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

 

 

聊斋志异丐僧白话文

原文

济南一僧,不知何许人。赤足衣百衲[1],日于芙蓉、明湖诸 馆[2],诵经抄募[3]。与以酒食、钱、粟,皆弗受;叩所需,又不答。

终日未尝见其餐饭。或劝之曰:“师既不茹荤酒[4],当募山村僻巷中,何日 日往来于膻闹之场[5]?”僧合眸讽诵[6],睫毛长指许,若不闻。少选[7], 又语之。僧遽张目厉声曰:“要如此化!”又诵不已。久之,自出而去。或 从其后,固诘其必如此之故,走不应。叩之数四,又厉声曰:“非汝所知! 老僧要如此化!”积数日,忽出南城,卧道侧如僵,三日不动。居民恐其饿 死,贻累近郭,因集劝他徒,欲饭饭之,欲钱钱之。僧瞑然不动。群摇而语 之。僧怒,于衲中出短刀,自剖其腹;以手入内,理肠于道,而气随绝。众 骇告郡[8],藁葬之[9]。异日为犬所穴[10],席见[11]。踏之似空;发视之,席封如故,犹空茧然[12]。

翻译

济南有一个和尚,不知叫什么名字。他赤着脚,穿着百衲衣,每天都到芙蓉街、大明湖各酒店念经化缘。人们给他酒饭、钱粮、米面,他都不要。大家问他要什么,他也不回答。终日没见他吃过一口饭。有人劝他说:“师傅既然不吃荤酒,应到乡下去化缘,为什么天天在这腥膻的地方呢?”和尚仍闭眼念经,耷拉着一指多长的睫毛,好像什么也没听见。过了一会儿,人们又这样劝他。和尚瞪着眼睛厉声说:“我就要这样化缘!”说罢又念经不止。他念的时间长了就自己走去。有些好奇的人跟在他后面,要问个究竟,为什么必定这样化缘,可和尚始终不应声;再三问下去,他又厉声说:“你们不懂,老僧就是要这样化!”

又过了好几天,和尚忽然出了南门,躺在路旁像僵死了一样。一躺三天,一动也不动。当地人怕他饿死,把他抬到城墙边,都劝他到别处去,若要钱就给钱,若要饭就给饭。但和尚一直闭着眼,一句话也不说。大家一齐摇着他对他说,和尚大怒,从百衲衣中抽出一把短刀,一刀剖开自己的肚子,用手伸到肚子里掏出肠子理一理放在路上,于是气绝身亡。大家都害怕了,赶快报告了官府。官府来草草埋葬了他。

后来,包和尚尸体的席子被狗扒了出来。人们用脚踏踏,好像是空的。打开一看,死尸没有了,席子原样捆着,像个空茧壳一般。

注释

[1]百衲:此从青本,底本作“白衲”。即百衲衣,僧服。百衲,谓以碎 布缝缀。

[2] 芙蓉、明湖诸馆:芙蓉衔、大明湖,两处邻近,在济南旧城西北隅, 为当时繁华、名胜之地,多茶楼酒馆。

[3] 抄募:零星地募化财物;指僧人化缘。

[4] 茹:吞食,吃。

[5] 膻闹:膻腥喧闹;谓不洁不静。

[6]讽诵:念佛号、诵经文。

[7]少选:义同“少旋”,一会儿。

[8]告郡:报告济南知府衙门。郡,明清作为府的别称。

[9]藁葬:草草 埋葬。语出《后汉书·马援传》。此指以藁荐、芦席裹尸埋葬。

[10]穴:穿洞。

[11]见:同“现”,露了出来。

[12] “席封”二句:草席封裹完好,但像无蛹蚕茧,不见尸体。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搜索建议:聊斋志异丐僧白话文  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词条  白话文  白话文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