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小说小小说

 墙上的钟表(下)

 墙上的钟表(下)  搁浅之后的事情我没想到。  干事的时候人人都偷懒,拾掇人的时候他们责任心强着呢。我知道那是嫉妒,或者说是劣根性,得空就使坏是那些人一贯的做...(展开)

小说小小说

 墙上的钟表(上)

 墙上的钟表(上)  我独自一人,袒露在这曾经象征地位、权贵与核心的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前,眼前是幻象、书籍、茶杯、香蕉、桌对面的椅子还有墙上的钟表。刚退下来时,那...(展开)

小说小小说

 渴望

 亮爸、亮妈明天就要一同赴鹏城打工了。今晚他们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亮妈说:“老公,明天我随你去打工是便于我们夫妻相互照料也能多挣点钱了,但我最可怜的是我们的...(展开)

小说小小说

 长笑

 天空像是一块黑色的大布,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住了。路灯的昏黄色光芒将一个人影拉的长长的。他的后背微驼单肩背起一个黑色书包,缓缓的走进了楼房。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咚咚咚...(展开)

小说小小说

 周围

 周围总有些人,到哪里都让人喜欢,相处久了,又发现都是毛病,你把相片洗出来,绝对要先寻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他的脸白。    你说个事,不知不觉他就变成了主角,甭...(展开)

小说小小说

 退婚记(四)

 退婚记(四)  高见戴找圆顶帽,背着红花女布鞋,唱着皮影来到秋河公社大院。  办公室主任李振华看见了说:“你是游街的人吧?游街队伍刚走!”小分队队长白文顺来了...(展开)

小说小小说

 市长更牛B(幽默微小说)

 他妈妈的,张市长的老婆昨晚跟人跑了,给张市长留下一张小字条:你有很多骚妹纸照应不过来,我只得跟三狗子去了,我与他将要搅动一场卿卿我我的江湖风雨,此去说有归期却...(展开)

小说小小说

 退婚记(三)

 退婚记(三)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东方鱼肚白色,喜鹊台村后良家地里  歌声一片,青年们在杨天一的带领下,认真的给玉米定苗除草。  ...(展开)

小说小小说

 爱心

 “一串,二串,三串……”下班途中,我突然看见路旁的石墩上晒着一些“麻辣串”,数着这些“麻辣串”前行,我发现前方的石墩上密密麻麻晒满了这些“麻辣串”!    我...(展开)

小说小小说

 乱弹琴(61)

 因果。有因才有果,我们往往过多纠结于果,却忽视了因,何因?如果不从因入手,果是改变不了的。任何肤浅看待或是有意回避,把因视若无物,都不能根本解决问题,都只能使...(展开)

小说小小说

 酸酸的杏树

 我在远眺着那个院子,树没有了,主人也没有了。空落落的。每次回老家这几乎成了我的规定动作了。  小时候,村里有几棵杏树,都在哪里,孩子们记得清清楚楚。春天来了,...(展开)

小说小小说

 恩怨

 丁新新一口气将吴官背上了波音747客舱。吴官的女婿华强,女儿吴娜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我要是有这个孙子就好了 ,爷爷:如你喜欢,我就作你的孙子,”“你们一老少...(展开)

小说小小说

 老范父子

 老范年近五旬,看着儿子小范。  小范二十出头,看着老范。  “爸。”小范先出了声,带着哭腔,也略显一点兴奋。  老范不言语,喝下一杯酒。  面前是干净的餐巾纸...(展开)

小说小小说

 二蛋与刘燕

 一  湘西群山中有一小山村,村子被大山围在中间,站在高处看去像条船型,故名“船儿坪村”村子不算小,有近三百户人家。一条水泥路弯弯拐拐的通往村外的大马路,村中属...(展开)

小说小小说

 那天的晚霞(下)

 那天的晚霞(下)  水波一闪一烁反射着早春艳丽的阳光,远处还是十里荷花。  忽然间,前面一线景色映入眼帘,一条小船,一个姑娘,一双桨,缓缓的迎面而来。豆绿色湖...(展开)

小说小小说

 逝去的琴声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一首“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嗬!”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  那时,我还只有四、五岁。我家座落在宝源公社翠兴大队叫凤仪园...(展开)

小说小小说

 四十不惑

 和大有认识的时候,小妍根本没想过会和这个人交往,而且在一起生活了八年。大有大了小妍整整十三岁。  那时小妍离婚快一年了,她没想到那么快重新开始新的感情,一朝被...(展开)

小说小小说

 那天的晚霞(上)

 那天的晚霞(上)  我遇到这一家人,是由一次执法活动引起的。  那是1988年的春季。那一年我21岁。刚参加工作不久,被分配到一个大湖的管委会。单位人员主要分...(展开)

小说小小说

 永远的老师

 今天放大礼拜。中午一放学,我也顾不上到餐厅吃饭,匆忙到英语老师办公室收拾起书本,背起书包直奔大门。归心似箭嘛!况且今天还是我的生日,妈妈早已为我准备好了饺子。...(展开)

小说小小说

 西望汉囗

 青年号"拖轮是航行在武汉至上海大型拖轮,计划经济那阵子,毎半月到汉囗一趟,加油,加水,领物料,一般停上两天很有规律。市场经济打乱了计划,沒有到武汉的货,航线改...(展开)

小说小小说

 四十不惑

 “你有什么权力让一个外人睡在这床上,家里那么多床你不让他睡?”  "这房子是你一人的吗?”大有从客厅冲进卧室,用手指头指着小妍,大声嚷嚷。  小妍刚...(展开)

小说小小说

 创卫验收

 高院长身着白大褂,率领两位副院长笑眯眯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他们在等待省里的创卫验收组。创卫验收  高院长原先是这个镇卫生院的一名普通医生,今年九月份才上任这个...(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