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鲁迅《谈金圣叹》原文及解析

  讲起清朝的文字狱来,也有人拉上金圣叹②,其实是很不合适的。他的“哭庙”,用近事来比例,和前年《新月》上的引据三民主义以自辩,并无不同,但不特捞不到教授而且至于杀头,则是因为他早被官绅们认为坏货了的缘故。就事论事,倒是冤枉的。【首先从金圣叹死于文字狱说起,认为金圣叹是“冤枉”的,因为他其实是站在当权者立场上和统治阶级一条心的。】

  清中叶以后的他的名声,也有些冤枉。他抬起小说传奇来,和《左传》《杜诗》并列,实不过拾了袁宏道③辈的唾余;而且经他一批,原作的诚实之处,往往化为笑谈,布局行文,也都被硬拖到八股的作法上。这余荫,就使有一批人,堕入了对于《红楼梦》之类,总在寻求伏线,挑剔破绽的泥塘。【此段从金圣叹因文字狱而被害的“冤枉”说到他后来名声鹊起的“冤枉”,实际上作者认为金圣叹在文学上的成就并没有后世吹捧的那么大,随后举例说明。】

  自称得到古本,乱改《西厢》字句④的案子且不说罢,单是截去《水浒》的后小半⑤,梦想有一个“嵇叔夜”来杀尽宋江们,也就昏庸得可以。虽说因为痛恨流寇的缘故,但他是究竟近于官绅的,他到底想不到小百姓的对于流寇,只痛恨着一半:不在于“寇”,而在于“流”。【此段接上一段意思,继续列举金圣叹在文学评论和思想上的弊端,重点提出其腰斩《水浒》的昏庸行径,在金圣叹看来百姓对以宋江为代表的“流寇”定会恨之入骨、深恶痛绝,自己腰斩《水浒》并增加一个“嵇叔夜”来杀尽宋江们的情节定会迎合百姓的愿望而大受欢迎。作者指出金圣叹这种思想“究竟近于官绅的”,也就是从统治者角度想当然的如此认为,而实际上百姓对宋江这样的“流寇”的痛恨并不是那样大,后文对此详细进行议论分析。】

百姓固然怕流寇,也很怕“流官”。记得民元革命以后,我在故乡,不知怎地县知事常常掉换了。每一掉换,农民们便愁苦着相告道:“怎么好呢?又换了一只空肚鸭来了!”他们虽然至今不知道“欲壑难填”的古训,却很明白“成则为王,败则为贼”的成语,贼者,流着之王,王者,不流之贼也,要说得简单一点,那就是“坐寇”。中国百姓一向自称“蚁民”,现在为便于譬喻起见,姑升为牛罢,铁骑一过,茹毛饮血,蹄骨狼藉,倘可避免,他们自然是总想避免的,但如果肯放任他们自啮野草,苟延残喘,挤出乳来将这些“坐寇”喂得饱饱的,后来能够比较的不复狼吞虎咽,则他们就以为如天之福。所区别的只在“流”与“坐”,却并不在“寇”与“王”。试翻明末的野史,就知道北京民心的不安,在李自成入京的时候,是不及他出京之际的利害的⑥。【此段是对上文说的百姓主要痛恨流寇的 “流”而不是“寇”的进一步解释。在百姓看来,官和匪并无本质区别,也无所谓“寇”和“王”,都是用暴力手段剥削欺压百姓的群体,其在表现形式上都分“坐”和“流”两种,而无论是官还是寇,“流官”和“流寇”对百姓的祸害和残虐要比“坐官”和“坐寇”大,所以百姓相对来说更痛恨憎恶“流官”和“流寇”。】

宋江据有山寨,虽打家劫舍,而劫富济贫,金圣叹却道应该在童贯高俅辈的爪牙之前,一个个俯首受缚,他们想不懂。所以《水浒传》纵然成了断尾巴蜻蜓,乡下人却还要看《武松独手擒方腊》⑦这些戏。【此段照应第三段意思,通过乡下人爱看《武松独手擒方腊》的戏剧,进一步证明了百姓更痛恨“流寇”而对宋江这样的“坐寇”不大痛恨,从而进一步说明了金圣叹思想之“昏庸”,也解释了第一段认为金圣叹因文字狱而死的“冤枉”。】

