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观点

 

社会组织的资源动员与筹集

       当本文成稿时,距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已过百日,再看地震次日即建立的《民间组织救援行动》网页,已渐远去的硝烟弥漫、命悬一刻的气氛重现眼前。5.12大地震,举国同悲、上下赴难的时刻,NGO成为这个悲壮宏大场面上一道感人的风景,引世人侧目。这次的集体亮相前所未有,故业内人士将2008年称为“NGO元年”。

       赈灾过程,已经成为一个特殊的历史截面,将各种力量和力量之间的关系显化。审视NGO发育和成长环境,不妨就将其放在这个错综斑斓的舞台上考量,这次诸多NGO亲历救援,使我们不只是站在事件的门口,还有机会看到事件面纱背后的复杂。

       此次地震中,社会捐助的热情与数额空前,而各类社会组织也因不同的位势、渊源和自身能力,获得了不同的社会资源。

 

参与劝募机构分布

        大灾大害发生时,中国通常的情况是只有政府民政部门、中国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和具有救灾宗旨的公募基金会才有公募资格。这种对身份的严格限制,依然延续在这次地震筹款中。

        地震发生后,民政部即向全国发出通知,明确了捐款渠道。从全国、中央层面,有三个主要渠道:民政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中华慈善总会;从地方层面,是各级民政部门组织开展的救灾捐赠活动,公布的救灾捐赠渠道;第三个接收渠道,是 汶川地震的重灾区,四川、甘肃、陕西,都成立了接收机构。1

         中央各大媒体和网络公布的社会捐款捐物账号,主要是中国红十字会系统、中国慈善总会、民政部的捐款账号和方式。无论电视屏幕上连续滚动的字幕还是银行对捐款人的推荐,尽是如此。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从救灾一开始,捐助的渠道就有了突破,一些非指定的公开募集的基金会开始筹款,其中一些后来得到了官方的合法性追认;一些民间组织本来就游离在这个控制之外,在会员内部和志愿者之间筹款;更有赖网络的迅猛发展,一些网站也成为准公益组织,或者与基金会合作,或者自我筹款并自主拨付给灾区。

        粗算起来,依照依赖原有体制和政府资源的程度,参与筹款的机构可分为六类:一类是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第二类是政府背景的公募基金会;第三类是南都、友成等私募基金会;第四类为挂靠于官办基金会、机构下的民间组织,如贵州意气风发挂靠在红十字会下;第五类是纯商业机构,如牛博网;第六类是网站与基金会的集合,如网易 利用它的支付平台,与公益组织合作,属于商业+公益类型的参与方式。

        除了三大主渠道外,社会捐助的涓涓细流也汇到其他组织。这种态势的出现,或许是政府始料未及的。5月19日,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副司长庞陈敏说:真诚地呼吁所有愿意奉献爱心的广大网民,通过民政部在全国组织的、规定的渠道来捐赠善款。请已经 接收到救灾捐赠善款的网站和其他组织尽快通过民政部向社会公布的接收捐赠渠道转交灾区。”

 

十字会是

款方面最大的流入方

        6月9日民政部发布108号公告,中心意思是除民政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中华慈善总会外的部分公募基金会经批准可以募款、募物资格。宋庆龄基金会是一家公募基金会,年初雪灾的时候,它就收到了下属专项基金的捐款,但因其并不是政府允 许参与雪灾筹款的机构,故将善款转到了民政部门。地震发生后,它还是被排除在三大渠道之外,但善款源源不断,中国麦当劳叔叔之家慈善基金是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设立的专项基金,针对本次四川灾情,共拨款1050万元人民币,因为没有筹款资格,所以宋庆龄基金会将其中50万元人民币赈灾款于5月15日拨付四川省慈善总会;但另外拟用于地震灾区的校园建设的1000万元却还放在宋庆龄基金会的账户上。108号公告出来后,他们补了可以募款的手续,一切也就合规了。

