,血红色的边框包裹着白色背景映衬下的黑色拼音字母,每一个字母都会配上一幅图,那些原本应该可爱的图片在红色与白色的映照下显得恐怖而孤寂。尤其是到了夜晚的时候,更加阴森恐怖,我那时总是在想,这张字母表是不是从地狱里里拿出来的,又或者根本就不是新的,而是死人用过的带着幽怨的的冤魂的东西。那时我的梦中再也不会出现香甜的蛋糕和美味的鸡腿了,相反,我总是梦见各种各样恐怖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有时直接与字母表有关,有时还别的恐怖的事情,几乎把我的胆子都吓破了。

  我那时实在是愚钝而又胆小内敛,刚刚跟父母生活也丝毫没有亲切感,害怕的时候从来不敢说出来,总是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夜晚睡觉也要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那个红木漆的旧衣柜是靠墙放在我房间的,房间只有一扇朝南窗,我的床是靠着窗户对面的那堵墙上,而大衣柜就在我的脚对着的那堵墙上。每当天气好的夜晚,柔和的月光便会通过窗户射进房间,刚好能够照到那张字母表的一小半,照到的地方发亮地像鲜血一般,照不到的地方发暗,似乎是放了很久的发黑的血。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将头蒙在被子里,可是奇怪的是人在极端恐惧的时候总是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越害怕越想看,我当时总是忍不住透过被子缝隙里偷偷地朝衣柜上看,匆匆看一眼又将头埋起来,虽然心扑通扑通地跳,但是好在汉语拼音没有像梦里那样一个一个跳出来变成了鬼怪,我也终于舒了一口气,总是不知何时就睡着了。

  不只是因为我对那张表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还是我基础差,脑袋愚笨,我总是没办法记住几十个声母和韵母,每天早上朗读时脑海中总是一遍遍放映着夜间做的噩梦,图表上的拼音字母仿佛个个会跑会跳,张牙舞爪地冲我冷笑。终于有一天我受不了了,哭着跑出门外……

  后来那个衣柜就被移出了我的房间,我跟父母的关系也渐渐亲密起来,在老师和父亲共同的教导下,我有了很大的进步,到了初中,我甚至成为了班级里十分优秀的学生,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其实我没有学会最基础的汉语拼音,没有修大学《现代汉语》课程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个声母和韵母,虽然我早就在后来的学习中一直使用着。

  因为错过了基础教育,我才经历了后面所有的挫折,甚至留下了童年的阴影,也给后来的学习带来了许多麻烦和困难,无疑是走了很多弯路。所以想要借此劝诫所有的家长,一定要重视孩子的基础教育,尤其是像汉语拼音这样重要的基础知识,一旦错过了,就要及时弥补,打好基础,以后的路才更好走。

搜索建议:柜子上的噩梦  柜子  柜子词条  噩梦  噩梦词条  柜子上的噩梦词条  
杂谈

 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度”人之心是每一个人的权利,自有人类以来人人都在以己度人,不是一个命题所能局限。《世说心语?雅量》谓:“以小人之虑,度君子之心。”后世渐渐演变为“以小人之心...(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