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好知 kuaihz订阅看过栏目大字版

 

 

淮南子《佩玦逐兔》原文及鉴赏

  〔氾论训〕 楚王之佩玦而逐兔①,为走而破其玦也②,因佩两玦以为之豫③,两玦相触,破乃逾疾④。乱国之治,有似于此。

  〔注释〕 ① 玦: 半圆形,有缺口的玉器。 ② 为走: 刘文典认为《太平御览》九百七引为“楚王佩玦逐兔,马速玦破”。据此,“为走”应为“马走”。 ③ 豫: 通“预”,指事先做好准备。 ④ 逾: 通“愈”。

  【鉴赏】 佩玦逐兔的故事告诉我们的一个基本道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在于多,而在于有用;如果只是多而无用,反而会使问题更加严重。落实到治国上亦是如此,政令简明、善于随顺百姓之自然,才能够无为而无不为;如果一味靠增加法令、税负等措施来增加收入,则反而会造成民众的动乱而更加难以治理,造成民众的贫困而赋税收入更少。

  正是因此,当处于乱世之中,思想家们批判的最多的就是国家的烦苛之政。如《老子·五十七章》云:“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老子·七十五章》又云:“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正如陈鼓应先生所分析的,老子的上述观点意在阐明“剥削与高压是政治祸乱的根本原因。在上者横征暴敛,厉民自养,再加上政令繁苛,使百姓动辄得咎,这样的统治者已经变成大吸血虫与大虎狼。到了这种地步,人民自然会从饥饿与死亡的边缘中挺身而出,轻于犯死了”(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所谓“剥削”也即意图通过增加赋税的办法增加收入,而所谓“高压”也即通过增加法令、军队等办法加强对民众的控制。殊不知“佩玦逐兔,破乃逾疾”,这些增加的手段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正如《淮南子》所说:“乱国之治,有似于此。”

  相反,要想真正达到民众顺从、赋税增加的目的,只有“以无事取天下”,给民众以充分的自由和休养生息的机会,则天下自然会太平,民众自然会富有,而民富则国强,国家又何愁赋税的征收?

 

搜索建议:淮南子《佩玦逐兔》原文及鉴赏  淮南子  淮南子词条  鉴赏  鉴赏词条  原文  原文词条