        民间组织方面,根据有关机构的不完全记录,大约有各类民间组织170家左右参与救援。其中很大一部分也有筹款、筹物资的工作内容,这些物资和款项的数额,散落在各个组织的网站和NGO交流信息的论坛里。其中有一部分应该是进入了民政的统计系统,因为按照当时的规定,物资抵达成都后,需要由民政部门登记,才可以再领到。而当时涌进四川的物资非常多,比如从北京运到成都,在成都也需要专人盯着这些货物,被称为“捞货”。

 

筹款概

        在民政部所属的中民慈善信息中心的网站上,每日更新着地震捐助数额,9月初的数字近600亿人民币。但这还不是一个全面囊括各个参与方的统计数据,7月三部委联合发文后对统计方法做了要求,县以上民政部门的统计系统也已开通。随着赈灾紧急救援阶段的结束,全国各系统、各个部门按照惯例召开总结、表彰大会,募集的款项、物资数字也随之正式公布出来。但依然无法得到全貌。地震捐助的极端峰值在5月17日到23日这周(慈善月报,2008.5),之后逐渐回落。本文尽量选取包括捐助高峰期的同一时间段的数据来分析,数据来自各个机构的网站和中民慈善信息中心。

        相关数据如下:截至7月27日,全国红十字会系统共接受境内外捐赠款物158.4亿元人民币;截至7月11日,中华慈善总会接收社会各界抗震救灾捐赠款物共计9.4亿元;民政系统接受捐赠款物的精确数据无法查阅,但根据民政部公布的统计季报,其第二季度的社会捐赠款数为318亿,就此估计,民政系 统(含慈善总会)地震后接受捐款应在200亿以上。

      至7月8日,中国扶贫基金会累计接受捐赠款物 达31618.37万元2 。此外,宋庆龄基金会,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巴蜀力量基金、光华科技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等,尽管所筹款项无法与三大主流渠道相比,但规模都在千万以上。

民间组织的筹款大部分不在统计之列,牛博网有216万,而四川NGO救灾联合办公室,筹款、物资加上NGO委托,从全国各地汇集到此的,也近1000万。更多的组织募集的物资,小到几千、几万,大到几十万不等。见下表:

注:各机构截止日期不尽相同  

        单从募集款的流向来说,绝大部分还是进入了官方背景的基金会和政府,在中国慈善市场上,他们是募捐市场上的主角,但与以往不同的是,非常态的捐赠规模,令更多的机构或多或少的分享了这个突然增大的蛋糕。这无疑增大了他们慈善资源配置的能力。

那么,这些善款的来源呢?

        如果以近600亿的总额计算,粗略估计,有95%的社会捐款、物资来自国内,而从国外募集的款项中,外交部及中国驻外使领馆、团共收到外国政府、团体和个人等捐资共计17.11亿元人民币(截至7月18日)3。 此外,外商投资企业、跨国公司和港澳台企业(不含慈善机构和个人)向灾区捐款捐物约36.61亿元人民(截至6月13日),另据国资委公布数据显示,央企已累计捐款捐物超过32亿元。地震将民间潜在慈善空间突然显现、具化。大部分来自社会的捐款,通过捐赠的形式,汇集到三大渠道:中国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民政部

 

筹款能力和方

        抛开政府指定的募集身份限定,这些政府背景的组织,不但可以利用特殊的国家体制的动员能力和严密的组织系统与网络,借助多年积累的品牌效应,加之多元的现代的募集方法,以及慈善市场较少的竞争对手,行政资源与市场力量犹如人之左右手,促成了他们在这次筹款中的绝对优势。

        ①组织系统

        一般来说,现代的慈善筹资,通常是直接面对匿名的大众,捐助者之所以选择,是因为认同了动员者所提供的理念,如果拒绝参与,也不会遭受到无法弥补的损失。

        但在这次地震中,筹款中很大一部分是非匿名的,传统的系统、单位归属依然发挥重要作用。以宋庆龄基金会为例,该基金会非常清晰地公布了善款来源与可能的流向,但同时专门列出了未进入该基金的筹款,也就是按照系统的筹款,如“5月16日,我会 机关干部职工捐赠70744元人民币,通过民政部办公厅转交灾区人民。”这里没有表明,这部分捐款通过政府系统,最终落实到哪个组织或者政府部门,但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有效的动员资源手段。