  不过这还是先前的事,现在似乎又有了新的经验了。听说四川有一只民谣,大略是“贼来如梳,兵来如篦,官来如剃”的意思。汽车飞艇⑧,价值既远过于大轿马车,租界和外国银行,也是海通以来新添的物事,不但剃尽毛发,就是刮尽筋肉,也永远填不满的。正无怪小百姓将“坐寇”之可怕,放在“流寇”之上了。【此段由前文意思借题发挥,讽刺了国民党政府对百姓的剥削压迫甚至比古代的“流寇”更残酷更彻底,这是这篇文章要表达的核心意思。】

  事实既然教给了这些,仅存的路,就当然使他们想到了自己的力量。【此段是对百姓的希望和期待,文中的“他们”就是被剥削和压迫的百姓,认为改变这种境况的“仅存的路”,就是百姓普遍觉醒而联合起来,通过自己的力量推翻这些官和匪,建立代表自己利益的政府和政权。】

                                五月三十一日

  【注释】

  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七月一日上海《文学》第一卷第一号。

  ② 金圣叹(1608─1661):名人瑞,原姓张,名采,吴县(今属江苏)人,明末清初文人。曾批改《西厢记》《水浒传》等。据清代王应奎《柳南随笔》载:清顺治十八年(1661),“大行皇帝(按指顺治)遗诏至苏,巡抚以下,大临府治。诸生从而讦吴县令不法事,巡抚朱国治方暱令,于是诸生被系者五人。翌日诸生群哭于文庙,复逮系至十三人,俱劾大不敬,而圣叹与焉。当是时,海寇入犯江南,衣冠陷贼者,坐反叛,兴大狱。廷议遣大臣即讯并治诸生,及狱具,圣叹与十七人俱傅会逆案坐斩,家产箱没入官。闻圣叹将死,大叹诧曰:‘断头,至痛也。籍家,至惨也。而圣叹以不意得之,大奇!’于是一笑受刑,其妻子亦遣戍边塞云。”

  ③ 袁宏道(1568─1610):字中郎,湖广公安(今属湖北)人,明代文学家。他在《觞政》等文中肯定了小说、戏曲、民歌的地位,在《狂言》里的《读书》诗中,把《离骚》《庄子》《西厢》《水浒》和《焚书》并列。金圣叹也曾以《离骚》为第一才子书,《南华经》(《庄子》)为第二才子书,《史记》为第三才子书,《杜诗》为第四才子书,《水浒》为第五才子书,《西厢记》为第六才子书。

  ④ 《西厢》:全名《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杂剧,元代王实甫作。金圣叹在批注《西厢》时,曾参校徐文长、徐士范、王伯良等较早的刻本,作了一些有根据的改动,但有些却是主观妄改的,如将篇末“谢当今盛明唐圣主”改为“谢当今垂帘双圣主”,则更是为了奉承清顺治皇帝及其母后而乱改的。

  ⑤ 截去《水浒》的后小半:明中叶以后,《水浒传》有百回和一百二十回多种版本流行。明崇祯十四年(1641)左右,金圣叹把《水浒》七十一回以后的章节全部删去,另外伪造了一个“惊噩梦”的结局(卢俊义梦见知州“嵇叔夜”击溃了梁山队伍,并杀绝起义者一百零八人),又把第一回改为楔子,成为七十回本。

  ⑥ 李自成(1606─1645):陕西米脂人,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崇祯二年(1629)起义,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攻入北京,推翻明王朝。后明将吴三桂勾引清兵入关,李兵败退出北京。据清初彭孙贻《平寇志》等野史记载,李自成初进北京时,“贴安民榜云:‘大帅临城,秋毫无犯,敢有擅掠民财者,凌迟处死。’……民间大喜,安堵如故 ”后来李自成退出北京时,“宫中火作,百姓知‘贼’走,必肆屠僇,各运器物,纵横堆塞胡同口,尽以木石支户”。

  ⑦ 《武松独手擒方腊》:过去流行于民间的戏剧。按《水浒传》百回和一百二十回本,擒方腊的是鲁智深。

  ⑧ 飞艇:当时对飞机的一种称呼。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药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雪、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搜索建议:鲁迅《谈金圣叹》原文及解析  鲁迅  鲁迅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  解析  解析词条  
有感名家名作

 郑振铎《蝴蝶》原文欣赏

 蝴蝶  春送了绿衣给田野,给树林,给花园,甚至于小小的墙隅屋角。小小的庭前阶下,也点缀着新绿。就是油碧色的湖水,被春风潾潾地吹动,山间的溪流也开始淙淙汩汩地流...(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