        ②政府影响

        尽管国家行政力量的边界在收缩与弱化,但在慈善市场上,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一直在配置慈善市场的资源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并保持着有效 的运作4。

        深圳慈善会秘书长房涛在一次针对企业家的劝募发言中曾直言不讳的说5,企业捐款可从政府获得各种各样的相关待遇,如当选人大代表等等。而这慈善“红利”是一般民间组织所无法提供的。

        在众多领域中,媒体是政府控制力量最强的领域之一。这次地震,几家组织得以密集报道宣传,是和政府的特许分不开的。

         5月30日,红十字会与民政部、中华慈善总会共同参加国务院新闻发布会,就取得了很好果。红十字会领导发言中,特地提到了新闻媒体的积极支持和配合。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人民日报、凤凰卫视、搜狐网、新浪网等40多家主流媒体对红十字会抗震救灾工作情况多次进行实时报道。很多媒体以专题、专版等形式 报道它的救灾信息,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在总会设立了新闻直播点,奥组委新闻中心在红十字会 的捐赠现场召开境内外媒体新闻发布会,《新京报》为红十字会开辟捐赠信息专用版面,中国红十字还与中央电视台联合举行国内第一场抗震赈灾晚会《同一首歌》。

        ③品牌效应和市场操作

        在中国发展简报的调查问卷中,有一项救灾机构知名度的调查,在所列的12个选项中,中国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得票最高,分别为98.07%、85.51%。在官方基金会多年运作中,虽然起步的动员方式一般依靠系统和中国特有的方式,比如领导人出席会议、题词等,增大自己的权威性,但是,同时进行的方式也包括开发自己的品牌项目,例如“希望工程”、“母亲水窖”等等。

        地震发生后,各级红十字会通过设立捐赠现场以及银行、邮局、网络和手机等途径,掀起了大规模的抗震救灾募捐活动。中国红十字会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开发短信捐款,一些基金会和网络合作,红十字、扶贫基金会等都拓展了自己的筹资渠道。

 

未尽之

        因版面所限,诸多考量未能付梓。概而言之,尽管有红基会公开招标等新的散财方式,但是通过地震筹款,GONGO成功吸纳民间资源,而民间组织的空间仍相当有限。

        然而回顾本次救灾历程,跟踪一些参与的碎片,每个人都会对一些新鲜的事物寄托各自美好的想象,虽然力量如此悬殊,虽然或许些微的努力会很快被拉回到原来的轨道。不过,一些东西,来过了,就会有痕迹。

 

注释:

1.《民政部就救灾捐赠问题答问:把所有捐赠落到实处》,2008年5月19日新华社

2.《汶川地震社会捐赠到达570.19亿元》,新京报7月12日

3.http://www.fyjs.cn/viewarticle.php?id=152939

4.中国公益慈善的最大特点在于,政府始终在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总所周知,每年的11-12月份是各地政府主推的“慈善月”,在这两个月中,“送温暖,献爱心”、“慈善(心)一日捐”等由政府权力倡导的大型劝募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仅12月,全国民政系统接收的社会捐赠就达19.7亿元,几乎与1-11月的捐赠总额相当。《2007年度中国慈善捐赠情况分析报告》

5.深圳慈善会秘书长房涛《第二届中国私募基金高峰会论坛下午文字实录》,http://fund.jrj.com.cn/news/2008-03-30/000003469348-002.htm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仅供学习,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敬请谅解!
搜索建议:社会组织的资源动员与筹集  筹集  筹集词条  动员  动员词条  组织  组织词条  社会  社会词条  资源  资源词条  
公益

 在草根的立场专业

【背景】5月6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在上海表示,公益组织和公益人不该总以“草根”自居,而应当自信打出“专业性”的招牌,赢得政府和社会的信任。&...(展开)

公益

 一场关于牦牛的社会实验

一场关于牦牛的社会实验   “四川一震,震出了中国年轻一代对于社会公益的热情,现在还陌生的‘社会企业’将来在中国也许会有很大的发展,就像几年前没人知道...(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